Taiwanese actress Jozie Lu: What her cats have taught her / 路嘉欣:为猫儿改变自己

文青女神路嘉欣有猫一般的气质,安静内敛,而她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个养猫达人。她与胡锦伟分享坚持领养而不购买宠物的主张,以及如何从猫咪身上学会留白的美学。

因为出版宠物类书籍《带你回家的小路》,路嘉欣的身份除了是歌手和演员之外,又多了个养猫达人的头衔。有趣的是她从小到大都是养狗,与猫咪绝缘,觉得猫是阴沉的动物,所以不喜欢。长大后,看到身边友人大多养猫,加上几年前自己搬出来住,想养只宠物作伴,基于空间和时间的考量,她觉得比较适合养猫,结果陆续领养了三只猫,从此变成猫奴。

“狗需要人陪,要有大一点的空间,每天还得带它出门运动。猫不一样,比较静态,可以把自己管好。我和猫咪是两个独立的个体,却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小路说话的声音柔柔的,毫不费劲,颇有几分“猫性”。

她说,养猫的人比较不怕独处,因为猫咪不会一直黏在主人身边,彼此的关系是互相陪伴,不像狗的眼里只有主人,总是提醒对方自己被需要。“我认识的养猫男女,个性都比较安静。我觉得跟猫儿互相陪伴的关系是很好的,彼此很平等,甚至觉得自己的地位低一点,哈哈。”

 

Read more: Taiwanese actress Annie Chen: I’m comfortable with no make-up when i’m out on my own / 陈庭妮:大街上的明星

为宠物义工发声

这个很有想法的女生对饲养宠物也一样很有态度,和其他教导人们如何与宠物共处的书籍不同,她写书的出发点是推广“以领养取代购买宠物”的意识。

她指出,台湾有很多繁殖场以不人道的方式对待猫狗,把一些受欢迎品种的猫狗当成生育机器,不断繁衍,加上是近亲交配,结果生出有很多有基因缺陷的后代,就像折耳猫,总是不断生病,而这一切源于消费者对宠物的消费欲望。“我想呼吁人们,以领养代替购买,不购买就没有市场需求,也就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当然,如果你真的很想养某一个品种的猫狗,还是可以向合法的繁殖场购买。”

第一次领养猫儿时,她发现手续复杂,必须在网上回答70道问题,主要是考领养者对宠物的了解,导致许多领养者因为不愿像犯人般受审而打退堂鼓。她明白义工用心良苦,他们辛苦把猫儿拉拔大,必须审慎寻找领养者,以免送错了人导致猫儿有不好的遭遇。为了让人们明白作为领养者的责任和义务,同时为宠物义工发声,她开始搜集资料,整理出领养宠物时面对的种种问题,出版了“专业领养笔记” 。

此外,她有小小的私心,希望借着这本书记录与猫咪共处的心情。“我真的太爱这三只猫,很怕有一天自己老到什么事情都忘记了,所以赶快把跟猫咪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

Taiwanese actress Lu Chia-hsin: What her cat has taught her

相逢是有缘

五年前,路嘉欣认识了一位宠物收容所的义工,从他那里领养了第一只猫。当时她刚演了林奕华的舞台剧《贾宝玉》,于是从《红楼梦》里撷取灵感,为猫咪取了个很文青的名字——“红豆词”。“我想要一只黑白色的猫,听朋友说这样的猫咪个性比较笨,哈哈,是憨厚啦。那位义工给我收集了五只黑白色猫咪,我看的第一只就是红豆词,才六个月大,并不觉得它特别可爱,但因为是第一只,我相信缘分,就领养了它。”

义工叮嘱她说,这只猫曾被送养,后来被退回,因为它太好动,要多多包容。她把猫儿带回家,它一出笼子先在家中巡视一圈,然后跳到女主人腿上,那晚就粘着她一起入睡,不像义工说的那么顽皮和爱捣乱。她忽然明白了,猫儿听话是因为它认定那里是自己的窝,有归属感。 “我们常常以为我们在选猫,其实是猫儿选主人。”

因为第一只猫太可爱了,半年内她又领养第二只,也是黑白色猫儿,取名“红大词”。她笑说每次回家都“豆词大词、豆词大词”的叫,很像bebop爵士乐的节奏,因此把两只毛宝贝称为bebop cats。

后来她又领养了第三只猫“红小布”,那是在滑手机时偶然看到这只有品种的猫,网上写明三岁大,领养后带去看兽医才发现至少已七岁——送养人担心猫儿年纪太大送不出去而报小了猫龄。她相信缘分,还是开心地接纳这只毛宝贝。

Taiwanese actress Lu Chia-hsin: What her cat has taught 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