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珍异钻奢华璀璨,让人向往不已。世界钻石之王格拉夫(Graff)去年把触角从独树一帜的奢华宝石国度里延伸到同样华丽的香水世界。格拉夫首个系列高级香水以重达320克拉被誉为世上最大的方形祖母绿切割钻石Lesedi La Rona 命名,香水瓶亦是以之为蓝图,足以证明品牌对此系列香水的慎重之意。

自称香水设计师的Walter Johnsen是幕后功臣,他说刚接下这项任务时花了不少时间思考格拉夫品牌哲学,从各方面着手抽丝剥茧企图找到它与香水之间的链接。“钻石和提炼香水的花卉都是天赐的礼物。” 从无到有的创作过程并不如预期顺利,他走遍各大型百货公司搜罗各式香水,“我们闻了无数香水,发现味道都大同小异。”

Graff_Lesedi_la_rona, Fragrance, Graff Fragrance
拥有数十年调香经验的Walter Johnsen是Graff奢华香水系列的幕后工程。


他向业界调香师招手征件,收到的上百个香水试品竟然无一让他留下深刻印象。“˙这让我很慌张,当我思索着下一步该怎么走时,某天突然看到格拉夫的产品介绍手册,上面每颗钻石,不论黄钻还是白钻,大小切割都一模一样,精确无比。”这个领悟犹如一道曙光,他当下决定每一瓶香水都该像钻石一样,精准搭配原材料与拿捏比例,展现绝无仅有的独特性。

香水,就是要让人喷了之后,觉得愉悦快乐,就这么简单。”


精选原料 展现个性

要让香水展现独特性,最重要的还是得回归初衷:原料的选择和搭配。“Lesedi La Rona I 所用的粉红胡椒粒全得透过放大镜筛选,只有形状完美、大小统一、色泽漂亮的才会被采用,这跟严选珠宝的过程是一样的,唯有这样才能提炼出最佳风味;Lesedi La Rona III所含的玫瑰花来自南法小镇格拉斯最后一个由女性掌管的花园,每早人手采摘后一个小时内送到工厂现场蒸馏提取香味。”

“Lesedi La Rona IV的马努卡蜂蜜来自新西兰,这里的马努卡树是史前新澳板块分开时所留下的最后一批,在纯净无污染的环境下长大,有趣的是蜜蜂则是当初随着欧商大船一起过来繁殖的,形成非常有趣的组合;Lesedi La Rona VI所用的百年沉香木来自越南保护区,我们在不伤害木头的情况下,以蒸气方式汲取香味。”

Graff_Lesedi_la_rona, Fragrance, Graff Fragrance
Walter Johnsen深信香水的精髓在于精选珍稀原料,经过提炼与调配,把它们的香味发挥得极致。


这系列香水酝酿许久,原计划在2020年3月推出,没想到疫情席卷全球,导致部署好的全球发布会延宕多时,但这并不影响Walter Johnsen的创作。

目前,他已完成同系列的第七与八瓶新香,并朝着第九瓶前进。“调配香水系列最大的挑战在于,每支香水除了有系列共融性,也得展现独自风采,每一支都必须有自己的故事。”他说,接下来的香水将会向经典香水致敬。“我考虑以当代方式重新演绎老香水的精髓,采用古老的原料和调配方式,向新时代消费者介绍这些他们所不熟悉的香水。”

回归初衷 开心就好

采访过程Walter Johnsen多次强调香水的功能,“香水,就是要让人喷了之后,觉得愉悦快乐,就这么简单。” 谈到市场男女香水界限逐渐模糊,男女通用香水是否成日后趋势。他说:“这些不过是行销手法,男女香水的原料本来就交叠,对我来说,只要喜欢为什么不可以?回到香水最基本的功能,只要是让你开心的香味,你都可以选择。”

Graff_Lesedi_la_rona, Fragrance, Graff Fragrance
Graff首个香水系列以旷世奇钻Lesedi La Rona 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