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客为尊
Chia Su-Mae/ 谢思美

世上有两种人,一种是纸上谈兵的光说不练的人;另一种则是坐言起行的实践者。31岁的谢思美(Chia Su-Mae)无疑是后者。身为护肤品牌BSkin创始人,她看起来一副自信满满的现代女性模样,殊不知青春期的她曾饱受肌肤问题困扰。

“青春期我有严重的痘痘问题,还以为随着年龄增长会有所改善,其实不然。我步入社会后,长时间待在冷气房,饮食不均衡,睡眠不足;加上我没了解自己的肌肤状况,看到杂志和网络介绍什么产品就买,还不断用遮瑕膏来遮盖痘痘,恶性循环导致肌肤问题恶化。坏肤质严重打击我的自信心。”

毕业于法律系,并在业界工作多年,她在四年前毅然决定转换跑道,投入美容界。谢思美的家族企业HDI Group 是本地经营超过30年的蜂蜜世家,“我自小就了解蜂蜜、蜂皇浆等的养生价值。这些年来也有不少客人询问为何不推出蜂蜜相关护肤品。”机会来敲门,她毅然接下挑战。

Bskin, Chia Su-Mae
高领连衣裙、风衣/Bottega Veneta。

“我做了市场调查,发现不少产品都只是包装精美,配方不怎么样。这份认知让我想要创造一个与众不同的品牌,我希望客人知道她们到底用了什么,使用之后会带来什么效果。”这是她的初衷。有了想法,她立刻行动,找了韩国研究室和厂商,前后花了三年时间研发。

“韩国美容领先国际,所以我选择借重当地科技为品牌打好基础。记得当时,我第一件事就是列下一张很长的清单,上面都是对肌肤有害的原料,我把它们统统从原料清单里删除。”一切底定后就进入冗长的研发、生产、检验、试用等阶段。“我完全没有行销经验,一路上边做边学,也收获良多。”

Bskin, Chia Su-Mae
Bskin

BSkin目前仍以线上销售为主,并不设立实体店。谢思美说,草创期她也曾借助家族企业打开人脉,不过之后这些年来品牌都是靠口耳相传好口碑稳固消费群。“很多人都认为本地品牌走不出新加坡,其实我们的产品在其他亚洲市场还挺受欢迎的。”

对她来说,现在最大的挑战是资讯爆炸,生活步伐太快,消费者只要用滑鼠点一点就能阅览品牌资讯;促使她从经验中找到立足点,改变方针,以另类手法应付精明消费者。

虽然世界因为疫情而产生距离,谢思美跳脱传统宣传工具,借助网络与客人的人际网络,协助品牌渗透不同的消费群。“这期间我们办了数场线上讲座和工作坊,与客人保持联系。另一方面我们也鼓励客人把他们的使用经验放上网与大家分享。我发现,只要客人喜欢我们的产品,她们自然会帮我们宣传,所以我们以客人的使用经验为主要行销策略。当然,要让客人赞不绝口,品质监管还是非常重要的。”要成为市场领导者,她不断吸收新知识,亦不时与韩国团队交流,与世界接轨。

至于本地市场走向,她抱着正面的看法,“很多本地品牌均拥有独特卖点,表现都不错。新加坡人支持本地产品,有些旅居国外的人更是特别网购,对我来说无疑是一大鼓舞。接下来我们将持续推出新产品,同时深耕亚洲市场。”

美术指导 Chen Jinghua  
摄影 Veronica Tay  
造型 Martin Wong  
化妆 Manisa Tan using Shu Uemura  
发型 Sean Ang

READ MORE:

品质把关
Xenia Wong  / 黄诗棋

黄诗棋(Xenia Wong)在2018年底创立Sigi Skin,从初时的三个基础保养单品,到现在的全线护肤品项,短短两年就在本地美容界站稳脚步。截稿前她更看准疫情影响肤质,推出全新护理面膜;脚步并没有因为疫情而缓下来。

她从当局者角度分享目前产业困境。“疫情影响深远,生产线环环相扣,原料供应减缓影响生产力,“不少供应商改道生产消毒洗手液,造成容器短缺,相对影响了我们。”不过她更相信路遥知马力,放慢脚步不急躁,力求每一步都走得稳稳当当。

多年来,新加坡乃国际大牌兵家必争之地,这些品牌的出现与存在,每一步都等同于本地美容事业的里程碑。要在百花齐放的市场分一杯羹,靠的不仅仅是创业的魄力和勇气,还有背后的行销布局。她选择跟不同品牌合作,通过不同渠道,增加曝光率。

sigi Skin, Xenia Wong
天鹅绒西式套装、靴子/Ralph Lauren。

黄诗棋认为消费者都非常支持本地品牌,她以人本经营生意,聆听客户的需求以拉近距离。“ 客人都能感受到品牌投注在配方与售后服务的用心和真诚。我也会听取客人反馈,了解他们的需求作为研发根基。我总觉得,没有必要为卖钱而推出哗众取宠的产品,我要的是实用又有效的产品。”

今年25岁的黄诗棋在事业上有股与娇柔外貌大相径庭的干劲。当初,她到韩国参与明星彩妆师郑瑄茉(Jung Saem Mool)的美容课程,发现美丽不能只靠彩妆,好肤质才是王道,因而萌生创业念头。父母鼓励她说:“做自己喜欢的事,这样才能在困难中持续前进,然后好好品尝一路上的胜利果实。”

“我当时比现在更年轻,根本没有人认真跟我谈,大部分人都觉得我只是一时兴起的玩票性质心态。我接洽了超过20家实验室,他们都只想卖我现成配方。”但她并不想走捷径,当时她在韩国住了六个月,即便回国后仍每隔一两个月飞一次韩国,孜孜不倦地探寻理念相同的实验室,最后如愿以偿,接着费时两年研发才找到最佳配方。

sigi Skin, Xenia Wong
Sigi Skin

美容界近年来最夯的话题就是倡导天然不伤肌肤的纯净美容(Clean Beauty),这也是Sigi Skin的经营主旨。“纯净美容就是不含任何会造成肌肤敏感的原料,我们的产品不含防腐剂和硫酸盐,孕妇和喂母乳的母亲都适用。”

笔者觉得好奇的是,花两年研发后,为何品牌首个产品竟然是防晒霜。对此,黄诗棋解释:“当我决定推出防晒霜,连研究所的人都觉得讶异,防晒霜是最难调配的配方之一,本钱也比其他护肤品高。我认为,它是护肤程序中最重要的单品之一,能保护肌肤免于90%问题,包括初老、皱纹、黑斑和痘痘等。青春期我也不爱搽防晒霜,嫌它粘腻不舒服。”

从自身需求出发,她推出的水润型防晒霜,具备防紫外线与蓝光功能,配方安全得连宝宝都能使用。这款防晒霜甚至获得前英国王妃梅根马克尔(Meghan Markle) 彩妆师Daniel Martin的青睐,无形中肯定了黄诗棋的坚持与努力,亦证明了只要是产品够好,就能引起共鸣和好口碑。

美术指导 Chen Jinghua  
摄影 Veronica Tay  
造型 Martin Wong  
化妆 Manisa Tan using Shu Uemura  
发型 Sean Ang

READ MORE:


革新行销
Tay Zoen/ 郑主恩

初生之犊不怕虎,年仅23岁的郑主恩(Tay Zoen) 不仅有胆识,也有智慧。目前在澳大利亚悉尼就读医学系第五年的她还未毕业就已勇闯美容界,去年底与艺人未婚夫陈伟恩(Joshua Tan) 联手创办美容品牌Zyu。

郑主恩家族经营美容事业多年,她耳濡目染,对护肤美容产生兴趣,“自小,父母常跟我讲解皮肤组织与生物学。学校假期我也会到店里帮忙,潜移默化领略经商之道。”虽无接手家族生意,但父母多年来的坚毅精神潜移默化地传承到Zyu,成为品牌的根基。

Zyu,取自珍珠的“珠”。珍珠散发美丽光泽,她认为肌肤亦该如此。“人与人见面时都会先看对方的脸,所以我一直都很在意自己的肤质。”品牌首个产品是抗氧化晚安面膜,“这些产品是我护肤理念的延伸,晚安面膜向来是我的最爱。肌肤在晚上黄金时间自我修复,面膜能滋润与加强其他保养品吸收,还能形成防御屏障。”

Tay Zoen, Zyu
高领上衣、半身裙/Versace。

首次创业,她并不是抱着玩票心态,凡事严阵以待,所有产品先亲自使用鉴定才推出市场。以面膜为例,前后就花了一年研发。郑主恩在社交媒体非常活跃,这无形中也提升品牌曝光率。“客人看到我的好肤质,相对也会对产品产生信心。”

2019冠状病毒重创全世界,新颖品牌如她亦未能幸免。没有天时地利人和,只能随机应变。她看准宅家风潮推出居家保养组。“推出这套五合一保养组前,我特别征询父母专业意见,以确保剂量和效果成正比,过程不易,所幸推出后反应还不错。”

“人与人见面时都会先看对方的脸,所以我一直都很在意自己的肤质;这些产品则是我护肤理念的延伸。”

品牌自创业以来就一反传统,以线上商店为主要通路;因此在疫情冲击之下仍能够如常运作,冲击相对比实体店业者少。郑主恩说,品牌刚创立,没有前一年数据比对成绩,反而让她松了一口气,目前只想专注做到最好。

身为学生,她最大的难处是无法全情投入。“公司发布首个产品时,我人在悉尼,全程通过团队与家人合力完成。”她笑说生活都是绕着生意打转,回到悉尼后就得到医院实习,届时想必分身乏术。

Tay Zoen, Zyu
Zyu

陈伟恩是亲密爱人亦是生意伙伴,脑力激荡时生活和工作开始纠缠在一起,品牌草创期间两人的话题都是生意经,“他常笑说品牌是我们的宝宝,而包装产品就像是为宝宝换尿布,他都会抢着做。”

某一天未婚夫突然跟她说,“如果我太投入,你得让我知道。”这句话犹如当头棒喝,“当下我才惊觉需要在生意和感情之间划清界限。”经过一番讨论,陈伟恩同意未来凡事以她的决定为依归。“他预见未来我俩可能会因为公事而争吵,他说凡事决定权在我,他则当我强而有力的靠山。”感情需要经营,生意依然;郑主恩主张且行且珍惜。

美术指导 Eric Choon  
摄影 Tan Wei De   
造型 Martin Wong  
化妆 Agnes Ng at the hairshop  
发型 Chrisvian Goh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