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精致生活

9 iconic designer chairs for Mum - perfect Mother’s Day gift idea

母亲节献礼:设计师经典椅

这个母亲节,选一款线条柔美的设计师经典椅送給妈妈,让她展现优雅、活出个性。

Read more:

Loading...
Womb Chair designed by Eero Saarninen
芬兰设计大师Eero Saarinen在1948年为厂商Knoll创作这款名为“子宫”的扶手椅,从名字到设计都有着强烈的母爱寓意。羊毛绒布包裹的椅身,温暖而舒适,坐上去之后整个人就像是被椅子拥抱,仿佛回溯到出生之前在母亲子宫里安睡的状态。 La Chaise designed by Charles & Ray Eames
美国夫妻档设计大师Charles & Ray Eames在1948年为厂商Vitra创作的这款休闲椅,造型像一片浮云,加上线条优美,70年来始终深受淑女欢迎。值得一提的是,这款以单片合板制作的椅子,为许多一体成型的家具做了最佳示范。 Hear Cone Chair designed by Verner Panton
跟妈妈说爱,最直接的方式莫过于送一颗“心”给她。由丹麦设计大师Verner Panton在1959年创作的这款心形椅子,由厂商Vitra制造,造型炫目,心形的尖角顶着地面,屹立不倒,营造强烈的视觉冲击。 Mademoiselle Chair in Moschino Fabrics designed by Philippe Starck
想要将“心”想给妈妈,这款包裹着时尚品牌Moschino心形图案面料、由设计顽童Philippe Starck创作的Mademoiselle Chair再适合不过。设计师最早在2003年为塑料家具厂牌Kartell创作此系列椅子,将塑料与织物两种质感反差极大的材料拼贴成一体,充满戏剧效果,而后不断推出各种面料的版本。这款披上Moschino外衣的椅子,当中有两款是心形图案,分别为红白或黑白的组合。 Nemo Armchair designed by Fabio Novembre
想送一张椅子給妈妈,让她个人专用,不妨考虑意大利设计师Fabio Novembre在2010年为厂商Driade发布的Nemo扶手椅。这张一体成型的塑料椅,重点是背面的设计——古希腊戏剧中女演员的面具,温柔而沉默,正如伟大的母亲。此外,Nemo在拉丁语的意思是nobody,即为无名,妈妈为家庭和孩子的付出也是这样,从心开始、由爱出发,从来不求回报。 The Armchair of Thousand Eyes designed by Campana Brothers
时尚迷一定认得出,这跨“千眼椅子”上的图案出自时尚品牌Fendi的Bag Bags图腾。2015年,巴西兄弟档设计组合Fernando & Humberto Campana将他们的经典Banquete Chair(堆满各种毛公仔的金属椅子系列)与Fendi合作,将山羊毛、兔毛等毛料制成的100个各色“魔眼”拼贴在椅面,教Fendi粉丝乐疯了。如果家中有个时尚妈妈,送她这款椅子准没错。 Antibodi Chaise Lounge designed by Patricia Urquiola
西班牙设计师Patricia Urquiola称得上是家具界女中豪杰,创作量丰富,而且充满女性的细腻构思。她在2006为厂商Moroso设计的Antibodi休闲躺椅,将皮革以三角面组合缝制成立体花朵,在椅面上“绽放”。花样年华,是对女人最大的礼赞,Patricia Urquiola“借花献佛”,肯定能讨女性的欢心——毕竟还是女人最懂女人的心。 Proust Chair designed by Alessandro Mendini
刚于2月份以87岁高寿去世的意大利家具设计大师Alessandro Mendini,留下许多划时代的传世杰作,包括这款在1978年为厂商Cappellini设计、以法国文学家普鲁斯特为命的巴洛克风扶手椅。面料和框架上斑斑点点的图案如同意象派画作,细节繁复,既古典也摩登。这款椅子有另一个更为人熟悉的名字——帝王椅,家中的女主人坐上去更有“太后”的气势,让妈妈更显气派。 FH429 Signature Chair designed by Frits Henningsen
丹麦设计大师Frits Henningsen在1954年设计的FH429 Sigature Chair,是他生前的最后遗作,设计简约大气,予人轻盈的漂浮感。这款椅子当时的产量不足20张,早已绝版,几年前厂商Carl Hansen & Sons与设计师的家人合作,透过他留下的资料图稿,让这款经典椅再现江湖。限量精品永远是送礼的最佳指标,送这款线条优雅柔和的椅子給妈妈,让她知道自己在儿女心中无可估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