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午宴上,安缦萨拉(Amnansara)总经理就坐在我旁边。他说,要看世界遗产吴哥,现在是最佳时机,因为旅客人潮仍未全面回流,现在每天清晨到吴哥窟看日出的人,不到疫情前的十分之一。换言之,吴哥窟疫情前每天清晨的5000名游客,现在只有不到200人,这是疫情带给吴哥遗迹的最好礼物。

无人的吴哥窟有另一种幽静的美。

由安缦萨拉走进吴哥

于是,我们就去了,当然是由安缦萨拉走进吴哥,因为这是在暹粒探访吴哥的最与众不同途经。20年前第一次到暹粒,依稀还有的印象与这次很不一样,当时的道路仍有许多坑洼,吴哥已有人潮,但餐饮和住宿选择有限。这次在抵境大厅通关时已经有安缦安排的专人打点,基本上不必怎么排队,贵宾感从那一刻开始。安缦萨拉派来接机的上世纪60年代古董长车距马赛地轿车更第一时间将旅程定位设定在“独特、怀旧、优雅”之间,一趟独特的安缦旅程就此展开。

安缦萨拉曾经是柬埔寨亲王西哈努克过往宾客的住所,是1960年高棉建筑的典范,一层楼的建筑风格富有上世纪60年代的气息,高雅低调,位于高棉帝国前首都吴哥的边缘,距离吴哥窟只有10分钟车程。度假村24间大多有私人泳池的套房,修剪整齐的花园和隐蔽的小型游泳池为探索柬埔寨历史古迹提供了一个世外桃源的休憩环境。

雨季的暹粒或许不是探访吴哥的最佳季节,但天气凉凉的,一点雨水可以将汗水减半,也有吸引人的地方。那几天的天气预报都是全天暴雨,基本上已作好看不到吴哥遗迹的最坏打算。但或许是因为安缦萨拉,我们居然在四个雨天当中,找到一个放晴的窗口,一口气走遍吴哥窟(Angkokr Wat)、塔布隆寺(Ta Prohm Temple),以及巴戎庙(Bayon Temple)。

吴哥的历史不必详述,上网谷歌一下一清二楚。但要能沉浸在这庞大又伟大的丛林遗迹中感受其壮丽堂皇的过往,就真得要有很好的门路。熟悉安缦的人,都知道这个度假村的特点是在驻扎之地总有特别使用权。像在北京安缦颐和园,就有一道后门能直接进出慈禧太后的避暑圣地。在安缦萨拉,是唯一获得许可接送旅客时能经过吴哥外围的酒店,并且也是能安排旅客使用东面入口进入吴哥窟的唯一酒店,避开了其他旅客爆满的西面入口,即便是在旅游高峰,也能适量避开拥挤人潮。

拥抱吴哥看日出

到吴哥窟要看日出,因为那是当地人公认最美丽的吴哥窟景色,也因为如此,过去很多年,吴哥窟每天清晨5点开始就会聚集来自各地的游客,将吴哥窟前的草坪挤得水泄不通,要拍一张没有人头的吴哥窟景色几乎已经不可能。但因为疫情,有了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我们在安缦萨拉安排的导游的带领下乘坐改装的三轮摩托车摸黑出发,办好了通行阵之后,就往没有其他人的吴哥窟东边走。那是只有安缦萨拉客人能享有的特权,其他一般旅客只能大批从西门进,是这种独特的安排让探访吴哥窟的喜悦增倍。由于阴天,吴哥窟的日出没有想象中美丽,但吴哥窟的细节都因为目前旅客人数的锐减而被放大,我们得以在没有其他人干扰或排队的情况下,悠闲走在建筑群的各个角落,登上最高的峰塔,轻松舒服地拥抱整个吴哥窟。

不仅仅是吴哥窟,吴哥其他重要的建筑群如塔布隆寺和巴戎庙也在后疫情年代有了喘息的空间,让我们能真正看个仔细。

被用作电影《古墓奇兵》取景处的塔布隆寺是吴哥窟建筑群中最大的建筑之一,也一度人满为患。但这个时候的塔布隆寺只有三三两两的旅客,那些覆盖着寺庙建筑的老树根都能在我们面前放肆地张牙舞爪,显露真面目。塔布隆寺19世纪被法国人发现时,百年老树早将神庙紧紧缠着,树根几百年来不断延伸,绕着屋檐、穿绕在梁柱、石缝、屋檐、门窗之间,将老庙牢牢裹着,一别20年,这些老树根似乎长得更茁壮。作为吴哥最具艺术氛围的遗迹,塔布隆寺的吸引力在于几乎被丛林所吞噬,若将老树移走将牵一发动全身,考古团因此放弃修复,保留了寺庙被老树吞噬的震撼面貌。

保留得相当完好的巴戎庙是吴哥三大景点之一,必游,特别是在这个没有什么其他人的时候。这是由一组共49座小宝塔围绕中央尖塔构成的建筑群,每一座塔的四面都雕刻着巨大的佛面,四面佛的四个面分别代表了慈、悲、喜、舍四种无量之心,而进入巴戎庙之前那座跨河桥上两边代表神明与邪恶的两排雕像,即便不少头像已被盗取,现在的大多都是复制品,但已足以震撼人心。

吴哥被称为丛林中的亚特兰蒂斯,面积非常广,除了主要的三大寺庙建筑群,其他如在公元967年建造的女王宫(Banteay Srei Temple)和宝剑寺(Preah Khan Temple)都值得一看,安缦萨拉安排的导游强力推荐,结果我们趁一个阴天的早上,在细雨中探访。位于吴哥窟外圈的女王宫又被称为是吴哥艺术宝石或女人的城堡,内部供奉婆罗门教三重世界的主宰,南部是主掌“毁灭”的湿婆,北部是主掌“维护”的毗瑟奴,整座塔庙均由硃砂色的砂岩建筑而成,是吴哥遗迹中细节保留得最好的寺庙,随处可见精致华美的浮雕。

而宝剑寺与塔布隆寺有许多相似之处,外观上同样被丛林老树环绕,是吴哥王朝的加亚巴曼七世建造来奉祀父亲的,也就是他建造了塔布隆寺,其在结构上越深入寺庙里面门高越低,象征来者需要低头放下身段表达尊敬之意,而且一眼望过去有无尽感,极具震撼力。

安缦萨拉的静谧

在暹粒,一旦入住安缦萨拉,整个行程其实就属于安缦萨拉和吴哥的三大景点,其他时间基本上应该好好享受安缦萨拉的静谧。尤其是走完了半天的吴哥景点之后,来个Temple Walk脚部按摩是极大的享受。水疗中心充满精神宁静,拥有四间理疗室和一个专门的瑜伽室,在这里,各种疗法将高棉治疗传统与安缦自己的有机混合物交织在一起。特别喜欢Temple Walk这个按摩方所用的冰凉芦荟液,将双腿的疲累吸尽,与此同时按摩师在颈肩用功,让探访吴哥所消耗的精力都找了回来。

柬埔寨的餐饮在过去20年改进了很多,市中心现在不乏高档餐馆,虽然不一定适合每个人的口味,但还是有所选择。但我们的终极选择还是在安缦萨拉的Dining Room,每日更换的菜单以当地采购的农产品为主,并融合了古老的吴哥食材,包括莲子和莲藕、青柠、辣木叶和姜黄,让入住几天的客人能有机会尽量品尝当地佳肴,服务细心诚恳的餐服员让用餐体验的愉悦性加倍,这是暹粒还很吸引旅客之处。更独特的是,安缦萨拉还能在几个独特的地点提供令人难忘的私人用餐,包括俯瞰十世纪Srah Srang皇家水库的传统高跷村屋,我们在这个独特的村屋内学习如何自制米粉,然后在安缦萨拉服务人员的殷勤服务下享用自己亲手制作的早餐,这也是极为难得独特的体验。进一步的用餐体验包括高棉家庭烹饪课程,以及“从农场到餐桌”和木炭烹饪概念。

要探索吴哥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寺庙建筑群以及当地民俗与饮食文化,四天三夜的安缦萨拉最为适宜。除了至少有一天的探索吴哥行程,还有在吴哥考古公园的安缦萨拉村屋享用传统的高棉早餐、接受佛教僧侣的圣水祝福,或到其他偏远寺庙参观。安缦萨拉安排的其中一个行程最为独特,那是佛教僧侣的圣水祝福。那是最后一个上午,我们乘坐越野车到暹粒郊外,看看当地人民的真实生活,体验田园风光,之后来到一小寺庙,就开始体验独特的圣水祝福仪式。

柬埔寨跟邻近的泰国、老挝、缅甸一样,信奉佛教,都有泼水洗礼的习俗。为让旅客能更渗入当地文化,安缦萨拉特地与佛寺安排,让僧侣为客人进行净化仪式。进入古庙,得换上传统纱龙,然后僧侣以以大量净化的圣水从头顶彻底倾倒下来,为时大约10分钟,冰冷的水让人不禁停止呼吸,但却是让人脑袋突然清醒的良方。仪式完成后,僧侣在我们的手腕上系上一条红带,意味已被圣水洁净,过程神圣,是这次到暹粒的最独特体验。

安缦萨拉走进能让自己拥抱的世界遗产吴哥,享尽天堂般的和平,必须趁现在,一旦疫后旅游全面恢复,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将不再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