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精致生活

KOL Grace Chow: It's tougher to be a celebrity than an influencer

中国知名网红周扬青:艺人比网红难当

中国著名网红周扬青与罗志祥分手后,人气不跌反升。她在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坦言对网民的恶意攻击或霸凌已百毒不侵。她近来跨足综艺界,录制《潮流合伙人2》,适应当艺人的工作模式。不过,她认为自己谈不上“真正当一位艺人”。

“我觉得就我个人来说,2020年是沉淀的一年。因为疫情,我有更多时间在家里陪父母,跟朋友谈心,比往常收获了更多感动。”有媒体形容周扬青去年“没有抓住爱情,但抓住了事业”,她最近接受《联合早报》电邮专访,在总结2020年时这么说道。

32岁的周扬青是中国大陆知名网络红人,也是服装潮牌Grace Chow创办人,性格率真开朗的她,独立自信、不造作,对于时尚有独到见解,近年深受不少网民喜爱。去年4月,她果决宣布与台湾艺人罗志祥结束九年恋情,事件闹得满城风雨;根据百度,两人的分讯登顶热搜榜,之后的一个月更累计了68亿次的阅读量。

Fashion, Grace Chow, 周扬青, Show Luo, Luxury Handbags, Hermes, Chanel, Handbags, Influencer

周扬青在2020年与罗志祥分手。
照片:@gracechowwwww

其实,周扬青本身已经拥有超高人气,不过她去年洒脱处理情事让她虏获更多粉丝,同时让部分网民打消过去对于她网红身份的偏见。截至前天(11日)中午,周扬青的个人微博粉丝数量达1081万。

周扬青在社交媒体上跟网民互动向来有话直说,有时甚至会幽默自嘲,面对有些网民的恶意攻击或霸凌,她似乎能刀枪不入,百毒不侵。

周扬青从网红起步到成功创业,经营自己的服饰品牌。(受访方提供)

她接受本报访问时,坦承以前非常有棱角,受不得半点委屈,也非常在意别人的看法,不过现在变成一个“厚脸皮”的人,别人说什么都不会影响她的心情和思路,“因为我现在明白,网红身份本身就是公众注意力造就的,也不可避免地被置于公众评论之下,总是会有人喜欢你,有人讨厌你,但是我的目的不是为了取悦每个人。”

周扬青说,她现在的百毒不侵是被磨炼出来的,与其在意自己被骂,被冤枉,她更愿意把精力放在用心做事上,“当然前提是这些霸凌内容不要触碰法律底线。”

初当网红不被家人理解
周扬青踏上网红之路,家人一开始不理解她的选择。

她透露周爸爸跟很多家长一样,对于她的未来有所规划,“但我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大约从高中开始,就没有按照爸爸给我的方向走。”

从英国留学归国之后,家人希望周扬青找一份白领工作,但她觉得那不是她的人生方向,她想做自己喜爱的事。后来机会使然,她选择用网红的身份创业。

不过,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周父依然觉得网红甩不开“整形”“肤浅”“无脑”的标签,多年下来,周扬青还是坚持过来了。渐渐地,家人看到她对事业的热忱,以及在工作中获得的成长,现在很支持她选择自己喜欢的领域。

周扬青的家世背景,近年引起不少猜测。外界曾盛传她家世显赫,父亲在政商界的人脉雄厚,有军方背景,后来成为中国大型国企老总,身价近百亿人民币,但据悉都被她否认。

树大招风,也传周扬青早期曾在微博霸气发文“用Birkin(法国高端品牌爱马仕的柏金包)装榴梿,Gucci(意大利奢华品牌古驰)装大闸蟹。”

Fashion, Grace Chow, 周扬青, Show Luo, Luxury Handbags, Hermes, Chanel, Handbags, Influencer

周扬青除了爱收藏名贵腕表,也是个包包控!
照片:@gracechowwww

周扬青告诉本报:“我有必要澄清一下,我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是当时我的一个服装合伙人在她自己的社交媒体发布的文字,写的是她自己的生活,但大众好像搞混了。”

对于家世背景保持低调,她说一直都处于这样的状态,并没有刻意低调,可能现在关注她的人多了,所以才会这么觉得。

推出自家美妆品牌
周扬青2014年入驻淘宝成立服饰网店,从网红一步步走到今天,她的成功绝非偶然。

她说,最大挑战是从零开始的学习过程和面对失败时的坚持,一路走来她摸着石头过河,从什么都不懂到管理公司,做决策,期间吃过不少亏,也经历过失败。虽然想过放弃,但她还是坚持走下去,从失败中吸取经验和教训,对自己的错误负责,继续学习和摸索着前进。

至于下一个目标,周扬青除了想把Grace Chow服装做得“更有态度”,她也会探索更多领域,并透露很快将推出自家美妆品牌CODE MINT

谈到CODE MINT,她说品牌从创意、选品到产出,自己全程参与,像看着自己的孩子成长一样,看着品牌一点点成形。当初创办服饰品牌时跌跌撞撞的过程,她说如今做美妆品牌可能会再经历一次,不过这次她做好跌跟头、碰壁的准备,“不同的是,我现在有了并肩作战的伙伴和荣辱与共的团队,也学会怎么高效学习,了解一个新领域。”

RELATED:

网红职业如今更规范
10年前,与网红标签挂钩的,不外乎“整容”“炫富”和“自拍”。

在周扬青看来,所有新兴职业开始时都会伴随着人们的不解,会经历一个从初期的鱼龙混杂,缺乏规范到逐渐正规化的过程。她说,如今网红这个职业得到认可,也更加规范。

Fashion, Grace Chow, 周扬青, Show Luo, Luxury Handbags, Hermes, Chanel, Handbags, Influencer

Grace Chow 在微博上拥有上千万粉丝追踪。
照片:@gracechowwwww

她指出,网红的兴起是基于互联网降低了普通人出名的门槛,低门槛也导致这个领域竞争激烈,“发展到现在,网红的质感不断提升,也越来越多样,所以我觉得网红兴起代表着一个前所未有的契机,让普通人可以通过自己的才艺为人熟知,让有价值的东西不被埋没。”

随着近年中国电商行业爆发,据悉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去年公布九种新职业,其中互联网营销师之下新设“直播直销员”工种,意味着直播带货已成为官方认证的正式职业。另外,为了正视该行业乱象丛生的问题,中国广告协会去年7月也实施“网络直播营销活动行为规范”。

艺人和网红无分明界限
因冠病疫情肆虐,全民“宅”在家,这也成了网络相关产业奋起的契机,不少中港台艺人纷纷加入直播带货行列。

艺人要转当网红困难,还是网红要当艺人更难?周扬青认为,艺人和网红之间并不存在泾渭分明的界限,两者都是依托着自身的公众影响力和粉丝的支持;相对而言,艺人在专业和才艺方面的要求更高一些,从这方面看,当艺人更难。

她指出无论是网红或艺人,直播带货是新的领域,做直播是一个跟粉丝互动的很好方式,不过同时也要求主播对产品负责,“不管是网红还是艺人,难的不是转型,而是如何做一个好的直播主播。”

去年5月,周扬青做客中国人气网红雪梨的淘宝直播,带货美妆产品,根据新浪网报道,双姝首度合体,当晚观看人数超过4000万,销售总额更突破8900万人民币(约1822万新元)。

周扬青(右)去年5月与网红雪梨直播带货。(互联网)

周扬青坦言不排斥直播带货,认为它就像拍摄综艺节目一样,需要一个强大的幕后团队,所以在涉足之前要确保自己有一个强大优质的团队,最重要是对消费者负责。

为综艺献首秀 适应艺人工作方式
周扬青第一次跨界演艺圈,将综艺首秀献给爱奇艺《潮流合伙人2》。在节目中,她与陈伟霆、范丞丞、欧阳娜娜,以及女团The9成员刘雨昕组成嘉宾阵容,共同经营落地成都的FOURTRY SPACE 2020潮牌店。

为何会接下《潮流2》?她说,自家潮牌与樱桃小丸子联名系列服饰曾在第一季《潮流》中出现,所以当《潮流2》节目组联系她时,她觉得跟节目很有缘分;此外,作为服饰品牌的主理人,她对于潮流穿搭很有经验和想法,想通过参加节目学习更多,另一方面又能推广自家品牌,于是接下节目邀约。

个性直率的她,直言录制前顾虑蛮多的,包括担心做错事或说错话,于是预想了各种场景和状况,并向身边人请教如何应对,先做两手准备。

与其说适应拍摄或“艺人”的新身份,周扬青认为要适应的是新的工作方式,她说:“我是一个很随性的人,不会给自己设定一个人设,然后按照这个设定去生活。”刚进节目组时,导演曾跟她说,录制期间不要把自己当网红,而当自己是一个录制真人秀的艺人,要她适应这个身份。后来,周扬青将这句话理解为工作方式上的变化。

从网红一步步走到今天,周扬青从什么都不懂到管理公司,做决策,间中也经历过失败。(受访方提供)

她指出,在所谓的网红模式下,她对于自己的工作安排有主动权,能灵活处理,不过在艺人模式下,她必须配合团队的安排和时间表,她必须适应这样的工作方式。“尤其节目是全封闭录制,不能用手机,所以录制期间,我自己的工作只能等到晚上拍摄完毕后集中处理。”

心情忐忑又好奇
谈到综艺初体验,周扬青形容第一次上节目的心情“既忐忑又好奇”,但她是抱着学习的心态参与。

带着经营服装品牌的多年经验,她在节目中针对选品和商业营运方面贡献意见,包括哪些服饰款式受消费者喜爱等。之前她很少接触线下经营,难得能通过节目直面顾客,深入了解实体店的经营模式和侧重点。

此外,她透露之前更多的是一个人做决策,这次多了伙伴;虽然每个人有自己独特的想法,但她听到了新的声音和不同态度,每次想法的碰撞也给予她不一样的灵感,因此录制《潮流2》让她获益良多。

周扬青抱着学习的心态参与《潮流合伙人2》录制。(互联网)

若说超出预想的,那就是录制节目的工作量和强度,周扬青说:“录制节目的第一个感觉是真的很累……但同时这个经历也真的很有意思,大家一起生活和工作,好像回到了学生时代。我认为最最重要的,是收获了一帮好朋友。”

此次合作的艺人当中,周扬青对陈伟霆前后印象的差异比较大,之前她以为陈伟霆是“一直酷酷的,很会耍帅”,但录制节目后发现他很会搞笑,特别逗趣。若能与当中一位艺人合作开店,她点名欧阳娜娜,因为两人的风格比较相似,相信在一起能碰撞出灵感的火花。

无计划跨界戏剧
周扬青说,录制《潮流2》仅仅是让她体验艺人的工作模式,谈不上“真正当一位艺人”。

在《潮流合伙人2》中,周扬青(后排左二)与陈伟霆(前排躺着)、范丞丞(右一)、欧阳娜娜(左一),以及The9成员刘雨昕(后排右二)组成嘉宾阵容,共同经营潮牌店。(互联网)

对于她而言,她的称呼是“周扬青”,前缀是什么并不重要,她也没有把自己定位为艺人或是任何其他单一角色。

她认为演艺事业需要才艺和天赋,谦称自己的天赋不在这方面,目前没有跨界戏剧的计划,倒是不排斥参与其他综艺,尤其若节目是她感兴趣或擅长的领域。不过,她也说演艺不会成为她的主业,演艺方面的规划随缘,她更感兴趣的是通过品牌传递自己的潮流态度,所以主业依然是商业和潮牌主理人。

若不当艺人或网红呢?周扬青说:“我想应该会当一名时尚杂志编辑吧,潮流、时尚、穿搭这些都是我本来就感兴趣的,我又很喜欢跟所有人分享,感觉编辑应该还挺适合我的。”

◎本地观众可通过爱奇艺应用或iq.com观赏《潮流合伙人2》。

READ MORE:




Will be used in accordance with our Privacy Stat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