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精致生活

Trendspotting: Cakes in milkshakes take the food scene by storm / 蛋糕奶昔引爆热潮

号称比脸还大,结合蛋糕与奶昔的“蛋糕奶昔”风潮吹到本地,奶昔上层层叠叠的蛋糕与甜点装饰,看起来像一件艺术品,喝起来也带给人最新潮的味蕾感受。

超大杯、夸张的蛋糕奶昔,在澳洲引来粉丝热追。

这股风潮火速吹到本地,不少甜品店和餐馆已纷纷推出自家的蛋糕奶昔。

这股蛋糕奶昔潮流,反映人们的饮食习惯已进入“视觉时代”,食物先拍照放上社交网后才吃。

它是号称比脸还大,结合蛋糕与奶昔的“蛋糕奶昔”。

ZB_28_11_2015_CJ_1_30120449_30065663_chiajm_x7_tab

最近澳大利亚有家新开张的咖啡馆,因推出这种超大杯、超夸张的蛋糕奶昔,在社交媒体平台Instagram上爆红,有30万名粉丝追踪,引来排队的人龙。

这股蛋糕奶昔风火速吹到本地,不少甜品店和餐馆近几个月纷纷推出自家的蛋糕奶昔。
奶昔上层层叠叠的蛋糕与甜点装饰,让它不仅看起来像一件艺术品,喝起来也带给人最新潮的味蕾感受。

澳大利亚的影响

去年中,澳洲首都堪培拉有家咖啡馆Patissez开业不久,凭独家名为epic freak的蛋糕奶昔,在社交媒体平台Instagram上爆红,吸引成群结队的顾客慕名前来品尝。

《堪培拉时报》(The Canberra Times)报道,安娜(Anna Petridis)跟母亲联合两名法国甜点厨师,合开这家咖啡馆。安娜接受《堪培拉时报》访问时说:“我想做出真正美味的奶昔,那种极度夸张的。大家在吃之前,一定忍不住先拍照的奶昔。”

Patissez的奶昔有四种口味:巧克力软糖布朗尼、盐味焦糖、Nutella巧克力酱和咸脆饼干,以及法式香草,每款售价9.50美元(约13新元)。

由于蛋糕奶昔太受欢迎,咖啡馆供不应求。安娜说:“有些顾客为一杯新鲜奶昔等45分钟。我们制作一杯奶昔确实要不少时间,所有原料,都是我们自己做的。”

视觉的时代

这股蛋糕奶昔潮流,反映现在的饮食已进入“视觉时代”,食客多爱先拍照放上社交网后才吃。

蛋糕奶昔上挤满雪白的奶油,再叠满蛋糕、饼干、爆米花、棉花糖等多彩的装饰,如此霸气豪迈的甜点,迎合大家寻找最“instagramble”食物,在Instagram上分享的喜好。

ZB_28_11_2015_CJ_1_30120477_30047663_chiajm_x7slian

位于胡姬酒店(Orchid Hotel)的蛋糕店Cake Spade,三个月前推出取名cakeshake的蛋糕奶昔。四种口味分别为:黑巧克力奶昔和巧克力蛋糕为主的Mudslide;绿茶奶昔和抹茶芝麻蛋糕为主的Matcha Adzuki;香草奶昔和红丝绒蛋糕(Red Velvet Cake)为主的Unicone;饼干奶油(cookies and cream)奶昔和红丝绒奶酪蛋糕为主的Rodeo。

创办人翁于棋(27岁)说:“澳洲称这种蛋糕奶昔为Over the top milkshakes,我们想趁这个机会在本地推出如此有趣的吃蛋糕方式。”

她指出,大家喜欢在社交媒体分享试过的有趣食物,吃蛋糕奶昔不单可以拍到漂亮的照片,吃的过程也充满趣味,顾客会跟朋友“讨论”怎么吃。

两个月前推出蛋糕奶昔的The House of Robert Timms也察觉现在食客对视觉的重视。
市场营销经理陈利同(37岁)说:“顾客对饮食越来越有冒险精神,单是蛋糕或是奶昔已经无法满足他们。因此,我们推出蛋糕奶昔,要好看也要好吃。”

蛋糕奶昔之最

这些外表浮夸的甜品饮料,考验各家餐馆如何使出“绝招”,将层层叠叠的材料,完美融洽的呈现在顾客面前。

翁于棋在实验的过程中,每种口味至少试过30次,才掌握理想的味道比例,以及叠上不同材料的顺序,确保它们不容易“倒塌”。

她说,最难的环节是要抓准时间,“做蛋糕奶昔分两个部分。先是做奶昔,然后叠上蛋糕以及各种配料,只能在顾客下单后才做。一般做蛋糕奶昔需要约10分钟,碰到很多订单一起,顾客就需要等久一些。”

像最难的是Unicone,她说:“难处在把棉花糖‘固定’在雪糕筒上。棉花糖融化得快,我们成功掌握特别的技巧,确保‘脆弱’的棉花糖可以美美的送到顾客面前。”

30公分蛋糕奶昔

Cake Spade每款蛋糕奶昔有四到六种材料,属Matcha Adzuki最多料。它以绿茶奶昔为底,垫上抹茶芝麻蛋糕、日本红豆、黑巧克力威化饼和椰糖,杯子外围还黏满麦片。

不同口味的蛋糕奶昔,杯子外各黏住不同的材料,从麦片、彩虹糖到盐酥卷饼(pretzel)。翁于棋透露,原来它们是靠能多益(Nutella)沾上去的。至于繁多材料与蛋糕之间的“凝聚力”,用的是独家特制鲜奶油(whipped cream)。

ZB_28_11_2015_CJ_1_30120452_30047659_chiajm_x7s_tab

在受访的甜品店与餐馆的蛋糕奶昔中,Cake Spade的Unicone算是最高的。记者用尺量,有30公分。它也最“上镜”,香草奶昔为底,配红丝绒蛋糕、棉花糖、雪糕筒、威化饼和彩虹糖,有如彩虹般缤纷梦幻。难怪,它在Instagram出现的频密很高。

蛋糕奶昔比一般“简单”饮料贵

相比一般“简单”的饮料,这些蛋糕奶昔的价格当然也比较高。

Cake Spade的蛋糕奶昔介于$14.90至$16.90,Benjamin Browns和The House of Robert Timms的蛋糕奶昔从$16元起。

陈芊憓说,有些消费者或许会觉得这样的价位太贵,“但我们用的是优质雪糕和新鲜材料,不用人造调味,奶昔的口感才会香醇。我们试过用比较便宜的雪糕,希望能调低价格,但调出来的味道差很多,所以还是坚持用好的。”

招牌口味

如果你想点一杯蛋糕奶昔,却被众多口味的搭配弄得眼花缭乱,不妨从各家的招牌口味入门。

Cake Spade以Matcha Adzuki较为独特。翁于棋说,这算是鲜少的“亚洲”口味,较普遍的是香草和巧克力等“西方”口味。

在富临广场的Benjamin Browns餐馆,今年7月中推出称作Over the top milkshakes的蛋糕奶昔。

经理陈芊憓(24岁)说,“我们算是本地率先推出蛋糕奶昔的。这个广场比较静,希望借由蛋糕奶昔让大家注意到我们,结果反应非常好。”

她还记得刚推出的周六就出现排队的人龙,卖出超过200杯,而且自推出Over the top milkshakes后,餐馆的业绩增加超过50%。碰到订单多的时候,一般要等上半小时到40分钟。

为确保蛋糕奶昔好看也好吃,他们采用优质新西兰进口的香草雪糕,以及新鲜水果制作,目前有11种口味,包括能多益(Nutella)香蕉、咖啡鳄梨和草莓乳酪蛋糕。咖啡鳄梨蛋糕奶昔特别受欢迎。陈芊憓说:“它的灵感来自我的姑姑。她是印度尼西亚华裔,喜欢喝咖啡加鳄梨的热饮料。”

在伟乐坊(Wheelock Place)的The House of Robert Timms有五种蛋糕奶昔口味,招牌是以咖啡奶昔为底的Rocky Timm’s,采用自家优质咖啡豆制作。

看似最“饱满”的应该是Vanilla Bonbon,它以香草奶昔为底,加上个甜甜圈、棉花糖、盐酥卷饼和杏仁。

陈利同说:“我们的蛋糕奶昔有不少的用料,但不会太过夸张,顾客应该可以自己喝掉一杯,一群朋友来的话,还可以点不同的口味。”

来源:《联合早报》2015年12月0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