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 Rosewood The Carlyle by Justin Bare

Photo: The Carlyle, a Rosewood Hotel

纽约,这座永不停息的城市,以其多元文化、丰富艺术场景、融合钢骨森林和大自然的城市规划,以及美食佳肴和顶级住宿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创意人,越渗入越有感受,越昂贵越美丽。

奢华新诠释

就像任何一级大都会,纽约是昂贵的,从到爵士吧听音乐、观赏音乐剧、参观博物馆、交通、饮食到住宿,你可以得到最好,但也必须付出最多。但有付出就有收获,这是纽约可以给你的承诺。纽约确实有种让人觉得那是世界脉搏中心的魅力,在这座城市住上几天,会不自觉受感染,慢慢会产生一种希望要在纽约生活的念头。因为这里有文化艺术、世界美食、创意思维,以及有包容性的环球观点。换言之,纽约容得下任何人,特别是对生活有追求有盼望的人。

昂贵的纽约并没有阻止奢华品牌和各界创意人继续在高价位上打主意。对品味讲究的人一般来说不介意为想要的付出多少,在乎的是值得与否。在这一点上,新近开业的安缦纽约Aman New York)点中了奢华客的穴位,全面攻陷身心,一入内就“欲出不能”。

是的,纽约虽然精彩得让人无法停下脚步,但安缦纽约奇特魅力能将你留驻其中足不出户,却仍能感受纽约的璀璨光影,也因此,这是近期到纽约推荐的出发点。

Photo: Aman New York
Photo: Aman New York

安缦纽约所处的皇冠大厦(The Crown Building)已有百年历史,布杂艺术风格的皇冠大厦是上世纪20年代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旧址,80年代也曾是《花花公子》的办公室,有丰富多彩的过去。

安缦纽约是对纽约市奢华的全新诠释,虽然就在第五大道,但没有招摇的街道入口,到了14楼大堂就进入另一个世界,感觉自己身处上世纪80年代阿德里安·莱恩 (Adrian Lyne) 的电影中。作为曼哈顿地标性建筑,其内部空间受到一些限制,虽然没有特别宽广的中庭,但设计师Jean-Michel Gathy设计的东洋风格让人觉得悦目。从黑色钢材到完美无瑕的内饰、胡桃木和橡木,设计的一切都给人一种令人放心的沉重、平静和昂贵的感觉。

要让人心甘情愿在一栋大楼里度过一个长周末而不离开,特别是在纽约,需要有一定的吸引元素。安缦纽约套房的设计就有让人放心安心暖心的魅力,令人难以置信的宽敞空间以及可随意打开或关闭的斜角交叉影线障子屏风是设计中的精髓。除了可看见繁华街景的落地窗,每间套房都有真正可生火的壁炉,还有精致的迷你吧,卧室区域的墙壁上有华丽的日本和纸壁画。舒适的床不必多说,高科技日式厕所、超大的浴室和蛋形浴缸更有洗去一天疲惫的吸引力。

Photo: Aman New York
Photo: Aman New York

作为大都会度假胜地,也就是所谓的Urban Resort,安缦纽约的设施齐全,长65米的室内泳池轻易可让你消耗一两个小时,水疗中心和健身中心占地2万5000 平方英尺,就像任何安缦度假村一样让人向往,既现代又具有亚洲风格,绝对可在这里度过一整天。

纽约不乏顶级餐饮,安缦纽约在面临强劲竞争之下也作出了很好的准备,日本餐馆Nama和意大利餐馆Arva能满足你的味蕾。说到吃,若你在纽约时间不多,也应尽量安排到11 Madison ParkThe  Modern用餐,前者是全球首家三星蔬食餐馆,后者是纽约现代博物馆MoMA的二星邻居,都提供完美的纽约餐饮体验。顶级餐馆得预订,安缦纽约的礼宾部当然可以为你“抢”位。

传奇爵士吧
曼哈顿拥有许多传奇爵士吧,艾灵顿公爵 (Duke Ellington)、迈尔斯·戴维斯 (Miles Davis) 和查理·帕克 (Charlie Parker) 等人曾在这些俱乐部和酒廊中彻底改变了爵士乐流派。虽然这些偶像可能不再在我们身边,但他们曾光顾的爵士吧仍然遍布整座城市。

Photo: Aman New York
Photo: Aman New York

安缦纽约虽然仍新,但隐藏在皇冠大楼酒店底层的安缦纽约爵士俱乐部(Aman Jazz Club)却已吸引无数爵士爱好者。这家充满上世纪20年代风情的音乐空间是纽约市的最新爵士吧之一,因安缦纽约的开业而生。进入这家爵士吧的体验也很独特,隐藏在大楼底层却无法通过酒店的主电梯进入,而得从酒店的员工电梯通往。

这里头有故事,原来皇冠大楼于1921年竣工,即进入禁酒令时代的一年。现在成为业主的安缦希望延续营造一种秘密谨慎的氛围,不仅进入酒吧的路线神秘,每晚的宾客名单也小心筛选,需要预订,并且不鼓励拍照,因为在这里,隐私是最后的奢侈。酒吧鸡尾酒的灵感源自安缦世界各地的其他酒店:例如“Alpina”采用仅生长于多洛米蒂山脉和安第斯山脉的香草装饰,是对意大利 Rosa Alpina 的颂歌。“Jiwo”的灵感源则自爪哇岛的Amanjiwo

Photo : Rosewood The Carlyle
Photo : Rosewood The Carlyle

想要体验另一种爵士氛围,上东区的Bemelmans爵士吧是永恒的纽约魅力和深受喜爱的儿童读物的代名词。Bemelmans爵士吧是上东区居民和游客最喜爱的社区酒吧,以室内的著名壁画命名,那是艺术家路德维希·贝梅尔曼斯 (Ludwig Bemelmans) 在1947年受酒店总经理委托,描绘了夏天的中央公园的四季景色,成了爵士吧的大卖点之一。Bemelmans爵士吧是你可以带任何年龄的人去的地方,爵士表演乐手演出精彩,音响效果完美,从27岁和72岁的人,没有人会觉得这是他们第一次来这里。

Bemelmans爵士吧本身就是一个目的地,以其现场爵士音乐、俏皮的壁画和招牌马提尼精选而闻名。而Bemelmans爵士吧所处的卡莱尔酒店 (The Carlyle, a Rosewood Hotel) 名气同样大,位于麦迪逊大道和76街的拐角处,是住宅区优雅的中心。这座35层的历史建筑自1930年开业以来,一直是纽约市魅力的堡垒。从镀金大理石大堂到传奇Bemelmans爵士吧中的壁画,处处充满旧世界的魅力。在经典的五星级时尚中,一切都经过精心打磨,装饰艺术灵感贯穿始终。

酒店有192间客房,其中许多客房可将中央公园和曼哈顿天际线一览无余,酒店尊贵客人不胜枚举,自杜鲁门以来的每一位美国总统都曾访问过这里,其他王室成员和国家元首,包括威尔士亲王、已故的王妃戴安娜,以及丹麦、希腊、西班牙和瑞典国王和王后都曾是酒店贵客。酒店距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The Met仅五分钟步行路程,因此也成了每年Met Gala许多名人艺人选择入住准备着装之处,年度Met Gala举办之际,随酒店旋转大门而闪烁的镁光灯停不下来。

入内的氛围并不太像酒店,更像是走进品味极佳的私人住宅。这里有漂亮的茶几书(Dior、Gypset Travel、Cecil Beaton)、抽象艺术品、别致的毛圈布扶手椅和上面铺满鲜花的天鹅绒脚凳,每一个细节都特别讲究。客房设施均经过纽约著名室内设计师Alexandra Champalimaud、Thierry Despont和Tony Chi等更现代风格的进一步更新。按照曼哈顿的标准,客房属于宽敞,专为奢华客而设。正如兰尼·克拉维茨(Lenny Kravitz)在酒店的茶几书前言所形容“卡莱尔酒店的氛围不是一种肤浅的别致,而是一种更深层次的东西,它闻起来像活力,是香奈儿香水、雪茄和威士忌的混合体。”

艺术博物馆

畅游纽约,时间永远不够,得仔细根据心头所爱规划,是要沉浸在艺术博物馆、流连爵士吧、逛名店、尝美食、看景点,还是什么都不做就待在尚好的酒店,都有能感受纽约魅力的选择。

Photo : Rosewood The Carlyle by Justin Bare
Photo : Rosewood The Carlyle by Justin Bare

相信我,纽约的博物馆自有其独特魅力能让你把逛名店的时间,甚至入住奢华酒店的时间拨出来,而且会让你感觉原来逛博物馆也可以是那么潮的一件事,特别是艺术博物馆。

距离卡莱尔酒店仅五分钟步程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The Met当然是首推,那是美洲最大的艺术博物馆,永久藏品包含超过200万件作品,分布17个策展部门。紧追时尚者每年都会被Met Gala出席者的夸张服饰给吸引,但一些人也许不知1870年成立的The Met里头有的不仅是服装,更是一个汇集了世界各地的艺术品和文化遗产的宝库。这座占地约19万平方米的建筑的第一部分建于1880年。第二个地点较小,位于曼哈顿上城特赖恩堡公园的修道院,包含大量来自中世纪欧洲的艺术、建筑和手工艺品,此外从古埃及法老时代的壁画到现代抽象艺术的收藏也极为丰富。

另两座不可错过的艺术博物馆分别是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和所罗门·R·古根海姆美术馆(The 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首先,MoMA 是当今最重要的现代艺术博物馆之一,馆藏包括来自各种不同流派和时期的杰出艺术品,包括毕加索(Picasso)、梵高(Van Gogh),以及莫奈(Monet)等众多艺术巨匠的杰作。古根海姆美术馆本身就是一座独具特色的建筑,由建筑大师法兰克·劳埃德·赖特(Frank Lloyd Wright)设计。博物馆内部呈螺旋状结构,展览空间围绕着中央的螺旋坡道展开,使游客可以沿着坡道逐渐上升,欣赏不同时期的艺术品。这种独特的布局使参观过程成为一次独特的体验,不仅可以欣赏艺术品,还可以欣赏到建筑本身的美感。馆内珍品从绘画、雕塑到摄影等各种媒介都有,展现不同时期的创新和表达方式。

如果你看过 《博物馆惊魂夜》(Night At The Museum)这部电影,其场景地点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简称 AMNH)也是到纽约必游之地。博物馆建筑群占地23万2258平方米,由20栋相互连接建筑组成,内有45个永久展览厅,此外还有天文馆和图书馆。博物馆藏品包含约3500万件植物、动物、真菌、化石、矿物、岩石、陨石、人类遗骸和人类文物标本,以及冷冻组织和基因组和天体物理数据的专门藏品。对一般人来说,博物馆内的恐龙和脊椎动物化石藏品辨识度最高,当中就有霸王龙和迷惑龙。

哈德逊水岸区

博物馆区是纽约的文化精髓,历史悠久。但自9/11以来,纽约以全新姿态发展,全新世贸中心和毗邻的世贸中心双子塔原址“归零地”纪念馆若错过几乎是不可被原谅的,那是对纽约过往的悼念。但新近冒起的哈德逊水岸区(Hudson Yards)却让人看到纽约的第二春。

哈德逊水岸区是一处充满现代感的城市发展项目,其中的“螺旋塔”(The Vessel)更成了打卡中心。“螺旋塔”由英国设计师托马斯·赫瑞克斯(Thomas Heatherwick)设计,塔楼高约150英尺,外观独特,呈螺旋形,宛如一个巨大的螺旋梯子,虽然目前关闭不能登楼,但还是成了哈德逊水岸区的标志性建筑,吸引许多游客前来参观。

哈德逊水岸区也是纽约High Line的终点,High Line原是一条废弃的高架铁路线,后被改造成了一个城市绿地和公共艺术空间。这个公园位于曼哈顿的西边,沿着约2.3公里的铁路线走廊延伸,横跨多个街区。步行在High Line上,可写意欣赏曼哈顿的城市风光,更可感受到大自然与钢骨森林的完美结合。铁路公园随季节变化会呈现出不同美景,还分布各种现代艺术装置,为公园增添文化和创意氛围。不管你是在纽约寻求放松,还是寻找新奇的文化体验,这个高架铁路公园都值得一游,不仅能让你身在城市却能逃离喧嚣,还能让你深入体验纽的多样性和创意。

纽约,这座城市永远在变,但它的魅力永不褪色。无论你是第一次来还是再次造访,纽约都会让你陷入热烈的迷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