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ombra della luce by Ritsue Mishima1 copy

四月天,樱花季节告一段落,城市从绚丽回归平静,而隐于东京南青山安静巷弄里的Costume National Aoyama Complex ,一场花事才刚开始。以日本银莲花图腾为标志的香槟品牌巴黎之花,在这座集时装店、酒吧和艺廊于一身的潮人据点设立为期两周的L’Eden美学空间,除了让当地香槟爱好者品赏品牌专为日本市场推出的美丽时光(Belle Epoque)限量系列之外,还邀来品牌首席酿酒师Herve Deschamps、日本前首相细川护熙、建筑名师藤本壮介和田根刚举办讲座,而重头戏是日本玻璃艺术家Ritsue Mishima的装置作品——以意大利文命名的“All’ ombra della luce”,中文翻译为“沉浸光之影”。

创立于1811年的巴黎之花,一向与艺术紧密联结,除了大力赞助艺术活动之外,也陆续委约多位艺术家如东信(日本)、Damiel Arsham(美国)、Vik Muniz(巴西)、Katharina Mischer和Thomas Traxler(奥地利)跨刀,为1902年由法国新艺术流派大师Emile Galle设计的经典银莲花图案酒瓶进行再创造,也都以歌颂大自然为发想。作为Design Miami的合作伙伴,品牌特邀旅居意大利的Ritsue  Mishima以香槟为灵感创作“沉浸光之影”,去年底在迈阿密首次亮相,相隔四个月后移师东京展出,艺术家也趁此良机“回娘家”与亚洲媒体会面,分享自己的艺术创作之路。

All'ombra della luce by Ritsue Mishima2 copy

走进会场,只见天花板挂悬挂着800片透明玻璃圆盘,都是由威尼斯慕拉诺岛的玻璃工匠吹制而成,里头分布着气泡——慕拉诺玻璃制品的典型特色。为了表现随性和无法复制的偶然,这些圆盘由长短各异的细线系着,以随机的方式挂在天花板,并无遵循既定的布局。圆盘随风轻摇,折射出参差重叠的美丽光影,如梦似幻。

Ritsue Mishima表示,这些玻璃都是透明无色,不过当中有一些涂上水银变成单面镜子。她喜欢无色的玻璃,试图捕捉光的踪迹,以及表现光影的互动。“如果没有影子,就无法证明光的存在;因为有了影子,才能看出物体的形状。光影之间,秤不离砣。”

圆盘下方设了个铺上榻榻米的木结构装置,像个小舞台,那是在京都制作,慕拉诺玻璃工艺和日本传统在同一个空间里有了交集。观众可以坐在台的边缘,或者脱下鞋子爬上去盘腿而坐,又或者让着台的边缘走,就像赏樱那样浏览玻璃的光影。

 

Ritsue Mishima in her studio with spectacular blown glass bowl copy

这位长得娇小的京都女子,脸上戴着眼睛,头发整齐梳向脑后,斯文娴静,但花色缤纷的上衣颇有日本女子的卡哇伊特色,很意外那是比利时品牌的成衣。她是蜚声国际的玻璃艺术家,但不是匠人,她的玻璃艺术品都是由慕拉诺岛的熟练工匠负责吹制。“有人流汗代劳,将我的艺术蓝图吹制成精品,我很享受这样的创作过程,哈哈。其实我可没闲着,在玻璃作坊里,我好比交响乐团的指挥家,尽管不需自己动手,但我一定要在现场监督,当工匠将玻璃吹到最完美的形状,我就会喊:停!”

两年前,Ritsue Mishima受邀造访巴黎之花位于法国Epernay的酒庄大宅,逗留大约半天。在这座珍藏了无数新艺术流派精品和古董家具的宅邸里,她看见阳光穿透彩色玻璃窗化为美丽的视觉图像,也在酒窖里看到香槟泡沫折射的光影,心里为之一振,即刻找到创作灵感。

她花了半年时间进行创作,终于完成了这个艺术装置。香槟酒液的微妙暗影里,冉冉上升的气泡捕捉了光线,加上香槟瓶身上的优美银莲花图案,这组画面对她的创作过程起着催化作用。“香槟气泡唤醒我心里的灵魂,让我描绘光线的不同形态。我希望借着这个作品,把光芒引进观众心里,启迪人心。”

看见工匠把液状玻璃吹制成球形,让她感受到一股潜在的原始力量,扣人心弦。在吹制和塑形的过程中,动作要非常快速,否则蜜糖般的玻璃就会变形。她表示,通常她用大约一个半小时来创作一件玻璃雕塑,而吹制这组玻璃圆盘需要更短的十斤啊,每片圆盘必须在五分钟内完成,但这却是一门传承千年的精密工艺。

Perrier-Jouet - Ritsue Mishima3 copy

Ritsue Mishima原本在日本一家广告公司担任美术设计员,后来嫁给意大利人,1989年随丈夫移居威尼斯。有一次,她为了找一个理想的玻璃花瓶,偶然发现慕拉诺玻璃工艺的精妙,决定拜师学艺,在玻璃艺术名家Andrea Zilio门下潜心学习。20年前,她在水都设立玻璃艺术工作室,并与慕拉诺岛的工匠长期合作,双方建立起互信和默契,打造出一件件精致的玻璃艺术品。这些年来,她在欧美亚多次举办展览,许多美术馆也收藏她的作品,在威尼斯和东京都有专属画廊代理她的作品,她也经常在两地来回跑。

她钟情于透明玻璃,因为无色无相的透明材质会随着光线变化而出现不同色彩。起初,意大利玻璃大师们并不认同这种理念,毕竟慕拉诺玻璃制品以色彩缤纷著称,然而在她的潜移默化下,他们渐渐发现透明玻璃蕴含的能量和美学特色。她笑:“我跟意大利人学艺,他们也从我这儿学到东西。”

旅居威尼斯多年,她对日本和意大利的文化差异有深刻的体会。“意大利是日光的国度,日本则是披着月光,我们的古诗里充满月亮的意象,绝少歌颂太阳。你看,意大利人都喜欢把自己晒出一身古铜色,日本女子却忙着防晒。”

她进一步阐明日本的“月亮”属性:“月球是卫星,不能自己发光,而是反射太阳的光芒。事实上,日本文化也有带有反射特质,含蓄而不张扬,不会直接表达心里的喜恶。”这种“反射式”的生活哲学也影响了她的艺术观,她从不直接透过作品来表述立场,而是让观众自己心领神会, 同时观照内心。

 

Perrier-Jouet -Ritsue Mishima2 copy BW

Ritsue Mishima的创作灵感来自生活中的所见所闻,绝大部分是源自大自然的意象,但她不会过于深入思考——想越多就偏离创意越远,而是在灵思泉涌的瞬间将脑海里出现的鲜明画面定格,然后琢磨出作品的形态。她总是在心血来潮时找到构思,但不会详细画出设计图样,因此她必须给予工匠清楚的指示,而且彼此要心有灵犀。

谈到艺术工作者的挑战,她说:“如何将脑中的抽象画面化为实体的玻璃艺术品是最困难的事。此外,身为女人,很多时候难以理清工作和私人生活,我必须兼顾事业和家庭,无疑增加了创作的难度。”对她而言,创作必须是百分百真诚,忠于自己,倾注内心情感 。只要全情投入,就会觉得这是一个充满魔幻和喜乐的过程,让她忘记现实的烦恼。

她指出,玻璃精品的各种形体以及气泡的不规则分布,反映了艺术的多面向,而且是立体的,个中奥妙不能言传,只能意会。“面对艺术品,每个人看见和感受的都不一样,就像日本人说的‘一期一会’,每一次的相聚都是独特和无可替代的瞬间,理当珍惜。”

能说日语、意大利语和英语的Ritsue Mishima并不多话,艺术创作是她表达情绪的最好方式,将沙砾、火焰和空气相互结合,吹制成澎湃或婉约的心情故事。20年的艺术生涯,让她穿越光影,活出自信和满足。

Ritsue Mishima小传

1962年生于京都,旅居威尼斯。1996年起开展玻璃艺术创作生涯,并与慕拉诺岛的玻璃工匠长期合作。她的作品曾在米兰、伦敦、鹿特丹、布鲁塞尔、柏林、旧金山、东京和京都展出,也被巴黎、鹿特丹和德国科埃斯费尔德等地的美术馆收藏。她的下一次个展将在2017年在布鲁塞尔举行。去年,她为巴黎之花创作了限量版玻璃香槟桶和香槟杯,连同大型装置艺术“沉浸光影中”先后在Miami Design设计展和东京展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