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精致生活

Local tea brands you must know 新新加坡茶形象年轻化

本地有个性化茶叶品牌频频登场,新晋的新加坡茶品牌除了口味具本地特色,还与本地设计师合作,同年轻摄影师策划品牌形象,跳脱一般传统的茶形象。

斑兰戚风(Pandan Chiffon)和椰浆饭(Nasi Lemak)不单是本地人普遍爱吃的美食,现在还可以当茶来喝。

最近,本地有个性化茶叶品牌频频登场,如Ette Tea、“品茶”(Pin Tea)和Infusion-de-vie。Ette Tea以美食为灵感,推出斑兰戚风、椰浆饭、椰汁芒果糯米饭(Mango Sticky Rice)和荔枝蒟蒻(Lychee Konnyaku)等味道的茶包。“品茶”则把牛车水、小印度和亚拉街等区域,转化为富有地域性味道的茶包。这些新晋的新加坡茶品牌除了口味具本地特色,包装设计也走摩登风,跳出了一般传统的茶形象。这些本地茶品牌创办人都是30多岁,他们都看好茶文化有年轻化的趋势。

tea1
本地茶品牌的一大特色,在于浓浓的本地风味。像ETTE Tea的创办人许伟雄(32岁),他依据自己爱吃的食物,爱听的歌和爱看的电影,创造出10种茶口味,如斑兰戚风和椰浆饭,他说:“我在邻里长大,小时就爱吃这些美食,所以把它们变成自己茶品牌的风味,特别有意义。”其他源自食物的茶风味,包括椰汁芒果糯米饭、荔枝蒟蒻和幸运签饼印度香料茶(Fortune Cookie Chai)。
《月亮代表我的心》(The Moon Represents My Heart)是许伟雄去年中秋节推出的茶,一半是应节,另一半是因为他从小听邓丽君《月亮代表我的心》这首经典歌曲长大。他爱看的电影《歌喉赞2》(Pitch Perfect 2),也“转化”为类似名称的茶“Peach Perfect”。
众多风味中,椰汁芒果糯米饭最难调制,它的用料包括玄米茶、黑茶、椰子干、芒果干和调味。许伟雄花了近3个月,试喝了上百次,才取得椰浆和芒果之间的和谐口味。
他说,当初要大家接受这些“食物口味”的茶并不容易,“很多人会质疑,可以把这些口味当做茶喝吗?所以,我像在跑马拉松赛,需要时间来说服大家。”
许伟雄跟茶的渊源,从小时候吃肉骨茶、点心,喝茶开始,“那是我对茶最早的接触。2006年,我当了空中服务员,上过关于品酒课程,发现品酒和品茶有许多相似之处,两者从烘焙到品味有复杂程序,改变我对茶的看法。过后,我从事茶叶行销生意,一年多前创办了ETTE Tea。”
目前,他的茶叶来自中国、印度、日本、美国、欧洲,还有泰国和马来西亚的花茶。

tea2
由杨佩雯(30岁)跟哥哥杨振强(33岁)去年底创办的“品茶”(Pin Tea),则具有本地社区色彩。有代表牛车水的Amoy Ahoy、小印度的Tekka Minute、甘榜格南亚拉街(Arab Street)的Kampong Glamour等。
杨佩雯说:“我们先选好要哪些社区作为灵感,然后到该社区走一趟,再挑选可以代表我们对个别社区印象的主要味道。比如,甘榜格南(Kampong Glam)出名的是摩洛哥薄荷茶(Moroccan Mint Tea),我们的Kampong Glamour就以薄荷茶作为主调。”他们也有为顾客量身定做茶的口味,“顾客只需要选出想要的地区或地点,我们就可以依据他们的要求调出相关味道的茶包。”
近年本地的咖啡馆文化风行,到新开的咖啡馆喝咖啡成了件很时尚的活动。相比下,茶显得是被忽略的饮料。
许伟雄同意说:“大家想到茶,多数是外卖的奶茶,没有咖啡来得酷。有很多咖啡馆在开幕的前一天才联络我有关茶的供应。或许是因为,一般人认为茶比咖啡容易冲泡,用茶袋就可以。其实,茶正处于过渡阶段。有越来越多新的咖啡馆更讲究茶的来源,并愿意花心思研究茶的冲泡方法以及新的茶饮料。我觉得茶是个奢侈品,是给懂它和欣赏它的人,只不过市场不如咖啡的大众化。”

tea4
胡妙兰在2012年创办Green Pot,所采用的茶叶有来自泰国的乌龙、德国的花茶,以及日本九州岛的抹茶。
她说:“茶向来不比咖啡受欢迎。多数年轻人比较喜欢喝咖啡,因为口感更浓,香味更香。相比下,茶显得比较‘含蓄’,主要是中年消费者比较会欣赏品尝。”不过,胡妙兰也发现近年本地茶品牌的增加,比较之前的TWG Tea Company、Gryphon、The 1872 Clipper Tea Co.等几家本地茶品牌,现在几乎多了一倍,反映了茶越来越受欢迎。
杨佩雯认为,打造本地茶品牌的挑战之一,在于说服购物商场售卖他们的茶。他们先跟餐馆如Jones the Grocer,以及本地独立零售店合作开始,大家秉持着支持新加坡制作的品牌。
茶叶来源方面,杨佩雯跟本地经营茶生意的父子合作,购买主要来自中国的茶叶。她指出,很多人也质疑,本地没有自己栽种的茶叶,怎样可以称有本地的茶品牌?
“我们跟本地社区农园合作,用他们在屋顶农场栽种的薄荷叶,制作Kampong Glamour brand。”
尽管咖啡文化目前在本地占优势,本地茶品牌业者看好茶会越来越流行,甚至年轻化。
ETTE Tea跟“品茶”一样,主打摩登时尚的品牌形象。比如,椰桨饭的茶罐包装以黑色为主,搭配简约显眼的绿色标签,具设计感。奢华背包宿舍亚乐旅馆(Adler Hostel)就有售卖ETTE Tea。
杨佩雯以自家是新加坡品牌为傲,“我们觉得缺少本地的茶品牌,多数牌子的包装不是太西式,就是过于传统,无法吸引年轻人。我们希望打造新加坡的品牌,所以跟本地设计师合作包装设计,同年轻Instagram食物摄影师策划品牌形象。”
她说:“我和哥哥都爱喝茶。2010年,我到上海念书时,到访了不少茶场和茶庄,发现茶是一门学问,尤其是中国茶,但在新加坡却缺乏欣赏它的消费者。于是,我们希望推广茶文化,让茶像咖啡那样流行,同样受年轻人喜欢,同时也可以成为新加坡的伴手礼。”
杨佩雯看好茶在本地市场的发挥空间,“在一般的咖啡馆,咖啡的选择很多,但茶就只是那几种而已。因此,我们也售卖茶叶给个别的咖啡馆,例如SPR MRKT和Kapok Cafe。这不但给消费者多一些选择,也可以让他们试喝后,再决定要不要买我们的茶。”
她认为,本地茶文化目前类似当年的“星巴克(Starbucks)阶段”,当时多数人在喝加了香草或榛子等香味的咖啡,而不是咖啡的原味。她期待本地茶文化可以提升到大家懂得品尝茶的味道,认识茶的种类、来源以及不同的烘焙方式,“希望有一天,大家都可以分辨绿茶和乌龙茶。”

tea3
陈锡煜(38岁)与三名朋友,去年创办了Infusion-de-vie,强打融入中药材的台湾深山有机茶叶,希望宣扬茶道与草药文化。他们售卖的茶,有台湾宜兰绿茶及灵芝、有机白菊与枸杞子等。
陈锡煜说,据美国国家咖啡协会(National Coffee Association)研究显示,去年有59%的美国人每天喝一杯咖啡,美国算是消耗咖啡数量最多的国家,因此咖啡可称是主要的饮料,但美国销售的茶量也有上升的趋势,而喝茶的年轻人也在增加。
他相信,新加坡受西方趋势的影响,可能会有更多人倾向喝茶,加上中国的崛起,促使茶文化在本地有继续发展的空间。

转载自《联合早报》


Will be used in accordance with our Privacy Stat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