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精致生活

Luxury Hotel Six Senses opens its second hotel in Singapore

专访新加坡六善酒店掌门人Harpreet bedi

从律师到成为酒店业主,Harpreet Bedi的事业转折源于不甘平淡和挑战自我的性格。她告诉胡锦伟,自从跨进了事业的新天地,至今仍不厌倦。

和Harpreet Bedi约时间并不容易,身为精品酒店业主,同时与丈夫Satinder Garcha合力经营房地产及酒店发展业务,又是非营利组织创办人及行政总监,她的工作排得满满,大部分时间不在新加坡。我们在Six Senses Duxton酒店套房与她进行拍摄工作时,她笑说酒店自今年4月开业以来,夫妇俩还没机会亲身住进客房感受他们合力打造的创意结晶,她说近期一定要抽出时间去体验一下。

随着同属六善(Six Senses)酒店品牌名下的Six Senses Maxwell即将在12月开业,她在新加坡开发的酒店数量便增至三家。进军酒店业不过短短三年,这样的成绩算是骄人,她说:“我以前没想过要开酒店,那其实是我先生的生意理想,我是机缘巧合追随他的脚步。我喜欢挑战自己,酒店业跟我的律师专业很不一样,我学到很多东西。”

Six Senses, Hotel. Luxury Hotel无心插柳当酒店老板

她曾在美国加州当了五年律师,2000年与丈夫决定回流亚洲,于是来新加坡安家,并且开创新事业。他俩在2008年创办Elevation Developments高端房地产公司,看准狮城寸金尺土的商业契机,主攻本地高端有地房产的买卖和管理。当时她绝没想到,经营房地产生意竟然播下了日后开设酒店的种子。

2012年,夫妇俩在惹兰勿沙一带的老街区Syed Alwi Road买下一整排六间旧店屋,并有意改建成酒店。翌年,她的丈夫Satinder Garcha创立Garcha Hotels酒店开发公司,经过三年的努力,推出了公司旗下首家酒店The Vagabond Club。起初,Harpreet Bedi除了提供法律咨询之外,只是在酒店“帮头帮尾”,结果竟然帮出瘾来,坐上了“女老板”的位子。我先生想把他在旅途上拍摄的照片挂在每间客房,于是找我帮忙挑选作品。后来,当我看到好些环节仍未完成,只要是我帮得上忙的,我就动手帮忙。几个月后,我决定加入酒店管理层,担任总经理,名衔是‘女老板’(lady boss)。毕竟那是自己的物业,与其花费力气帮别人打理生意,我决定为自己做些事情。”

作为律师,重视细节是她的“职业病”。打理酒店生意时,大至提供法律咨询,小至为墙壁油漆,她几乎事事参与。她指出,The Vagabond Club是Marriott酒店集团旗下的Tribute Porfolio系列酒店之一,这个品牌让酒店业主拥有绝对的自由来规划酒店,让她在遵守品牌准则的大前提下尽情发挥自己的构想,因此这三年来她“玩”得很尽兴。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