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巧莲的住家靠近加东一带,她在80年代末结婚后就跟丈夫搬进这栋独立式洋房,那时她廿出头,一转眼在这里度过了30个寒暑,三个子女都是在这里成长,因此这栋房子对她来说深具意义。

家中环境清幽,屋前屋后的庭院栽种了苍翠的花木,可她对栽花种草不感兴趣,全权交由园丁打理,厨房才是她的“地盘”,是她大显身手的烹饪实验场。

她说:“厨房是我研究新菜式、创造新口味的地方。有时一家人在外用餐,尝到好吃的菜肴,回家后我会就会凭记忆试着烹煮。我会煮日式、粤式、潮式、印尼和本地风味菜肴,尽量不让餐桌上的菜肴一成不变。”

Home, Home and Decor, Kitchen
聚酯纤维面料百褶裙/Alice and Olivia。

她烹煮的美食佳肴不但虏获丈夫和孩子们的心,让家庭成员之间紧密联系,就连社交圈和媒体也对她的厨艺赞誉有加。对此她谦虚地表示,自己只是用心做菜,以及注入一点心思。“很多人说我做的薄饼很可口,我自己觉得味道还可以罢了,媒体的夸奖有点言过其实,哈哈。我只是将新鲜活蟹蒸熟后,把蟹肉加入馅料里,所以口感有点不同吧。”


Read more:


来到刘巧莲的家,第一时间到厨房一探究竟,没有想象中“华丽”,但设施齐全,整洁光亮。室雅何须大,足见厨艺好的人在方寸空间里也能烧出好菜。许多华人的家里同时有干湿两间厨房,前者在室内用来“小煮”,后者设在室外供“旺火煮炒”,而刘巧莲家里只有一个厨房,难道她不担心油烟弄脏环境? “不怕不怕,我有一个‘强而有力’的专业用途吸油烟机。我家厨房是我当初新婚时请专业厨房专家设计的,在这里煮炒菜肴不成问题。这些年,我可以随时更换厨房器材,但这些器具真的实用又耐用。”

Home, Home and Decor, Kitchen她对这个煮食天地用情至深,炊具更有念旧之心。 她和丈夫每月在家中宴客一次,饭厅的圆形餐桌可容纳12名宾客。她会花好几天来准备食材,并且亲自去花圃选购鲜花做花艺设计——她是新加坡池坊花道(Ikebana)协会的活跃会员,而桌布、餐巾和名卡也是不容马虎的环节。

她的女佣在她家打了 20年工,对她烹煮的菜式非常熟悉,是她的好帮手 。她说:“宴客时,我不能总是待在厨房,必须和宾客敲杯、寒暄和同桌用餐,那时女佣就能助我一臂之力。顾及客人的感受,不让他们感觉被冷落,这是待客之道。”

刘巧莲的两个女儿先后在去年9月和今年2月结婚,并且搬出去自组家庭,她感觉这个家“变大了”,有些不习惯。“我蛮牵挂她们的,家里突然多出了两间空房,我仍在慢慢适应这种‘空巢症候群’。” 为了让生活更充实,她去年7月开始学国标舞,也在舞蹈比赛中有杰出表现。她最近还爱上了瑜伽,因为能纠正身体的姿势和增加伸展度,有助于跳国标舞。

Home, Home and Decor, Kitchen瑜伽导师每周两次来家里给她上课,二楼的起居平台成了练习场所。 她指着客厅靠着楼梯的红色太妃椅说:“那里是我的另一个舒心角落,我常坐在那张椅子上‘做功课’,用平板电脑看一些国际舞蹈比赛的视频,向优秀的国标舞者偷师,借此提升自己的舞蹈水平。当然,我也会从网上搜索烹饪知识和灵感。” 谈到如何定义完美家园,她说:“家,必须反映屋主的个性,同时让人感觉温馨舒适,充满笑声、欢乐和美食。食物真的很重要,试问你去过哪个活动或聚会是没有提供食物的吗?有句英文谚语这么说:a hungry man is an angry man,美食确实可以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这句话呼应了春秋时代政治家管仲说的“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而刘巧莲是在家中厨房参透个中意义。

Photography / Frenchescar Lim
Art Direction / Eric Choon
Styling / Grace Lim
Makeup / Rie Miura using YSL beauty
Hair Zoel Tee using Hanz De Fuko
聚酯纤维面料百褶裙/Alice and Olivia。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