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精致生活

Singapore Chinese Orchestra music director, Tsung Yeh: Why I chose to be based in Singapore /路越走越宽广

成军廿周年,新加坡华乐团凭着高水平的演奏和体现在地色彩的曲目,在国际累积不小的名声,音乐总监叶聪(Tsung Yeh)功不可没。这位充满探索精神的指挥家告诉胡锦伟,改革华乐是一条漫长和曲折的路,如果敢于跳出舒适区,最终就会通往康庄大道。
新加坡华乐团音乐总监叶聪。

新加坡华乐团音乐总监叶聪。

化妆师给叶聪补粉的时候,他说几年前新加坡华乐团筹备新乐季特刊,发型师花了半小时把他的头发给拉直,结果在场的乐团女职员和董事都持不同看法,有人说自然卷比较像他本人,有人说直发的造型看起来年轻多了。平时指挥乐团的他当下无法掌控大局,摊开双手无所谓的笑说:随便你们摆弄吧!

问他在音乐道路上是否经历过这种难以两全其美的矛盾处境,他说这是常有的事,而且从不间断。音乐家必须面对群众,而人人喜好不同,如何从各种差异中理出一条路,是他多年来不断思考的问题。“指挥家必须要有核心原则,知道什么是最好的,然后再综合他人的想法。有时我会很坚持自己认为对的事;有时觉得别人讲的话蛮对的,我会妥协,但过一段时间如果发现当中有些不妥,就立刻把它排除掉。每个人的成功之路都是曲折的,但条条大路通罗马。“

Read More:What is the driving force behind JuE Wong, the Singapore lady who helms Elizabeth Arden? 巅峰上的美丽对话

和新加坡很对路

叶聪在2002年出任新加坡华乐团音乐总监,他说当初是误打误撞加入这支年轻的乐团,过程也是曲折的。

他原籍上海,1981年获得奖学金到美国伊斯曼音乐学院深造,中途在纽约逗留时被大苹果的都会气息深深吸引,临时决定“转会”,并且成功被曼哈顿西区的曼尼斯音乐学院录取,主修钢琴和指挥专业。1988年,他出任美国南湾交响乐团音乐总监,直到今年才正式卸任,前后长达28年。

90年代末期,叶聪担任香港小交响乐团音乐总监时,认识了来自新加坡的古典音乐唱片制作人易有伍。后者是新加坡华乐团董事,在他的穿针引线下,叶聪在2001年9月来狮城住了一个星期,指挥新加坡华乐团客席呈献一场音乐会 。飞返美国那天正好发生九一一事件,飞机不能入境,必须绕道加拿大再转车回美国。他一到家就接到新加坡华乐团的问候电话,当下倍感温馨。

叶聪指挥的新加坡华乐团20周年庆典音乐会,邀来国际知名小提琴家 Joshua Bell 同台献艺。

叶聪指挥的新加坡华乐团20周年庆典音乐会,邀来国际知名小提琴家 Joshua Bell 同台献艺。

不久后,乐团向他发出邀请函,请他出任音乐总监。他考虑了很久,也询问朋友们意见。“大部分华裔友人不同意,担心华人圈子是非多,影响我的音乐发展。洋人朋友大力支持,觉得华乐是很新鲜有趣的概念,不妨一试。”

最后他决定接受这个新任务,分别担任新美两支中西乐团的音乐总监。新加坡华乐团对他很有吸引力,因为历史较短、底子较薄,包袱因此相对更轻,有很大的发展潜能。此外,他自觉跟新加坡的社会环境蛮“对路”的。

“我在1981年去美国,每次照镜子都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镜里的人是谁,感觉有点悲哀。后来慢慢发现这种处境是个优点,让我在处理问题时会比较客观,不会从国家民族的层面出发。新加坡有很多华人,也有西方、马来等多元文化的因素,我觉得跟我蛮配的,不,应该反过来说,我蛮配新加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