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精致生活

How local designers and brands utilise sustainable materials

让新材料拥抱地球

人类过度发展,已严重破坏生态,许多材料面对过度消耗。当务之急是保护环境,促进可持续发展。本地一群年轻设计师,正在对新材料作试探,以可持续性和升级再造的理念,创造新产品。

受外在与消费习惯影响
当然,环保素材的推广并不是毫无障碍,任何一种商品或服务都须经消费者检视,因此一些既定印象或陈旧观念,一定程度上阻碍这些素材的应用。

余辉翔说,在环环相扣的建筑行业中,客户、建筑设计师、建筑团队、工程师、承包商等每个环节,在思维和心态上达成共识,才可推行环保理念。

他说:“有时候承包商不太理解循环材料的意义,对他们来说,对旧材料存储、二次加工,都是不值得的,因为再循环材料得耗时费力来处理;业主难免也会担心旧材料已经腐烂,事实上大多数材料都只是表面有点小瑕疵而已,经过一番处理,便可正常使用。有时旧材料的瑕疵感,也可变成一种设计趣味或风格。”

外在被重视的不仅是建筑,还有纸巾。

因Cloversoft的纸巾带有浅浅的棕褐色,经销商起初给沈诗韵强烈反馈,谴责她将这种“脏”纸巾介绍给客户。不仅如此,沈诗韵说还有消费者的习惯问题,毕竟塑料湿巾非常普遍,大多数消费者因其质地,使用时感到心安。“的确得在宣导层面下功夫,才能让消费者意识到竹纸虽然颜色不同寻常,质地也更厚,但它耐用、安全也环保。”

Cloversoft的纸巾产品取材于竹。
照片:受访者提供

迎合大众的审美需求
谢倩倩认为,时尚产品仍必须首先能刺激消费者购买欲,才可尝试新素材的渗透。她说,永续设计思维融入主流产品设计时,设计师面对的不只是少数绿色狂热分子,而是普通消费者。若不能迎合大众对实际功能和审美的需求,产品本身则无法得到广泛应用,那更奢谈永续的价值体现。“所以被重新构造的产品要克服的第一难点是提升外观和实用性,在尽可能不加入新材料基础上,如何制造出美观又实用的产品,是最大挑战。”

吴婉君也指出相当切实的一点,她认为像自己这种使用环保材料的设计师,在了解材料来源方面存在难度,要确认这些材料来自于经认证的值得信赖的供应商并不是容易的事。因此,只有上游的材料产业树立起健全行业标准和严格生产规范时,下游的设计师们才能取材无虞。

再循环材料新发展
吴婉君下一步想探索,如何更好地将再循环材料转化为可穿戴产品,市场上现有以废料制成的一系列再循环素材,如聚酯(polyester)、棉、尼龙等。“如果可以将这些再循环材料当做主要材质,我们很可能将不需要依赖太多的全新初始原料来生产。”吴婉君说:“当我们设计一个产品时,要从可延长使用期限或可投入循环两方面,评估它的整个生命周期,设计师必须借此降低时尚工业已然造成的不良影响。”

沈诗韵和杨慧琳则创办一个新的品牌Edible Plastic,旨在研发具有塑料特性的全新材料,该材料与水接触后,可在数分钟或数小时内溶解。沈诗韵说,之所以名为“Edible Plastic”,是因团队在尝试用食物残余来研制这种材料。“我们还用玉米材料生产出吸管,因我们与世界自然基金会紧密合作,他们的专家提供知识,使我们意识到这种玉米材料是可用于制造吸管的最佳选择之一。”

3D打印也是Cloversoft意欲尝试的生产科技,尽管目前还未出现突破性进展,但仍在试探。

余辉翔总结,永续设计是一种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价值观,不单形塑我们的内外在环境,提升后的环境与空间,也会潜移默化地形塑我们的言行举止与思维。当人们学会尊重自然生态提供的资源后,就会对生活有更深一层了解与珍惜。

原文取自早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