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与朋友聚会派对,刚好缺酒,可通过新发布的萄酒手机应用软件BottlesXO买酒应急,一小时内送到全岛各地与圣淘沙,酒的温度适合饮用。只订一瓶也行,不用付运输费。30款欧洲精品酒品供订购,从35元起。

wineapp1

这是利用GPS科技带给消费人的莫大方便。BottlesXO创办人之一、首席创新领导福廷龙(Thilo Fuchs,44岁)受访时说,该软件去年6月起,先后在中国上海、苏州与香港发布,日前来到新加坡。上海订单迟至凌晨一时,新加坡限于法律约束,最后订单是晚上10时30分。他说:“在上海与香港,买酒半小时可送到。这很关键,满足买家的决定,他们要即兴享受美酒的快感。即使置身公园或游艇,仍可享受冰镇过的香槟!送货员会开瓶,附上一次性塑料杯,顾客现金与paypal付款。”

德国籍建筑师专业训练,从事创新设计的福廷龙在柏林曾有设计事务所与管理咨询,2000年旅居上海工作时获得开发软件的灵感。他觉得在上海买酒不靠谱,葡萄酒不像欧洲普遍供应,与数名同好开发软件,获150万美元创始资金。他不愿透露用户总人数,但说每个月增长两三成,回头率高,外国人占六成,其余为当地人。他不喜欢最低消费概念,买一瓶还是多瓶,价格一样。软件是为葡萄酒爱好者提供紧急方便的服务,一大优势是提供英文版以外,也会在一两周后推出中文版,供IOS和ANDROID使用者免费下载。

 

爱酒十几年的福廷龙与团队亲访精选欧洲精品酒庄30款酒品直接进口,从德国摩泽尔丽丝玲到意大利气泡酒、法国香槟,大多不用化学种植法,品质高。每款酒图附上适合配搭的美食,一目了然,加上每家酒庄产区、葡萄品种与酿酒人信息,让人感受到“葡萄酒是人做给他人享用的饮料”。他说:“葡萄酒是社交饮料,手机软件之外,也会主办品酒会,让用户参与。欧洲人喝葡萄酒很休闲,亚洲人则将酒视为上流社会象征,有点炫耀做作。”

福廷龙以社交网络服务网站myspace只有六年寿命为例说,科技发展迅速,淘汰也迅速,十年后手机软件会更普遍,并由五六个软件主宰市场。他说:“手机取代桌上电脑,随时随地可用的方便性,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与习惯。”

wineapp2

受欢迎的手机软件

葡萄酒手机软件约五年前出现,国际权威葡萄酒杂志如Decanter、Wine Spectator推出手机订户。丹麦人开发的社交软件Vivino广受欢迎,累积超过500万酒数据资料,订户达1400万,增长迅速。用户使用软件扫描葡萄酒,将与数据库信息相匹配,该酒的身世、品鉴评介、价格、购买地点就被“起底”。如果图片无法匹配,幕后团队将人为辨识。用户上载品酒笔记,分享喝酒照片。这是受访者中最多人推荐的软件。

Wine-Searcher是另一个受访者推荐的软件,用户只需输入葡萄酒名或酒标照片,该酒品种、评介、分数、价格、最近商店就会显现。

本地Les Amis集团葡萄酒专卖店Vinum市场总监吴松炜(Timothy Goh,35岁)的手机下载三个方便好用的软件,以便将欧洲酒价转为新元,协助客户查看酒价、可饮性与其他信息,向客户推荐酒款。他说,Robert Parker(权威酒评家)需付费软件提供酒品打分与购买详情;Vivino是潮流社交软件,为大部分客户使用,查看品酒笔记与价格(价格并不准确);Wine Searcher是专业人士用来查看市场价格、最近的商店,方便进货,但因酒价取平均数,与本地售价有落差。吴松炜与同事十几人团队年龄层从20几岁到40岁,都用手机软件。

wineapp6

从事创始公司,只用Vivino和Wine-Searcher的曾华堃(Timothy Tjendra,38岁)指出,年轻一代比较会用葡萄酒软件,反观年长一代习惯使用酒网版本(如Wine-Searcher和Cellar-Tracker),手机软件相对不受欢迎,但随着手机软件越来越方便好用,将会吸引更多人使用。他说:“当你在Vivino记录够多的品酒笔记,有点知名度后,该软件同好中人会相约喝酒,成为酒友。这是找到酒知音的好管道,互享爱好,扩大圈子。”

本地开发的手机软件

美国葡萄酒市场理事会最新调查显示,7900万名千禧一代(18到34岁)去年喝掉该国42%的葡萄酒,每天平均三杯,女性居多,并以手机软件与社交媒体为获得酒信息的主要平台。在新加坡,智能手机市场渗透率高达八成,吸引更多业者开发手机应用软件,葡萄酒领域也不例外,用户跨越各个年龄层。

wineapp3

Epicurio于2014年底在本地推出,让用户扫描照片、上载品酒笔记与打分,上载博文,与其他同好交流,也能直接买酒。它提供世界知名产区精品酒庄2000酒款,库存近2万瓶,凡购酒超过50元,免费送货。

Epicurio创办人之一、法国籍总裁克莱门特奥沙尔(Clement Hochart,29岁)是酒爱好者,从事科技领域,工余开发手机软件,吸引投资者兴趣,付诸实现,将社交与商务集于一个应用软件,是手机上的葡萄酒与烈酒社交市集。目前软件累积6000名用户,下个月将进入香港、马来西亚、法语和菲律宾语市场,并将寻求投资基金开发中国与欧洲市场。

wineapp5
克莱门特奥沙尔受访时说:“目前软件用户年龄层从30到45岁,不仅有年轻人,也有中年人、执行级别的。他们一般购买50到200元不等的美酒。Epicurio为消费者提供选择,让他们从品鉴评价中挑酒,而不是替他们做决定。”他指出,大多国人不热衷上网买酒,葡萄酒俱乐部会员订户尚有市场,但随着手机商务的日渐普及,葡萄酒手机应用软件的相继出现,风气预料更盛。

超市也推出手机软件送酒服务

一些超市如职总平价合作社、冷藏公司、酒网店WanderWines等也推出手机软件送酒服务。

葡萄酒顾问与撰写人陈秀君(Jessica Tan,32岁)与金融界伙伴半年前一同开发新手机应用软件Singapoured,计划今年年中推出。该软件专注提供本地美食与葡萄酒配搭指南,并扮演“黄页”功能,方便客户搜索本地餐馆酒单、开瓶费等等实用信息。

wineapp4

本地的葡萄酒手机应用程序属于起步阶段,曾在美国加州资讯科技领域工作的陈秀君指出,业者最大的挑战其实是如何维持用户的兴趣,让他们持续使用软件,而不是“发烧”一时。她说,爱葡萄酒的,专业与否,每一天都在学习,手机软件是其中一个管道。对请不起侍酒师的餐馆,手机软件可以辅助。害羞的亚洲人一般不喜欢向侍酒师开口,软件也可派上用场。

手机软件方便普罗大众找酒点酒、美酒美食配搭,会否“威胁”到圈内人士(如侍酒师)的地位?莱佛士酒店葡萄酒总监史丹妮(Stephanie Rigourd,29岁)说,20年前,欧洲餐馆侍酒师高傲,看扁不懂酒的客户的形象早已瓦解,但在亚洲,侍酒师还是新行业,年轻人居多。她说:“手机软件提供信息,但喝酒经验不是纯粹从课本而来。如果顾客觉得手机软件可以取代侍酒师十几年的专业训练,问题就大了。”

 

来源:《联合早报》2016年03月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