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风华人物

5 things you need to know about Takashi Murakami and his artworks

让你读懂村上隆的五件事

即日起至9月14日,新加坡泰勒版画院(STPI)举办东南亚首个村上隆大型展览,展出69幅版画,以及首次发表的八幅大型绘画、五幅丝印画和两件霓虹装置。你对这位超人气艺术家了解多少?

Read more:

Loading...
艺术创作之路
村上隆生于1962年,高中时期的志愿是当一名动画师,后来进入东京艺术大学修读日本画,并于1993年成为这所大学的第一位艺术博士。然而,传统艺术不是他的心头好,有一次他看了新表现主义艺术家大竹申朗的个展,深受启发,决定投入当代艺术的领域。此外,他看出日本缺少让艺术家赖以谋生的市场,于是在1994 申请奖学金到纽约参加PS1国际工作室,为期一年,后来也留在当地发展艺术事业。纽约当代艺术的蓬勃景象让他茅塞顿开,悟出艺术不分美丑高低,为日后以次文化为创作元素洒下种子。(Photo by RK(IG: @rkrkrk), courtesy of STPI) 什么是超扁平(Superflat)?
1996年, 村上隆在东京创办工作室Hiropon Factory,跟着在2001年并入画廊兼艺术管理公司Kaikai Kiki,邀请日本当代艺术家一起创作和办展。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创造了“超扁平”(Superflat)的艺术风格,透过甜美讨喜的二维化扁平作品形象,综合动漫和御宅族生活方式,表现二战后日本人普遍上逃避现实、拒绝成长和欠缺深度的文化现象。就以他的笑脸花为例子,人见人爱,超级卡哇伊,反映了肤浅的大众文化,但这种不求深度的生活方式恰恰是日本社会的活力源头。(Image courtesy of STPI) 气泡膜(Bubblewrap)的概念是什么?
近15年来,日本经济萧条,许多艺术家搬到乡间务农为生,同时制作陶艺品,拿去城里的跳蚤市场摆卖。村上隆想协助这些艺术家开拓市场,邀请他们到他的艺廊办展,可他们说不想玩金钱游戏,要以真诚的态度面对艺术。这种很嬉皮的艺术态度,村上隆看在眼里,心中明白这终究只是一种姿态,无法改善艺术生态,他说:“这就像是用便宜的气泡膜来包装艺术品,表面上是拯救陶瓷艺术市场,但实际上保护膜的气泡已经爆破,起不了保护作用。”他这次在新加坡的展览,以“超扁平到气泡膜”(From Superflat to Bubblewrap)为主题,还带来两件首次发表的霓虹装置(非卖品),各别以超扁平图腾和气泡膜为主题,表现日本社会从超扁平过度到气泡膜的阶段。 跨界合作
很多时尚人知道村上隆,是因为他在2003年开始与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合作的一系列产品。这些年来,他跨界跨得不亦乐乎,除了路易威登之外,还跟多个潮牌联名合作,成为最受时尚界追捧的艺术家。这次配合新加坡的展览,村上隆启动“梦想计划”,创作八幅向已故卢森堡艺术家Michel Majerus致敬的大型绘画,每幅卖价过百万新元。他很欣赏Michel Majerus,在得到这位艺术家的基金会首肯下,将哆啦A梦(叮当)、六心公主等动漫人物和主题融入Michel Majerus的经典绘画中,他说这也是一种跨界联名合作,而且实验创作,并非商业活动。 日本人不哈村上隆
村上隆在全球各地名气很响,但日本人却觉得他走偏锋、搞噱头、只注重海外市场,是媚外的商人而不是艺术家,因此对他不理不睬。对于同胞的负面批评和观感,村上隆毫不在乎。他的社交媒体追随者约六成是纽约客、两成是香港人、其余大多来自欧洲,几乎没有日本人。道不同不相为谋,何苦为了不追随和不欣赏自己的人而伤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