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风华人物

Award-winning director Wayne Peng on his latest film with Chuando

彭文淳 美学舵手

得奖广告片导演彭文淳(Wayne Peng)首次执导剧情长片, 延续唯美风格,在摩登的新加坡重塑优雅的怀旧空间。

自冠病阻断措施实行以来,大小院线处于休眠状态,本地电影公司mm2全亚影视娱乐6月初在网上发布电影《今宵多珍重》的预告片,暂定年底上画。这也是网红摄影师陈传多(Chuando Tan)担纲主演的首部电影,融合怀旧美学和悬疑气氛,是本地电影中少见的类型片。

影片导演彭文淳笑说,他有几个中国的创意界友人搞了个群组,取名“拍文艺片是犯法的”,理由是中文电影里不乏文艺片,类型片则少之又少,很多年轻导演的集体梦想是拍一部像杨德昌的《一一》那样的电影。因此,这位知名广告片导演这回首次执导剧情长片,决定不走文艺路线,而是拍一部在视觉上有所发挥又能挖掘角色内心的惊悚片。

“大学时念英文系,每个学期自选题材写报告时,我都写黑色主题,譬如:比较史提芬京的原著小说和史丹利库布力改编的恐怖片,讲师总说我对电影的兴趣多过对文学的关注。这次我无中生有,花很长时间写了个故事,原本是拍短片,结果越拍越长,就变成长片。”

彭导在电话另一端道出拍片的缘起,表现人性中的矛盾冲突是他的创作动机。 以外貌为选角色标准 来自台湾的彭文淳,在唱片业兴盛的年头曾为多位歌手执导MV,包括:潘越云《想不想我》、张艾嘉《爱的代价》、吉娜《妹妹你真美》、刘德华《真永远》等。他也是金城武的“御用”广告片导演,这位帅哥拍摄的爱立信、长荣航空、中华电信等广告片都由他操刀。

他与新加坡资深广告人林少芬的合作关系长达20多年,从事业伙伴到结为夫妻,默契十足。两人在2003年携手摄制纪录长片《歌舞中国》,不仅入围金马奖,也获得亚洲电视大奖最佳纪录片。 时隔多年,他俩自资拍摄《今宵多珍重》,由老公执导,太太当监制,在2018年10月开镜。

除了陈传多之外,其他演员包括:台湾“第一女网红”张子蕾和“文青女神”南苗,以及本地第一代电视阿姐向云和女儿陈一心。后来,夫妇俩和剪辑师都认为这个故事可以发展成长片,因此在2019年7月进行第二阶段的拍摄,并邀请电视阿哥郑斌辉加入演员阵容。 以网红取代影视演员出任主角, 是为了营造新鲜感,彭文淳承认,以“外貌协会”作为选角标准确实有点冒险。“我的预算不高,庆幸的是他们愿意收取较低的片酬,为的是追求事业上的突破。他们只拍过广告而不曾演戏,我得依照各自的优缺点来修改剧本,‘顺着脸来改’。

此外,演员的口音和中文口语水平各不相同,因此必须事后配音。” 在新加坡拍怀旧戏,实景拍摄是一大挑战,他20年前第一次来新加坡拍片时,还能找到不少旧时代的建筑,现在几乎都铲光了。他费了很大功夫找景,最后由林少芬和友人各自借出旧家作为戏中的豪宅场景。

“很多人拍怀旧戏,想都不想就去马来西亚拍摄,那是最简单的解决方法,但我偏要挑战局限,拍一部百分百在新加坡完成的电影。” 这些年他见证滨海湾从无到有的巨大转变,城市天际线越来越像世界级都会,在狮城完成自己的首部剧情长片,对他而言意义深远。

Director, Wayne Peng, 彭文淳

Photo Courtesy of Wayne Peng.

电影画面不能不美

《今宵多珍重》贯彻彭文淳的唯美影像风格,他对灯光、美术和服装等方面的要求一丝不苟,戏里的道具体现原汁原味的60年代风情,男女主角的西装和旗袍都是量身定制,弥漫着一种似是压抑但又一触即发的不安感觉。据知,台湾知名影评人蓝祖蔚看了影片之后,给予“小而极美”的佳评。 这位美学舵手说:“我很怕看到没有美感的画面,就算是写实主义也不能不讲究美学。从剧本的文字转换到影像的过程中,采取什么形式和技术选项,决定了一个导演的风格。”

他的影像创作是从文字开始,就像他拍的广告片,脚本通常是一篇文章,再延伸出影像的结构,过程中究竟要注入大量的美学元素,或是以写实和生活化的手法呈现,取决于预算。 去年底,他在台湾安排三家发行商看片,他们说电影拍得好,但“不像台湾片”,不知道该如何行销这部戏。冠病疫情爆发后,他回到新加坡,林少芬安排本地电影公司mm2执行主席洪伟才看片。

有趣的是,洪老板对影片的评语是“像台湾片多一点”,而他隔天就决定发行这部电影。彭导笑说:“我确实没想过要拍一部台湾片,但这部戏的调性也不是典型的新加坡电影,比较像50年代香港的国语片。有了mm2的加持,我们就以‘新台合制’作为影片的定位。” 点评合作过的型男和政治家 谈到陈传多初登大银幕的表现,彭文淳指出,这位不老型男在模特儿与摄影工作所培养起的自觉性,对塑造角色形象很有帮助。“他对肢体动作和自己最帅的角度都了然于胸,不需要导演給太多指令,自然到位。

我很怕看到没有美感的画面,就算是写实主义也不能不讲究美学。从剧本的文字转换到影像的过程中,采取什么形式和技术选项,决定了一个导演的风格。”

此外,一场戏不管反复拍了多少次,他从不抱怨,虽然屋子 (豪宅场景)里真的很热。” 不过,彭导补充,陈传多距离真正的“演员”仍有很多的进步空间,他必须像专业演员那样能够进入角色,并且透彻地理解剧本——尤其是以中文书写的剧本,从而掌握角色的内在动机,这是陈传多从平面摄影转身进入立体的表演空间必然面对的挑战。

当我问起另一位帅哥金城武,彭文淳说许多演员第一次见到导演,会主动释放善意,拉进距离,但金城武不是,他会仔细聆听,然后谨慎作答,很有教养,工作态度认真。“金城武有时会让人觉得他不想理你、脸很臭,也不知道他在干嘛,直到他说:导演我好了,我才知道之前他是在思考应该怎么演。我必须习惯他脸很臭的样子,不管合作多少次,这个环节都会重演。”

他导过一部特别为2010年上海世博新加坡馆拍摄的纪录短片《雨过天霁》,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在片中亲自讲述新加坡从第三世界国家到文明绿洲的发展历程。拍摄现场有两台摄影机,他负责拍大特写,当耳机传来李光耀说组屋电梯为何需要安装尿液侦查器时,彭导忍不住大笑,摄影机前的大人物也跟着笑了。 他把这个片段剪进影片中,当李光耀在总统府看片时,觉得很满意,并要求重看一次。

“我和少芬曾受邀和李光耀先生一起吃晚餐,他很健谈,问我很多关于台湾的事情。他很懂酒,也很有艺术品味,当他谈到哪些镜头可以拍得更好或如何穿插音乐,艺术素养就自然表现出来。这是一般人所不知道的李光耀。”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