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风华人物

Award-winning fashion photographer Shavonne Wong starts a virtual model agency

黄芷枫:虚拟模特儿是未来趋势

本地著名时尚摄影师黄芷枫(Shavonne Wong) 创立虚拟模特公司,带着一股拼劲发掘新契机。

虚虚实实,界限越来越模糊,网络至上的年代虚拟模特儿应运而生。三年前英国摄影师Cameron-James Wilson创造的虚拟模特儿Shudu Gram和虚拟时尚网红Lil Miquela,引起高度关注。前者凭着个性外形和纤秾合度的身材被时尚品牌Ferragamo 与Balmian相中成为代言人;后者是拥有300万Instagram追随者的时尚网红。而,本地首位虚拟模特儿蕊(Rae)自出道以来也交出亮眼成绩单。

著名时尚摄影师黄芷枫去年也搭上这趟新浪潮列车,在疫情期间开设本地首家虚拟模特儿公司Gen V Agency。31岁的黄芷枫自学摄影,入行11年,曾与不少美容大牌如兰蔻等合作,是本地时尚摄影的佼佼者。她曾经到曼谷拍摄亚洲超级名模大赛,“早上五点起来投入拍摄,结束后还得彻夜赶修图,辛苦但有趣,拍摄过程和氛围让我眼界大开。”

这位爽朗爱笑的女孩在 2019年入围福布斯30岁以下亚洲杰出人物,原以为有机会大展拳脚,一场疫情打掉她的雀跃也打乱她的计划。“阻断措施实施第一个月我天天在家打电动。某天我跟自己说,不可以这样下去了,我得做一些有建设性的事。” 此念头如当头棒喝,让她卯足了劲投入虚拟模特儿创作。

 不管做什么都该维持良好专业的态度,很多时候品牌选择跟某人合作,除了能力,态度也是考量,没人想要跟难相处的人一起工作不是吗?”

“我在淡马锡理工学院时学过三维动画,但毕业后就全忘了,不过网络是最好的老师嘛。”设立了明确目标,她开启了一段自学之旅,透过网络视频慢慢摸索。“过程漫长且辛苦,但看到自己的设计,满足感是很大的。”

一开始她得花上数月时间创造一个角色,现在则只需两周就能完成。她哀嚎:“虚拟模特儿最困难的就是头发。”到目前为止,她已创造五个模特儿。“平时我会上Pinterest 或Model.com寻找新面孔,印象深刻的会存起来当参考。当然,我也会有些角色设定,比如Luna就是酷酷的金发亚洲人,我一直想染金发但现实无法做,所以创造不同人物时也会加入自己的想象。”

Shavonne Wong_Gen V Agency

棉质印花连帽衫、同款半身裙、帆布运动鞋/Prada。

企业试水温 等待起飞好时机

新产业让人跃跃欲试,但真正来敲门的人并不多,黄芷枫说大部分品牌都采观望态度,虚拟模特儿对本地市场而言,仍需时间被接纳。但她也不气馁,通过新型数码资产形式(Non-Fungible Token)平台出售作品,到目前反应都不错,对她来说这是鼓励她继续创作的强心针。

“在NFT平台上载作品让我可以随心所欲的创作,比如让虚拟模特儿飘起来,让一朵花在模特儿脸上绽放,这些都是无法在实体模特儿身上发生的。对我来说,如果我要结合艺术和摄影,我希望是无法在现实中完成的那种艺术体验。”她也认为,“虚拟模特儿不见得会取代实体人物摄影,毕竟很多品牌比如美容产品,还是喜欢采用真实模特儿,但虚拟模特儿可以为拍摄增添未来感,与其说取代,不如说我能给予客户更多元的选择。 ”

请她分享建言,她笑说:“想做就去做!当初我就是不假思索订了摄影棚,带上助理,就拍了!没试过怎么知道呢。” 她也是凭着这股冲劲发电邮给好莱坞名人Billy Porter经理人,不但换来难忘的拍摄经验,照片还被美国“Vogue”采用,成为她最亮眼的成绩单之一。

美术指导/ Eric Choon
摄影/ Veronica Tay
造型/ Dolphin Yeo
化妆/ Keith Bryant lee using Chanel
发型/ Hair EileenKoh @ Hairphilosophy using Kevin Murphy

READ MORE:




Will be used in accordance with our Privacy Stat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