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几次邀文咏珊拍封面,经理人总是说她在中国拍剧,一拍就是几个月,无法度期拍照。去年底她决定让自己放假,去了曼谷和冰岛旅行后,1月份腾出时间在香港拍摄《ICON》封面。她说连续两年在中国不停拍剧,一直没时间回香港处理私事,于是想给自己有个停顿和充电的机会,让脑袋放空,再以焕然一新的姿态投入新角色。

Celebrity, Hong Kong Celebrity, fashion, model披着Balenciaga灰色格纹大衣,头戴贝雷帽,小小的脸庞架着墨镜,Janice走进The Murray酒店套房的拍摄现场时亲切的跟大伙儿打招呼,清丽的模样让人很难想象她其实拥有个人的工作室,自行规划和部署演艺工作,而且只身一人在中国拍了两年电视剧。

Read more:

背剧本时慢慢入睡

她其实没有刻意要离开香港,自2002年以14岁稚龄出道当模特儿,2007年进军影坛,曾连续两年入围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一晃眼十多年过去了,她想为演艺事业注入新鲜和刺激感,适逢中国影视工业迅速起飞,就萌起“我想去看看”的念头,于是在2015年把事业基地转移到中国。她说:“我以前只拍电影,现在到内地拍电视剧是很好的磨练。拍剧很辛苦,日拍夜拍,每天只有三、四个小时睡眠,我几乎是一边背剧本一边慢慢睡着的。过去三年,我不断在国内拍剧,持续过着这样的生活。”

Celebrity, Hong Kong Celebrity, fashion, model
“我年纪很轻就出来社会工作,加上我在家里是姐姐,会照顾家庭,这种种原因促使我很早就学会独立,能够自己搞定一切,不让妈妈操心。”

进入一个全新的市场,并透过不同的媒介表现才艺,她坦言确实需要很大的勇气。“毕竟我的家在香港,对我来说那里最为熟悉也最有安全感。但是,人始终要走出舒适圈,我长大了,是时候去面对不同的挑战,只要做了尝试,最起码可以知道自己到底行不行。”她自觉适应能力很强,在中国熬过了水土不服的过渡期后,从此爱上了那里的环境,加上当地的影视制作日渐精良,自己作为其中的一份子也分外有成就感,觉得自己踏出这一步是值得的。此外,她没要求经纪公司从香港派人去中国帮她,而是请了当地人当助理,为的是让自己能更快地适应环境。她说:“事事得自己来,没人帮到我。”

Read more:

忙到没空想家

这位“靓模鼻祖”离开香港去了中国拍剧,首先要克服的是语言的转换。Janice颇为自豪地说,自己的华语说得蛮好的,起初跟老师上课学讲华语,同时看大量的中国剧集,生活上也尽量融入当地环境,渐渐练出一口流利的华语,而这次我跟她做访问,就是华语和粤语参半使用。她笑说:“平时以华语跟别人聊天,可以说得很流畅,但还是会有紧张的时刻,尤其是在台上。譬如我刚拍完的剧集《风声》,整部剧的对白都很文,尽管会做后期配音,但我要求自己在现场以华语念对白,这样才能对口型,其他演员也会感觉比较舒服。”

Celebrity, Hong Kong Celebrity, fashion, model问她是否会想家,她说起初会挂念香港的种种,毕竟人生地不熟,因此每天不是拍剧就是留在酒店看剧本,但个性独立的她很快就适应异乡的生活。“我年纪很轻就出来社会工作,加上我在家里是姐姐,会照顾家庭,这种种原因促使我很早就学会独立,能够自己搞定一切,不让妈妈操心。其实我一年接两部剧,每部拍四个月,一年里八个月就不见了,也没有太多时间让我想家。”在拍剧的那四个月里,通常每个月可能就只有一、两天是全天不需开工,她就会把握机会彻底休息,除了睡个够本之外,剩下的时间有一半会用来做运动或看电影,另外一半则是为接下来的拍摄工作做好准备。

Read more:

不能没有安全感

四年前,文咏珊成立了个人工作室,当时她自觉入行多年,不想老是由别人为自己做主,于是做了这样的决定。“当时,我已拍了十年的电影,加上我个性独立,对于自己将来的事业方向,我比谁都清楚。在中国,艺人自组工作室是很平常的事,只是这在香港比较少见,而我现在的经纪公司老板也很支持我这么做。”

Celebrity, Hong Kong Celebrity, fashion, model

有了自己的工作室,她在工作上比以前开心许多,因为可以自由掌控时间,也能自行决定未来该如何走下去,她说这让她感觉更踏实,也更有保障。”我是山羊座,每踏出一步,心里都很缺乏安全感。如果我能给自己带来安全感,就会觉得舒服一些。”

现阶段她对自己接拍的剧种感到满意,当中涵盖了科幻、斗智、动作、小清新等类型,满足了她的事业目标:尝试各种不同面向的演出。“我不想把自己局限在某种角色类型,希望能尝试扮演不同的角色。这两年我的主力是在中国拍剧,但如果有合适的电影剧本,我还是会接拍,譬如前阵子上映的《狂兽》,但就只是客串了一个角色。”她颇怀念拍电影的日子,现在仍然想继续在大银幕上发光,只是一直没有遇到适合的剧本。”演员是很被动的,我在等一个机会。现阶段还是在电视剧里找到比较多喜欢的角色。”

Read more:

 

证明不是花瓶

年纪轻轻就被星探发掘,当起平面广告模特儿,除了个人造化之外,文咏珊把这归功于妈妈。“小时候,妈妈一直帮我拍照片,造就了我对镜头的敏感度。14岁时机会找上门,那星探找了我三次,我也因此而入行,念书时也在暑假期间当模特儿,一切都是缘分。”当了五年模特儿,Janice自觉有必要自我提升,于是接拍生平第一部电影《十分爱》。

她热爱模特儿的行当,但拍戏对她而言难度更高、更具挑战性,从那时起她就一心想当演员。起初,许多人对她的印象仍停留在“靓模”阶段,没有看重她的实力和抱负,她只能勉励自己,努力做出成绩,才能让人另眼相看。“很多人觉得我长得好看,就为我贴上花瓶的标签,说我没有实力。这对我很不公平,但我不能说什么,只能加倍努力;我也不需要说什么,而是以实际行动证明给别人看。所以,我一直坚持拍各种不同的角色,让观众看到我的另一面。”

Celebrity, Hong Kong Celebrity, fashion, model

今年12月,文咏珊就迈进而立之年,入行至今也已16年。在圈子度过了这些日子,始终没有退下阵来,反而越战越勇,也勾勒出清晰的未来事业蓝图,她说靠的是坚持不懈四个字。“只要能够坚持下去,就没有不成功的事。每个人的运势不同,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最后会去到哪里,但只要坚持不放弃,以简单纯粹的态度面对人生,就能长久地做下去。”我至今还记着文咏珊说话的娇柔语气,但从她近年做出的事业抉择,以及她在演艺道路上那股不回头的决心,没有人会把她与弱质女流相提并论。她的潜力,正蓄势待发。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