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Long Kwok Hong/Lianhe Zaobao

在本地表坛屹立半世纪的高登钟表今年欢庆金禧年,担任公司总裁的第二代掌门林日耀过去大半年非常忙碌,由于高登钟表与八大顶级钟表制造商合作,创造限量版的独家版本欢庆50大寿,林日耀几乎每个月都筹办这些品牌的特展或设宴,将这些品牌的国外高层与本地藏家和媒体聚集,互相交流,为即将在11月中举办的50周年晚宴造势,本地表坛因为这一系列的腕表活动而显得特别热闹。

确实,高登钟表今年大庆50周年,是本地表坛大事,对各大瑞士腕表品牌来说,也是难得的喜庆。毕竟,新加坡本土公司没几个有50年,尤其是创办人仍健在见证重要的金禧年,更值得大事欢庆。但高登钟表的50年并非走得一帆风顺,期间也经历了不少风雨,包括70年代的石英表潮、90年代的沙斯危机、2008年的职员卷表潜逃时间、金融危机,以及目前的疫情。林日耀说:“在这半个世纪的过程中,公司不仅学习了如何灵活顺应潮流变化,也坚守待人以诚的处事原则,并对各种类型的腕表都不抗拒,包括独立品牌腕表,这是高登钟表屹立不倒的关键。”

林日耀坦言,这次的疫情是公司这些年经历的危机当中最为严峻。他说:“疫情暴发初期让很多人觉得是世界末日,尤其是各国各城市陆续封城之际,我和大家一样也感到彷徨。但我们都咬紧牙关,坚决不裁员,甚至给员工分发疫情暴发前应得的花红,大家一起熬过寒冬。”

出乎意料的是,钟表行业在疫情期间的业务不下反上,腕表藏家和新进买家都将不能出国远游消费的钱转而投资在腕表上,以致各大腕表品牌在全球市场供不应求,形成前所未见的腕表大潮。

cortina watch_jeremy lim
Photo by Long Kwok Hong/Lianhe Zaobao

高登钟表凭借稳健的财政表现在这一反弹现象中获益,并再度扩大事业版图,去年收购了历史悠久的先施表行(Sincere Watch Limited),不仅为集团增加了22个门市,并将其业务版图拓展至大洋洲的澳大利亚。此外,高登也拿下了法穆兰(Franck Muller)这个重要品牌在亚太区13个国家的独家分销权。值得一提的是,这整个收购过程完全没有与银行贷款。

在这半个世纪的过程中,公司不仅学习了如何灵活顺应潮流变化,也坚守待人以诚的处事原则。

高登钟表由林廷万在1972年创办,当年由在美罗百货公司当出纳员的林太太谢玉卿拉线,介绍了公司一名之后在水仙大厦开设高登百货公司的经理给林廷万认识,林廷万看准机会创业,与几个老友投资了20多万元,在高登百货公司创立了高登钟表。半个世纪过去,公司茁壮成长,已成了本区域腕表藏家的消费重地。大喜之年,林日耀和哥哥林日民及姐姐林云珍这次以不同的方式庆祝这个周年纪念日,不再一味回顾发展史,而要借这个重要的里程碑,规划下一个50年。

高登钟表下一个50年的走向最关键的一点,是创办人兼主席林廷万对第二代甚至是第三代接班人保持绝对开放的态度,放手让他们以有别于他的方式发展业务。在公司担任第二代管理层已20年的林日耀说,在创业与守业之间,他的任务和期望是要与爸爸和哥哥携手再创另一个50年和100年,领导下一代继续壮大高登钟表。林日耀透露,高登钟表其实已迈入第三代,他的两个侄女和侄子,也就是大哥林日民的孩子,也已在集团内任职,分别担任先施表行的总经理和高登钟表的运营经理。

林日耀将高登钟表的优异表现归功于父亲的开放态度和细心教导,以及与兄姐的心连心。他说:“没有亲人的一条心,没有大家的互相扶助,我们不会有今天。”林日耀认为自己与父亲在许多方面都有共同之处,比如说父亲教导的要对合作伙伴有诚信,要照顾员工,并要忠诚服务客户,他都谦虚受之。“若问我做到了什么父亲没做到的事,或许是我在父亲建立的基础上,强化了公司的后端科技,让公司的财政系统更为稳固。”

没有亲人的一条心,没有大家的互相扶助,我们不会有今天。

林氏家族成员每周都会在林廷万家中聚餐,虽然一家大小有不少成员都在家族企业上班,但大家的共识是,不在餐桌上谈论公事。若真的有紧急事件得在家讨论,家庭成员中的公司要员就到父亲楼上的书房,确保其他家眷都在楼下,避免任何敏感内容泄漏。林日耀解释,当年父亲创立高登初期,为了巩固事业养活一家大小,总会和母亲在家里谈论公事,小孩时期的他和哥哥与姐姐都不太喜欢那样的环境和感觉,觉得家族事业侵占了太多亲子时光,于是长大以后他们都尽量将公事与家事分开。

在重要的节日以腕表当重礼是一些家庭的传统,林家孩子以前曾尝试在重要日子送表给爸爸,但不被接受。因为林廷万说腕表是拿来卖的,不是送的,因此有喜庆节日,就会一家大小会出去用餐。林日耀说:“我们家最在乎的是一家团聚齐心协力。亲人的一条心、大家的互相扶助,以及父亲的开放态度和细心教导,是高登钟表的成功要素。”

林日耀说:“这些年来,我们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一直很好,尤其是近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因为我们的目标和目的更为清晰也越来越一致,就是要壮大父亲一手创立并养活我们一家的钟表事业。”
也因此,高登钟表第二代的几个掌门都认同,他们不该眷恋以往,或总是回顾公司过去50年的成就,而是要对未来50年做好发展的准备。“我们接下来的重点是继续强化高登的基石,因为这是我们壮大财务的基础,这当然包括持续发展最近纳入我们旗下的先施表行和法穆兰品牌。我个人的首要任务是扶助担任集团总裁的大哥,确保高登集团以及旗下公司继续在市场保持稳健状态。”

Photo by Long Kwok Hong/Lianhe Zaobao

与八大品牌联名腕表贺金禧

高登钟表今年大庆50周年,是本地表坛大事,对各大瑞士腕表品牌来说,也是难得的喜庆。为纪念这一时刻并庆祝长期的品牌合作伙伴关系,高登钟表与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宝珀(Blancpain)、卡地亚(Cartier)、萧邦(Chopard)、昆仑(Corum)、法穆兰(Franck Muller)、亨利慕时(H. Moser & Cie)、以及泰格豪雅(TAG Heuer)等代表不同集团和独立品牌的八大品牌合作, 创造限量版的独家版本。

这次参与合作金禧限量版腕表的八大品牌中,百达翡丽与高登钟表的渊源最深。高登钟表在1972年开始销售百达翡丽腕表,凭借紧密一致的价值观,百达翡丽的斯登家族和高登的林氏过去50年相互支持。高登钟表在东南亚的多家零售店中,有多家专营百达翡丽,包括2009年在爱雍乌节(ION Orchard)开业的第一家百达翡丽旗舰店,并在2016年发展成为该品牌在东南亚最大的独立精品店。

这次百达翡丽特别为高登金禧打造的Ref. 5057G-010 Calatrava腕表,将1997年的25周年Calatrava腕表的美学代码延伸至50周年腕表上,这是为了向两家公司的过去和现在的领导人致敬。这款纪念腕表限量100枚,已经售罄。百达翡丽也另外呈献给高登一座Ref. 20145M-001《新加坡天际线》圆顶座钟,这份贺礼已被林氏家族指定为珍藏级别的非卖品。

谈到两个家族的跨世代情谊,高登钟表总裁林日耀说:“百达翡丽和高登钟表在亚洲的关系相互交织,从在东南亚和东亚开设百达翡丽专卖店,到我们对高级制表和工艺的共同热情,来自百达翡丽总裁德诺·斯特恩(Thierry Stern)和百达翡丽名誉总裁菲利普·斯特恩(Philippe Stern)的慷慨友谊连客户也有所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