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的动机,可以是出于追求事业理想,也可以是受到生活中的切身体验所启发,对黄宝慧来说,开发为外籍女佣提供线上培训的手机应用程序Step Up,就是两者的结合。

她曾在本地电视台和有线频道担任节目制作人,监制过由新加坡经济发展局支持的原创高清动画剧集“LaMB”,透过Animax动漫台在东南亚地区播映,请来何超仪与吴建豪分别为香港和台湾版配音,获颁2009年台湾金钟奖最佳动画节目奖。从策划电视节目到制作教学视频,服务对象从一般观众变成外籍女佣,这段创业旅程得从她结婚生子之后说起。

自制视频指导女佣

“七年前,我当了母亲,第一次聘请印尼女佣,发现沟通上面对很多问题。语言是一大障碍,加上女佣第一次出国工作,缺乏帮佣经验,女佣介绍所也无从得知她们在出国前是否已从中介那儿得到足够的训练。”既然找不到解决方案,求人不如求己,她便开始思索如何为女佣提供培训。

另一方面,她听说有不少女佣因为种种理由跑去借高利贷,也有女佣面对感情问题而影响工作表现,甚至掉进爱情骗子的圈套,让雇主们头痛不已。有一天,她姐姐家里的女佣坦白招供,因为一时急需用钱而向大耳窿借钱,结果连本带利无法付清。后来,非法放贷的阿窿果然上门骚扰,她姐姐只好报警,女佣也被送回印尼。

这起事件就像一记警钟,促使她录制一段简明扼要的理财视频,并请人配上印尼语旁白,让自己和亲友的女佣用手机看片自学。当时是2018年底,从那时起,她便着手筹备以视频进行线上培训女佣的工作。

RELATED:Meet the young man behind supercar dealership in Singapore, and the brainchild of innovative app

Tracy Wong, Singapore entrepreneur
以女佣的家乡话教学

作为用影像说故事的创意人,黄宝慧认为视频是绝佳的学习途径。许多女佣出国打工之前,从未见过吸尘机、洗衣机、熨斗等摩登家电,因此她构思了一系列以教导如何烹饪、处理家务、照顾小孩及老人为主的视频。

“我原本想把这些视频放上YouTube等视频分享网站,但这类平台上有太多不相干的视频,对学习造成干扰,后来就想不如把这些教材集中在一个应用程序里,让雇主挑选适合各别女佣学习的视频,还可以选择印尼语或泰嘉洛语——我的下一个目标是提供缅甸语旁白的选项。”

她花了几个月时间来开发这个应用程序,先是规划教材内容和制作视频样本让一些雇主过目,聆听他们的反馈,进而对内容进行修改和调整,终于在2019年10月正式发布Step Up——新加坡唯一以外籍女佣为诉求对象的视频教学应用软件。

线上企业的一大优势是人手精简,Step Up从概念、内容到企划等方面的工作都由她一人主理,并由她和友人联手创办的Infini Videos视频制作公司负责制作视频,软件开发则外包给国外的公司,加上翻译员、配音员和行销人员,不算“人多势众”。

除了在网上进行宣传之外,黄宝慧也跟女佣介绍所和技能培训公司合作推广Step Up,吸引更多雇主成为这个应用程序的订户。她制作的视频以活学活用为大前提,每段长约三至五分钟,长度合理,而指导烹饪的视频一般上较长,因为涵盖洗手、准备食材、烹煮等多个程序。雇主们告诉她,外籍女佣通常在周末时看视频,每次大约花十分钟看新增的内容。

READ MORE:



因应疫情制作新视频

女佣的工作和生活技能可以透过视频来提供培训,但无法靠划一的教材来引导她们的内心,只能透过分享真实案例来提醒她们现实的阴暗面。黄宝慧说:”我把一些爱情骗子透过网络对女性下手的报道剪辑成新闻片,配上音乐和女佣的母语,要她们多加小心。我也会提醒外籍女佣不要随意在社交媒体上转发消息,因为网上有太多假新闻,尤其是关于雇主和帮佣之间‘关系紧张’的消息。”

最新的研究报告显示,在新加坡工作的外籍女佣与雇主之间的互信,比十年前大幅度降低。黄宝慧认为,这跟社交媒体的普及化大有关系,许多不实的讯息在网上大量流通,让人难以分清是非。每当发生雇主虐待女佣的事件,女佣社群就会在社交媒体上声讨雇主,当中不乏充满种族和国籍偏见的声音。另一方面,不少雇主对家中女佣爱玩抖音、上网感到不满,觉得是浪费时间,双方的误解因此越来越深。

她指出,教育是改善这个局面的重要桥梁。“雇主应该扮演主导的角色,采用有效的渠道来引导女佣,让她们在思想和工作上都能得到提升,从而改善彼此的关系。”

她每天都在动脑筋,思考着有什么新课题可作为视频的内容。近期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肆虐,人力部每周都会发给雇主一些与女佣分享的讯息,包括如何照顾个人卫生、保持社交距离等,这也成了她制作视频的素材。 “如何对抗疫情,是我现阶段制作教材的重要考量。根据条律,新近受聘或从家乡返回新加坡的外籍女佣,都必须履行14天居家通知。我听从女佣介绍所的建议,制作一组’全方位处理家务视频’,让女佣们在这段多出来的时间里一次过学会处理各种日常家务。”

RELATED:Why women’s empowerment matters – successful entrepreneurs tell us all

Tracy Wong, Singapore entrepreneur
计划进军香港和迪拜

从主流媒体转向新媒体的怀抱,她依然坚守传统媒体工作者的立场,以严谨的手法制作高质量的视频,为受众提供精彩和充实的内容。她相信十年甚至廿年后,内容对传播业的重要性始终不变,尽管媒介改变了。她自认得益于以前的电视制作经验,学会善用影像和声音捕捉观众的注意力,只是现在她的制作已从传统的电视节目播放形式转向影音串流。

作为一名网络创作人,如何掌握好编写、导演和剪辑技巧,把扎实的内容传播给观众,这是我所强调的。你对谁说话?能否提供观众需要的资讯?这是我必须考量的。软体开发固然重要,但如果没有了内容,Step Up就只是个空壳。

Step Up面世才几个月,就遇上冠病疫情爆发,全球市场受到严重打击,但黄宝慧对Step UP的前景感到乐观,相信今年底就能回本。她的目标是让Step Up进军东南亚市场,同时放眼香港和迪拜,因为这两座城市有很大的外籍女佣社群。

她表示,大部分视频的内容可在不同地域通用,但她必须配合当地的文化和民情制作适用于某个市场的视频,这对她来说并非难事。她开发视频教学应用软件的初衷是为了协助外籍女佣解决难题,若能造福更多远在他乡讨生活的女佣,这个企业就更有意义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