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届新加坡国际电影节开幕酒会上看见杨雁雁,我对她说,如果她没得金马奖最佳女主角,那金马奖就很造假了,《热带雨》什么都能输,女主角非她莫属。她大笑,不说什么,没有被我诱导而挑战奖项的公信力,但眼神捎来掩不住的自信。

其实,金马奖最佳女主角五位入围者的影片中,我只看过《热带雨》,她将复杂情绪表现于无形的演法简直出神入化,对高难度角色的驾驭能力让人叹服,根本就是演技教科书,凭多年的观影经验,我敢说她的对手们想必只能望其项背。

Yeo Yann Yann, Golden Horse Awards, 台湾金马奖, 金马奖,杨雁雁
丝质押花图案外套、棉质衬衫和皮靴/Gucci。

两天后,她在金马奖颁奖典礼上捧回影后奖座,我在脸书上恭贺她,还加了一句台湾资深导演李行当年上台领奖时说的话:这是公平的!影后回我一个赞,这些日子她很积极的在社交媒体上宣传《热带雨》,得奖后仍然没有真正从角色和电影中抽身而出。

载誉归来后,她忙着接受各种平面和电子媒体访问、参加对话会、出席澳门国际影展,忙得不可开交,然后跟家人出国度假两个星期,回来为《ICON》拍封面时已是2019年最后第二天。

READ MORE:

家庭不是事业阻力

我们在公园里的户外咖啡座聊天,她说前几个月都在马不停蹄地工作,放假是为了找回过度透支的体力和精神专注力,然后重新出发。“演员需要休息,蛮想给自己几天或一星期时间放空。但这次基本上是回归家庭,专心陪女儿,因为我领奖时忘了感谢家人。”

2013年,她凭《爸妈不在家》获颁金马奖最佳女配角后,并没有打铁趁热大举进军台湾市场。那时她女儿才一岁大,她顾虑的不只是孩子,剧本、角色和工作团队都在她的考虑范围,加上婚前接拍太多电影和电视剧以致过度疲劳,她为了把身体调养好而决定休息几年,毕竟身体是演员的工具。

她不可能再回到以前单身时拼了命的拍戏方式,现在,工作上她每次只接一部戏,生活上却要像超人般同时兼顾多件事情,尤其是孩子和家务占了她很多时间,可她心甘情愿。“我觉得女性对孩子的责任感比男性强一些,我愿意花多一些心思在孩子身上。”

七岁大的女儿性格独立,可以忍受妈妈出外工作几个星期,不哭不闹,让父亲、外婆和姨婆合力看顾她。杨雁雁笑说,拍电影不只是她的个人事业,更是全家总动员的任务。“女儿说,过去这一年都是我陪她走路上学,八分钟脚程。来到新学年,她说想要自己步行去学校,哈哈,我乐见其成。”

换言之,女儿和家庭不会对她的演艺事业造成阻力,她是在等待适合的剧本,以及一股抽象的动力,引领她投入新的表演工作中。“演员要不断感受到冲击力,才能创造角色。这个冲击的源头在哪里?我不知道,但我必须去争取。我只能靠直觉去感受那个方向,试探着能不能往前走一步。”

《热带雨》的“阿玲”角色,让杨雁雁发现自己的可塑性,但她提醒自己,不要被这角色束缚了自己,如果有另一个导演或监制找她演类似的角色,她一定不会接拍。她要让“阿玲”从她身上慢慢褪去,迎接新的冲击。“一旦踏出舒适圈,遇到的不一定是阻力,也不一定是是助力,却都是惊喜。”

Yeo Yann Yann, Golden Horse Awards, 台湾金马奖, 金马奖,杨雁雁
棉质连衣裤/Bottega Veneta;纹银戒指/Hermas。


不想只演中文电影

她刚看了一部纪录片,一个好莱坞女演员说,有策略地选择角色对演员来说是很重要的。她于是问自己,拍戏生涯中是否采取过任何策略?答案是没有,这种概念对新马演员来说是不存在的,因为本地电影工业仍未成熟。“如果真要策略性地选择角色,我就要离开这里,那我必须考虑是否只能在这个地域从事演艺工作?”

她其实不想让自己局限在中文电影的范畴里,新马演员的强项是兼通多语——不能说精通但每种语言基本上都说上一两句,她想尝试以多种语言演戏。这位科班出身的舞台演员,是已故新加坡戏剧家郭宝崑开办的“剧场训练与研究过程”毕业生,大师的艺术理念对她影响深远。

“郭生要我们既可以处理像《雷雨》这么重头的经典剧目,也能处理《棺材太大洞太小》的本土化戏剧,又或者是莎士比亚的英文剧本,演员要一步一步慢慢探索、反刍,让自己尝试多样化的演出。”她在《热带雨》示范过这种“多语演出”方式,不同腔调的华语反映了剧中人的出身背景,也拼贴成新马两地独特的文化特色。

READ MORE:

靠直觉演戏

作为接受过正统训练的舞台剧演员,难得的是杨雁雁不管在舞台或银幕上的演出都能表现得恰到好处、不露痕迹。她自认是凭直觉演戏的演员,有些演员在了解角色背景之后会做长而详细的分析,而她无法解释自己为何要这么演,却能演给你看。

“再多的训练,去到最后还是要’化’。技术是帮助演员如何掌握现在,以当下的状态作出反应,你谁都不是,你就是你,你就在这里。”她表示,观众花钱看演员在戏里探索自己,这是很棒的工作,但是在自我探索的过程中又会面对自己的缺点,这就是身为演员的矛盾。

来自马来西亚柔佛州龟咯岛的杨雁雁在新加坡演戏已有20多年,从舞台起步,凭电影获得多个重要奖项,她从不认为自己有必要划清舞台和银幕的界限。“我是一个演员,在不一样的媒介里,底蕴并没有改变,电影、电视、主持,都一样,真听真看真感受。”

有人说演舞台剧很辛苦,她却觉得演舞台剧好幸福,至少有瓦遮头,也有固定的工作时间,用四个星期慢慢琢磨角色,跟其他演员互相讨论。拍电影有时还没机会见到对手就要拍摄,下雨天更是无处躲雨。对她来说,每种形式的表演都没有绝对的好坏。

Yeo Yann Yann, Golden Horse Awards, 台湾金马奖, 金马奖,杨雁雁
丝质押花图案外套和棉质衬衫/Gucci;镶水晶网眼面罩/Federick Lee Couture

女演员的尴尬年龄

从咖啡座走去停车场时,我问杨雁雁是否看了改编自音乐剧的电影《猫》(Cats),才看了15分钟我就有想逃的念头。她说还没看,随即问我85岁的老牌演员Judi Dench演得怎么样。“她眼睛几乎看不见了,但还是坚持演戏,她说希望可以死在舞台上呢。”

我说这不是每个舞台演员的心愿吗?影后转过头对我说:“我不想!”随即大笑。她只想好好演戏,不想把自己变成传奇。

再过一天就要倒数迎新,问她2020年有何计划,她说暂时还不能放下对《热带雨》的责任,农历年初四就会飞去台湾,这部戏2月份在当地正式上映。她对此充满期待,想知道除了得到金马奖评审团的肯定之外,台湾观众对这部新加坡影片的反应会是如何。“这部戏曾在多个电影节参展和放映,金马影展的抢票速度最快,三场放映会的票,五分钟内就在网上被抢光。”

她意识到自己来到女演员的尴尬年龄,演年轻角色稍嫌太老,演年纪大的母亲又太小。“这是呈现在我面前的局限,是我必须去面对、感受和考虑的现实。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不要太急,也别太紧张,很多事情需要时间来沉淀。”

演了20多年的戏,杨雁雁自认对事业的企图心不小,她说到现在都还没把自己淘汰掉,足以显示她的强韧和耐力。至于这纯粹是对演艺工作的热忱,还是因为倔强、想要争一口气,她自己也不确定,而且也不重要。

“我真的很爱表演。”她说。关于这点,看过她演出的观众都不会怀疑。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