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let

去年,Yoan Kamalski即将迈入30岁之际,凭着在新加坡成功带起共享生活空间的新兴市场,入选“福布斯30位30岁以下亚洲精英榜”(Forbes 30 Under 30 Asia List)。这位法籍青年企业家四年前与美籍友人在新加坡创办Hmlet房屋共享管理公司,把城中多个公寓单位转租给来自世界各地的租户,透过共享生活空间换来独特的社交体验和建立社群归属感。

来自法国西南部城市巴约讷(Bayonne)的Kamalski说,共享生活空间好比一座生活大学,同住的租户互相学习,彼此分享,从而塑造自我人格。“人类是群居的动物,就像《人类简史:从野兽到扮演上帝》(Sapiens: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这本书所写的,亿万年前,各种地球生物的行为和活动在相互影响下,最终智人(人类始祖)成为地球的主宰,共享生活就是这样的概念。”

他本人就是共享生活的实践者,住在位于Sarkies Road的Hmlet单位达七年之久,后来因为养了两只狗,而在去年搬到纬壹科技城一带的黑白屋公寓自住。

为冲浪落户狮城

因为长时间住在狮城,Kamalski的英语带新加坡腔调,非常贴地。他的父母皆为混血儿,身体里流着法国、波兰、韩国和西班牙的血液,他笑说在罗惹(rojak)式的家庭背景中成长,加上在法国图卢兹理工学院考获土木工程硕士学位后,曾到首尔建国大学修读高阶土木工程和商业双硕士,他会说法西英日韩五种语言,也让他培养起国际观。

因为热爱冲浪,他18岁时原想去澳洲的专业冲浪学校实习,却因为英语说得不好而不被录取,转而到新加坡学英语。一年后,他回法国念大学,跟着去韩国深造,学成后重返狮城加入新加坡体育城。

Hmlet, co-living, luxury house
棉质衬衫、印花羊毛套头衫、羊毛直筒裤/Hermes。

他住进驳船码头一带的一座公寓,将房间打理得舒适整洁,也庆幸拥有谈得来的室友,因为在异乡租房最头痛的莫过于找不到理想的居住环境和遇不到对的人——屋主和室友。许多外派人士告诉他,本地屋主通常希望出租整个公寓单位,不想只是出租房间,可是单身的外国人未必付得起租金。这样的话听多了,加上自己有过类似经验,他忽然想到一个商机:何不租下整个单位甚至整层楼,再把房间转租給外派人士,让他们与同屋共住的室友共同分享生活空间?

在对的时机出击

2016年,他辞去工作,透过筹资创办Hmlet,进军共享生活领域。Hmlet是Hamlet的谐音,村落的意思,寓意将来自四面八方的人聚集成社群。他以自己居住的公寓为事业起点,与多个单位的屋主达成协议,将房间转租给不同的人。

选择创业,他就回不了头,必须省着钱过日子,确保生意会回本和赚钱,才能继续生存。“我和爸妈每周通电话,他们总是问我,撑得下去吗,是否该找份安稳的工作?我从许多新加坡企业家的奋斗故事中得到启发,在追求成功的道路上,只能勇往直前,绝不放弃。”

我从许多新加坡企业家的奋斗故事中得到启发,在追求成功的道路上,只能勇往直前,绝不放弃。”

渐渐的,公司业务步上轨道,他又在第九区、珊顿道等黄金地段物色更多单位,还在东部如切一带首次租下整栋楼宇作为转租用途,表现领先同业。

其实,Hmlet并非本地共享生活市场的先锋,早在2013年已有两家同类型公司登场,由于共享生活在当时是很超前的概念,市场反应冷淡,结果铩羽而归。当Hmlet问世时,共享办公、共享交通已非常普遍,人们对共享生活的接受度有了很大的提升,堪称占尽天时地利人和。近两年,Hmlet进军海外市场,先后进驻东京、香港和悉尼,下一个据点将是墨尔本。

本地租户与日俱增

谈到市场策略,Kamalski说:“我们最先进驻市区的昂贵地段,为租户提供较负担得起的共享生活空间。跟着,我们开始’去市区化’,带领租户探索不同社区的风情,譬如:如切、中峇鲁等地,许多外派人士对充满地方色彩的生活环境很感兴趣,接下来我们会放眼西部和北部地区。”

Hmlet的诉求对象主要是30岁左右的外派人士,新加坡籍租户占18%,并且有日渐增多的趋势。“这是必然的转变,越来越多新加坡年轻人想从家里搬出来住,却负担不起昂贵的屋租,共享生活就是最实际的选择。在悉尼,疫情暴发后有许多在国外工作的澳洲人选择回国暂住,Hmlet的租户因此增加了,我们在悉尼有过半的租户是澳洲人,日本的在地租户更多达七成。”

根据新加坡的条例,不管是外国或本地租户,租约不能短过三个月。为迎合不同类型租户的需求,Kamalski与发展商合作,将广东民路前反贪污局改建成的服务式公寓交由Hmlet管理,由于不是民宅,租期最短为一星期。此外,租户可单独租下Hmlet在中峇鲁的整个单位,不需与他人分享公共空间。这两个跳出共享生活范畴的案例,见证了Kamalski转型求变,开拓新市场的努力。他最近还推出Hmlet Lifestyle家具系列,让租户以低于市场的价钱买下优质和富设计感的家具,为公司制造更大的竞争力。

Hmlet, co-living, luxury house
羊毛套头衫、牛仔裤、羊毛外套、No_Code X运动鞋/Tod’s。

让房间数量翻倍

2019冠状病毒疾病来得让人措手不及,各行各业备受冲击,Kamalski自认比酒店业者幸运,因为Hmlet的诉求对象是长期租户而非游客。“疫情期间,我们的租户增加了,由于在家工作成为新常态,人们需要安静和不受干扰的居家空间,不少本地人因此决定搬出家里自住。”

随着新加坡进入解封第二阶段,他成功找到更多新的融资合作伙伴,扩大本地市场的占有率,同时开发海外新市场。他计划在年底之前,让Hmlet在本地的房间数量翻倍,达到5000间的目标。他说:“除了墨尔本,我也放眼亚太区多个生活水平较高的城市,探讨进驻当地的可能性。”

他预测,将来会有越来越多发展商将整座公寓交由共享生活空间经营者来管理,共居趋势将更为盛行。另外,他计划让Hmlet进一步转型,从“管理者”提升为“服务者”,善用新科技为租户提供更多便利。他强调,不断自我进化,是推进企业持续成长的原动力。

美术指导 Chen Jinghua
摄影 Veronica Tay
造型 Dolphin Yeo
妆发 Zoel Tee using Laura Mercier and Kevin Murp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