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风华人物

Ho Ching Lin: The face behind yearly Eye Ball gala, a champion for good

胡庆麟 慈善推手

眼科医生胡庆麟为The EyeBall慈善筹款晚宴效力九年。今年遇上新冠病毒,她与团队如何变通改道继续为大众付出?她亲自分享。

每年,本地慈善晚宴The EyeBall都是名流共聚一堂的日子,为本地视觉病患出一份。 这个年度盛会由本地眼科医生胡庆麟(Dr. Ho Ching Lin) 主持大局。

今年,世界因为新冠病毒(Covid-19)而停摆,我们的生活也因此受到影响。 再三考虑之后,胡庆麟医生与慈善团体内部人员讨论后,有鉴于安全问题,决定停办一年。

胡庆麟医生自2011年开始加入The EyeBall慈善晚宴,至今已九年; 即使今年没有举办慈善晚宴,胡庆麟医生仍选择不同的方式和途径回馈社会。她与《ICON》分享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

你在团体中扮演着什么角色?
自2013年起,我便担任The EyeBall 主席,带领着一群充满热忱的义工,确保每年的慈善晚宴都能带给大家不同的感受与难忘的精彩体验,同时也希望通过慈善晚宴提高大家的意识,传达眼睛疾病的相关知识。当然,也努力达成每年的筹款目标。除了EyeBall,我也投入其他慈善活动,同时担任慈善与策划发展部门(Philanthropy and Strategic Development)总监,为团队提供咨询、在非常时期,比如新冠病毒这段时间,为他们打气加油。

The EyeBall 是如何运作的呢?
这个一年一度的慈善晚宴是提高视力受训意识的主要筹款项目,现场佐以由大厨配合晚宴主题而精心设计美酒佳肴与视觉飨宴,是我们的支持者每年必定出席的晚宴之一。晚宴之间也进行拍卖各种奇特物件,高潮迭起。晚宴所凑获的所有善款都捐赠给VisionSave,用于需要金钱资助的病患、当作研究基金以及社区教育基金。

The Eyeball 费事多久筹备,其中最大的挑战为何?
一般在慈善晚宴的九个月前就开始筹备了,最大的挑战每每是如何做得比去年更好。我们办了九年,每一年的表现都超越前一年,大家期待越来越高,让我们越战越勇。

要提高大众对视力受损的最大挑战是什么?你又是如何克服的呢?

眼睛是灵魂之窗,失去视力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也会对人生造成巨大的影响。我们都需要好好照顾自己的双眼,这是我们想对大众传达的主力讯息,亦是我们团体的“卖点”。本地有大约2263个大大小小的慈善团体,若要加上在本地运作的海外慈善团体,数字恐怕更多了。每一个慈善团体都想要争取大众的注意力同时筹款。要在这些团体脱颖而出是一大挑战。

做为眼科医生,你的工作繁忙,加上参与不少慈善活动与社交活动,你如何安排时间。
Elizabeth Andrews曾说过,志愿者并不是一定有时间,他们有的是心。 身为驻院医生是非常困身的,但慈善一直都是我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时间挤一挤就有了。

你认为,多年来参与慈善活动的经验累积是如何改变了你?
|能够从事救济他人的工作,我一直都觉得很感恩。 而慈善活动则是我工作的延伸,只是慈善活动能够帮助更多的人。多年来参与慈善活动让我相信人性本善。

新冠病毒如何影响慈善晚宴?
为了大家的安全以及响应政府的社交距离规则,我们决定取消今年晚宴。这场病毒让大众了解完善的医疗制度在非常时期是多么地重要。我们目前在策划着不同的活动,不久前刚推行了Heroes Fund,希望透过慈善筹款为医疗机构加强设备,以应付目前的疫情,同时也为未来作准备。

在新常态之下,我们也需要不断地创新与投入新的科学研究,持续教育医护人员以及建立新形态诊所,确保病患可以在最健全的设备与安全的情况下获得最好的眼部治疗。 要做到以上几点,我们需要援助基金;因此我们也考虑发掘网上捐款活动等可能性,比如举办小型的网路晚宴等,而我们目前大的挑战是如何让与会者也能体验过往盛大精彩的气氛。

每年的筹款目标是多少呢?
每年,我们的目标是希望透过晚宴筹获超过一百万善款,由于今年晚宴无法进行,我们希望透过Heroes Fund来筹得这笔资金。

来跟大众喊话,传达正面力量!
失明是可以预防的,跟我们一起对抗视力受损,投资未来,别视而不见!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