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访问陈凯琳的时候,觉得她特别神清气爽,或许是刚从加拿大度假回来的缘故,温馨和甜蜜的余韵犹在。她五岁随家人移居温哥华,在那儿度过成长岁月及念大学。22岁那年回流香港,参加2013年港姐竞选并获得冠军,随即签约无线电视台,至今已经五年。去年圣诞节,她终于逮到机会,放下手边的工作回到自己成长的地方过圣诞,更难得的是有男友郑嘉颖相伴,这趟旅程因此更加难忘和有意义。

他俩自2015年拍摄剧集《僵》时擦出爱火后,这回第一次牵手同游加拿大。我问他,真的是如香港传媒报道那样,此行的目的是带男友去见家长?她摇头:“不是啦,我和父母都住在香港啊,那些报道只是为了写而写。这次圣诞节我们两人刚好都放假,心想不如一起过个白色圣诞。我们考虑了很多地方,后来我想,为什么不一起去我熟悉的地方?我既可以趁机看看老朋友,也顺便带他看看我成长的环境。”

Read more: 

带男友浏览往昔的日常

一个多星期的温哥华之旅,他们去的地方都很“日常”,她笑说男友嘴里没说什么,或许心里觉得闷也说不定。她曾在当地一座商场里的三间时装店和超市打工,这次就拉了他一起旧地重游。“回到以前工作的地方是件有趣的事,可对他来说,那也许就只是一座商场。他算是很有耐性了,愿意陪我去看这些地方。” 话语里带着一丝甜蜜,像个受宠的小女孩。

Grance Chan, TVB , Hong kong, Celebrity

当时她指着那些顾客把货品搬上车后留在商场外头的手推车,告诉男友说以前在超市打工时,经常冒着寒冷把手推车推回商场。她带几分得意地说:“他有点惊讶,说原来我力气不算小,可以干这些体力活。

”至于拍拖,两人去了当地的购物旅游区Granville Island逛街和吃海鲜,还上了雪山,当然是由她带路。居港五年,她其实蛮想念加拿大的“家”,希望可以每年回去一、两次,毕竟那里有很多一起长大的朋友和教友,加上那里生活较为悠闲,好山好水,让人想走出家门活动肢体。

Read more:

蜕变成更好的自己

进入香港演艺圈后,因为生活方式与工作环境的改变,让陈凯琳长大了不少,而她觉得自己变得最多的是待人处事方面。“在加拿大的时候,因为年纪还小,比较任性,有不开心的事就直接说出口,自我防备意识也很强。来香港后,认识了很多不同领域的人,生活层面广了,待人处事也成熟了许多,不再直接把心中感受宣之于口,而是会考虑后果,也不应太过自私,要照顾他人感受。”她补充,如果这样的改变能够成就更好的自己,她乐于接受这个蜕变。

尽管年纪尚轻,今年6月才满27岁,她自认不是个受保护的女生,但需要身边的人给予鼓励和支持。娱乐圈的工作性质相对复杂,家中没人从事这行,很多时候家人并不明白她的处境,但他们还是留守在她身边为她打气。她表示,如果没有家人和朋友的扶持,只靠个人打拼,她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郑嘉颖比她年长22岁,在圈子里见惯风浪,也经历过事业的低谷和高峰,理所当然地扮演女友身边的导师。“我正在面对的问题,他以前都已经历过,可他不会直接告诉我该如何处理,因为他觉得如果我没有亲身体验,对我很不公平。即使我做错了决定,至少我有尝试过,如果他直接帮我解决问题,那我就学不到东西。他会在身边看着我,确保事情不会去到最坏的境地,但我必须亲身经历。”

Grance Chan, TVB , Hong kong, Celebrity

就好比几年前陈凯琳刚出道时,公司委以重任,让她出任剧集《张保仔》的第一女主角。她到底不是科班出身的演员,演技有待磨练,在剧中的演出被评为夸张生硬,甚至被演艺界前辈演员点名批评。对此,郑嘉颖并没有刻意“护短”,一方面认同前辈的批评很中肯,另一方面指出女友在短时间内连跳几级快速晋升女主角,表现不尽理想时是意料中事,她需要的是时间和磨练。她就是在这样的“呵护”下,意识到自己的缺点,以勤补拙,一步一脚印慢慢走出自己的路。

问她是否想过什么时候是适婚年龄——毕竟男方很快就要步入知命之年,此时是否有考虑过婚嫁?这个大女孩说:“我一年里听到同样的问题想必有上百次吧?而每次我都说:交由上天决定。两个人在一起,如果关系非常稳定,其实是不会刻意去想这个问题的。”看来郑嘉颖短期内还是得继续扮演她的人生导师角色了。

Read more:

勇于表态的现代女性

在香港访问及拍摄陈凯琳的前一天,她出席了新剧《平安谷之诡谷传说》的首播记者会。她在这部民初剧里饰演一个城市女子,跟随丈夫回到他的老家,而那是一个男权至上的社会,女性不仅地位低下,更饱受欺凌。她扮演一个“女性革命者”的角色,呼吁其他女性勇敢站起来,打破不公平的局面。这位剧中的女一号说:“即使故事背景是民国初年,却不代表今天的社会不会发生类似的个案。就算不要扯到太严重的社会问题,日常生活中男女双方都必须互相尊重。“

Grance Chan, TVB , Hong kong, Celebrity

事有凑巧,当时是1月中旬,金球奖颁奖典礼才刚举行,一众女星穿上黑衣出席盛会,响应演艺界谴责性骚扰事件而发起的 “Me Too”运动,这部剧集仿佛是呼应当前的局势量身定制。事实上,这部剧早在2016年11月就开镜,一直拍到2017年3月,当时距离Me Too运动的发起还有一段时间。 当监制告诉陈凯琳剧集的故事大纲,她其实有些保留,担心在合家开饭煲剧的时段“无缘无故谈女权”,观众会不买账。后来戏还是照拍了,加上后期制作,终于在今年初登场,刚好和好莱坞的Me Too运动同步。

来自北美的陈凯琳自然会关注和跟进美国影坛有力人士性侵女性、骚扰弱势族群的新闻,她说:“ Me Too运动的诉求的不是女权主义,而是追求平权,男女都同样会受欺凌,关键在于要怎样把事情说出来。这个运动启发了现代人,让人们知道一旦发生类似的事情,不该把门关上或羞于启齿,必须勇敢讲出来和表态,揪出罪魁祸首。”

Read more:
[readon id=”43866″]

希望专心当演员

当初陈凯琳在港姐决赛中是四料冠军,也是继郭羡妮之后第二位获得国际中华小姐冠军的港姐,有不少人说她的神韵和李嘉欣有几分相似,是近年来最美丽的港姐。然而,选美舞台上的亮眼表现对她的星途造成一定的阻力,因为人们总是把美姐和花瓶划上等号。这位身型娇小但胜在体态均匀的卸任港姐说:“出道第一年的处境确实比较艰难,到了第二和第三年,人们比较认识我了,也就慢慢改变了对我的看法。有时不必太过在意每件事情,只需用时间和行动来证明自己。”

Grance Chan, TVB , Hong kong, Celebrity

近两年公司安排她演戏和主持节目双线发展,而她告诉我,如果可以选择,集中精力做好一件事,她希望能专心演戏。虽然主持现场直播节目对自己的临场表现是一种磨练,毕竟主持节目跟演戏不同,是另一种技能,而她在两方面都新手,最好还是集中火力做好其中一样——演戏。

去年她拍了生平第一部电影《起底组》,是一部喜剧片,她对此深感雀跃,希望将来有机会继续在大银幕上亮相。5月份,她将去新疆拍摄新剧,演一个新疆公主(她的轮廓给人混血儿的错觉,演新疆人实在很适合,让我想起《倚天屠龙记》的小昭),她听说当地风景很美,因此等不及要飞去那儿拍戏。

正值花样年华的她,事业、爱情和人生,都写满了期待,就像是一艘叫“希望号”的船艇,朝梦想的方向奔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