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馨慧(32岁)含着金汤匙出生严格来说并非完全正确,因为她那白手起家的父母黄传兴(61岁)和叶佩芳(61岁)在她出世的时候仍在为事业打拼,当年住的是公寓,而非现在的优质洋房。当然,黄馨慧相比很多其他人确实生长在很不错的环境,而且家境越来越好,幸运的是,她并不娇生惯养,黄馨慧说这是父母的功劳。

曾推出个人专辑,也参演过不少电视剧,如英语剧“Mata Mata”、华语剧《Missy先生》以及电影《放映·爱》的黄馨慧说:“人家是严父慈母,我家刚好相反,妈妈是严厉的那个,要撒娇我得跑去爸爸哪儿。我所知道的妈妈是个非常努力能干的现代女性,她做人做事有个原则,即决定做一件事必定会坚持做完,不管结果如何都不会半途而废。”

黄馨慧回忆说,成长期的训话大多来自妈妈,特别是要孩子做事情要有始有终不能半途而废的道理。“我自小喜欢唱歌跳舞,妈妈发现后在我4岁时就安排我学芭蕾舞。当年我听说中华小姐选美赛有舞蹈表演环节,为了吸取舞台经验因此报名参赛,后来一度感到不自在,想半途退出。第一个阻止我的是妈妈,她说不论结果如何,既然决定了就一定要完成,至少要经历整个过程。”

Cheryl Wee, Jean Yip, Celebrity, 黄馨慧
黄馨慧与母亲叶佩芳。(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父母陪伴入娱乐圈

黄馨慧是在2012年参加国际中华小姐选美赛获得亚军而进入娱乐圈,当年带她入行的是本地娱乐圈知名人士林适。当然,黄馨慧的姨妈是本地资深歌手叶佩芬,加上父母经商交游广阔,也认识许多行内人,对黄馨慧在娱乐圈打拼铺设了更顺畅的一条路。

“妈妈从来没有主动鼓励或反对我进入娱乐圈,决定在我自己,她唯一的原则是要我尽全力,不论结果如何。”黄馨慧说她后来到台湾发展认识了一些娱乐圈大腕,对方只有一句话“你愿意脱的话,我马上安排你和某某某拍戏当第一女主角”,让黄馨慧震惊之余也大开眼界,也真正了解娱乐圈的复杂性。

黄馨慧是大家闺秀,家境不俗,自然不必考虑这样的邀约。妈妈叶佩芳说:“当时我也在场,马上说不,女儿是我的,我得好好保护她,我们并非没有能力,没必要走这条路。”

有趣的是,黄馨慧以及父母和这娱乐圈大腕至今仍保持良好关系,这主要是因为妈妈叶佩芳和爸爸黄传兴都是很讲江湖义气的人,很容易结交朋友。黄馨慧分享一段有趣的往事。“一次在台湾,该名大腕带我和爸妈参与当地黑白两道江湖人士的饭局,一个特大圆桌坐了几十人,一边是黑道,一边是白道,还有很多舞小姐陪座,俨然电影场景。我很庆幸当时父母也在,一起经历了这难得一见的场面。”

选美赛后收到妈妈的信

黄馨慧说她最感动的,是当年她在香港无线电视参加国际中华小姐选美赛的时候,爸妈特地飞到香港坐在台下为她打气。当她最终获得亚军,但因为得马上进行各种宣传而无法与爸妈见面,事后回到酒店却收到来自妈妈的惊喜。

“我们当时住在不同酒店,当晚我回到酒店后柜台交了一封信给我,原来是妈妈亲手写的祝贺和鼓励信。妈妈在信里头说虽然明知我不想完成赛事,但最终还是坚持到底,还拿到那么好的成绩,她为我感到很骄傲。”

事实上,那并非叶佩芳第一次写信给女儿。叶佩芳说:“女儿在成长时期有点叛逆,有时很难当面用言语沟通,于是我就会写信给她,用文字向她讲道理,说心情,给她鼓励。这个方式很有效,因为看信的时候情绪不会像当面说话时激动,而且文字总是比较温和,所以当年她获奖后,我也写信给她鼓励。”

READ MORE:

用书信与孩子沟通

目前已当外婆的叶佩芳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长时间为事业打拼的她和丈夫在家的时间不多,她自认当她的孩子也不容易,因为孩子总觉得父母对他们有很高的期望。叶佩芳说:“但其实我并没有要求什么,他们喜欢做什么我一般上不会反对,除了当年馨慧被体育学校录取,因为身材高挑被要求加入体操团队。但我知道自己将不会有时间常陪伴孩子出国参加比赛,于是反对。我对孩子唯一的要求是做事要有始有终,不要半途而废。但孩子在成长期有时不那么容易沟通,所以当我觉得想对他们说一些深入的话题时,我就写信,让他们觉得自在一些。”

黄馨慧坦言,她在成长期和妈妈之间的争执主要都环绕在做事情的态度。“每当我退缩的时候,妈妈总会以严厉的语气给我鼓励,她总是说我有不错的条件,要对自己有信心。妈妈从来不相信‘放弃’这两个字,总在背后推我一把,不论输赢一旦决定要做一件事就得完成整个过程,那是妈妈的原则。尽管我们有时意见不同,但我们从来没有真正的吵架,我还是很敬重长辈的。”

黄馨慧这么形容爸妈对她的爱:“妈妈是刀子嘴豆腐心,爸爸有点唠叨,但是性情比较温和的那个,两个都超爱我的。”

Cheryl Wee, Jean Yip, Celebrity, 黄馨慧
黄馨慧(左)与妹妹黄馨娴、父亲黄传兴。(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爸爸是女儿的“避风港”

2015年到台湾尝试融入娱乐圈的那几年,黄馨慧坦言生活过得并不容易。“我最大的困扰是,娱乐圈的每个人不断说我太胖,需要瘦一点,要不然上镜不好看。这给我带来严重的精神压力,我无时无刻不在告诉自己要减肥,要少吃,以致情况一度严重到我停经超过一年,最终内分泌紊乱,导致精神与身体无法承受,几乎患上忧郁症。”

那段时期情绪低落的黄馨慧唯一想到的倾诉对象是爸爸。“爸爸一向话不是太多,也不像妈妈那样在态度上过于严厉,因此成了我的避风港。但爸爸也有一套做人的原则,我从小就喜欢表演,爸爸告诉我艺人的生命期有限,要尝试就一定要趁年轻,但也得适可而止。爸爸的鼓励让我知道,我不会也不必一个人单独面对任何困难。”

对孩子走温柔路线的黄传兴说:“虽然我也希望她不要因为一点困难就放弃,但那个时候我看到女儿在台湾时总是郁郁寡欢,情绪很低落,我感觉情况相当严重,于是就劝她回来。我的看法是,并非所有事情都得拼命去争取去得到,关键是要尝试过尽了力,要知道什么时候该退一步,以退为进。”

是在那段时期,黄馨慧开始意识到健康饮食的重要性,于是萌起往健康美容纤体这个行业发展的念头。“在娱乐圈的那段负面经历让我意识到演艺事业是一种负担,我从小受家庭环境影响相当熟悉美容业,爸妈也鼓励我往这条路走,把表演当成是业余兴趣。”

READ MORE:

投入美容纤体业

黄馨慧最终在2016年开创了Cheryl W Wellness & Weight Management 纤体品牌,至今已有五家分店。

身为新俊叶集团接班人,黄馨慧并没有饭来张口的富家女恶习,反而自创以年轻一族为对象的纤体品牌。她坦言是受了在这行业打拼几十年的父母影响,并很庆幸能在他们的庇护下创办自己的品牌。

叶佩芳在23岁那年创办新俊叶,干劲十足的她当年和同样当发型师的黄传兴相恋,并联手打拼事业,自此成为业界知名的夫妻档,至今在本地已有71家分店,马来西亚则有七家,也在中国和日本设立公司,并早在2002年进军房地产,成为本地数一数二的企业家。叶佩芳说:“我们两人年龄相同,在27岁那年结婚,隔年就生下第一个女儿。”

Cheryl Wee, Jean Yip, Celebrity, 黄馨慧
黄馨慧于2012年参加国际中华小姐选美赛夺得亚军,进入娱乐圈。(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学校假期到发廊打工

黄馨慧说:“父母为了工作,常常不在家,我自小就在发廊的环境长大,特别是9岁以后,每当学校假期,妈妈就给我两个选择,一是和弟妹呆在家温习功课,另一是到发廊帮忙,但不能偷懒早回家,得和妈妈一起上下班。我不是个爱课本的小孩,所以选择假期时和妈妈一起上班。”

黄馨慧小时候的这个选择是相当吃苦的,因为勤劳的爸妈每周七天都上班,没有休息日,但这也让她学习了很多,比如当接待员和学习管账等。“爸妈自创事业,所以非常鼓励孩子在不同阶段,到不同环境汲取各种社会经验,所以我年少时也经常打假期工,比如到快餐店当服务员,爸妈都很支持。那些童年在发廊的经验及少年时在外打工的经历,成了我后来自创事业很好的基石。”

爸爸黄传兴解释,虽然他和太太并没有设定孩子的将来,但潜意识中似乎希望下一代也能走企业家路线,所以只要有机会就会让孩子浸濡在可以学习的环境,比如很小的时候就将他们放在托儿中心,不是因为没时间照顾,而是希望孩子能自小学习与其他人接触沟通,学习自立。

黄传兴说:“我们外表看起来很狠心,把孩子丢在托儿所头也不回就走,但实际上当时我们是很难过的。但每次看到女儿从托儿所回家都学会一些新知识,就觉得应该是做对了。”

以黄馨慧的家世,她完全可以在家当少奶奶,但她选择努力工作,这大概是因为她遗传了父母总是忙碌停不下来的基因。妈妈叶佩芳在业界是出了名的辛勤,那刻苦耐劳的态度也遗传给女儿。

Cheryl Wee, Jean Yip, Celebrity, 黄馨慧
照片:联合早报/龙国雄摄

黄馨慧两年前怀第一胎大腹便便的时候,仍在公司忙碌,除了视察业务,也招待贵宾,亲自向客人解说公司业务,即使临盆在即,仍如常到店里处理公事。停不下来的黄馨慧说,工作让她找到专注力和活力,比在家休养更好。

我怀孕的头几个月害喜相当严重,但妈妈建议我继续工作,以便分散压力。我听说以前妈妈怀孕时,依然长时间站着工作,直至生产前羊水破了都还在为客人剪发,相比之下我轻松得多,要休息随时都可以,妈妈的勤奋是我学习的榜样。”

黄馨慧创办的纤体品牌是新俊叶集团旗下的新品牌,注重的是健康合理的体重管理,并非快速瘦身。她说:“之前在台湾快速极端的痛苦减肥经历记忆犹新,也让我深深体会身心健康的重要性,就是向现代女性传达积极健康的瘦身理念,在爸妈几十年的资深经验与专业理念的护佑下,发展还算顺利。”

READ MORE:


交往12年不曾单独出国

毕业自新加坡女子中学和维多利亚初级学院,黄馨慧说少女时期的她有点叛逆,不怎么喜欢念书,高中毕业后自己报读了著名的纽约百老汇舞蹈中心(Broadway Dance Centre)的表演艺术课程,并在被录取后才通知父母。但妈妈坚持要她在本地念大学,也曾为此发生争执,结果是妈妈亲自到新加坡国立大学拿了报名表格,帮忙她填写报读,才让她进了国大主修心理学。

叶佩芳解释自己的立场时说:“我不介意孩子选修什么科目,但得接受正统教育,不是为了一纸大学文凭而已,更因为那是个训练正确思维的环境。”

虽然黄馨慧说自己小时候相当叛逆,但有一点她绝对不会做也不敢做的——就是婚前越界的男女关系。2017年嫁给建筑师冯维坚的她说:“我和丈夫高中开始相识相恋,但我们恋爱12年不曾单独出国旅行,因为父母相当保守,所有行程都是父母安排的。”

叶佩芳透露,虽然她和丈夫并没有限制女儿交朋友和交男友的自由,但对孩子的保护性很强,绝对不让孩子在18岁之前与同学单独出门,而且进出必定由家里司机载送。由于夫妻人脉广,黄馨慧交男友的时期老早就有人向她父母通报男友的底细。“我们对女儿男友的人品很满意,后来还是我提醒未来女婿要赶快求婚,要不然就来不及生小孩了。”

黄馨慧和冯维坚这对小夫妻原本安排好婚后到西班牙蜜月旅行,但第一个宝宝来得太快,打乱了两人第一次一起出游的计划,只好等将来再计划。有趣的是,妈妈叶佩芳在嫁女儿的时候对女婿提出一个要求,即在结婚后的头七年,得住在岳父母家。

叶佩芳说:“我当然有私心,那是我第一次嫁女儿,哪里舍得?好在女婿爱老婆,也很照顾我们两老,答应了下来。其实主要是因为我希望能在他们的孩子还小的时候帮忙照顾,以便女儿和女婿可以继续专注为事业打拼。希望七年的时限到,孙子已经习惯住在这里,不舍得搬走!”

这当然是玩笑,一旦小孩得上学,黄馨慧夫妇就得另觅靠近学校的新天地。但冯维坚在婚后辞去建筑设计师的工作投入新俊叶集团,夫妻俩一起为家族企业效力,确实让黄传兴和叶佩芳感到无比宽慰。

Cheryl Wee, Jean Yip, Celebrity, 黄馨慧
黄馨慧一家人感情要好。(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用给孩子的爱回馈父母

目前已有两个孩子的黄馨慧说,身为人母之后,她开始明白父母为何在小时候对他们的管教严厉,她现在也向妈妈取经,学习当一个称职的好妈妈。

让叶佩芳和黄传兴觉得欣慰的是,女儿从小到大非常孝顺,而且这是自小就感觉得到的。“以前她小时候上课,时间很早,佣人叫醒她之后,她特地吩咐不要吵醒我们,因为知道爸妈工作时间长睡得不够,很小就很贴心。”

黄馨慧补充说:“那个时候我也当了姐姐,明白父母工作的辛劳,觉得应该开始承担一些家庭责任,尤其得替母亲分担照顾弟弟妹妹。”

谈到要如何回馈父母的养育之恩,她说:“父母给孩子的,孩子永远都无法全部偿还,父母给孩子的爱永远大过孩子给父母的爱,这是一个单向且无法改变的事实。我所能回馈父母的,就是把我最好的都留给孩子。”

但黄馨慧透露,她已经向发艺高超的父母拜师学艺,开始学习修剪理发等新技能,这不单只是学习一门新手艺,她更希望能将这份源自父母的宝贵家族遗产传承下去。

原文刊登于联合早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