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宣布脱欧为市场带来许多不确定因素,一旦英国不受欧盟法律和自由贸易协议的约束,出口关税将大幅度增加,更为严格的边防检查也会拖慢货品流通的速度。因此,有好些英国家具与灯具品牌不参加今年的米兰家具展,静观其变,其中包括“设计金童”Lee Broom创办的同名灯具品牌。

今年43岁的Lee Broom在2007年自创品牌,主攻产品与室内设计,作品充满时尚和当代感,而且得奖无数 。3月上旬,当家具同业正忙着筹备到米兰参展,他选择到新加坡、澳洲和新西兰视察市场,并且在悉尼举办“Park Life”大型作品装置展。

我在代理Lee Broom灯具的新加坡Space Furniture家具行和这位金发帅哥对谈,他说品牌在伦敦和纽约各有一家独立专门店,希望将来有机会能在亚太区设店。问他心中属意哪个城市,会是在人口庞大的中国吗?他笑说:“如果我说是新加坡,那会比较政治正确吧,毕竟此刻我在你的地盘啊!”

目前Lee Broom在全球各地约有150个代理销售点,但唯有品牌专属的店面才能让设计师全面展现个人创作理念和愿景,他向往开店的心情不难理解。

Lighting Designer, Designer, light, 灯饰设计,设计师
摄影:Craig Wall

演戏起家的时尚达人

Lee Broom毕业于伦敦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最后却当上产品设计师,难怪他的设计充满时尚感,被誉为家具界的Tom Ford和Marc Jacobs。

我丢了个假设性问题给他:当初如果成为时装设计师,他最想设计怎样的衣服?他的答案是男装。“男装市场开始出现以优质面料缝制的休闲服,这是我喜欢的时尚风格。我不是‘西装友’,但我喜欢兼容动感和优雅的衣服,两种极端的混搭,就跟我设计的产品一样。”

访谈当天,他的上衣、长裤和鞋子皆出自Dior Homme——他很欣赏Kim Jones为Dior设计的男装,披一件购于洛杉矶的白色镂空花卉图纹外套,意象阴柔但线条阳刚,符合他对穿搭的诉求。“我不喜欢开门见山的主旋律,喜欢带有变奏的设计。”

他的老本行其实是演戏,七岁加入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在舞台和电视上演了十年戏,对他日后的设计与装置概念有一定的影响。看到他在家具行内呈现的装置,古希腊雕像与当代灯具并置,精致剔透的当代灯具与地面的质朴石块对照鲜明,那是显而易见的舞台手法。“我会在展示作品时注入戏剧化的渲染手法,做装置时也希望能为观众营造无穷的想象空间,这些都是潜移默化的成果,并非刻意。”

转身进军室内设计

从小学习绘画的他,17岁那年出于好奇,报名参加一项时装设计比赛,并且获得冠军。他请评判Vivienne Westwood签名留念时,“西太后”给了他电话号码,邀请他到自己的设计工作室参观。后来,他在这位英国时尚教母门下实习了十个月,跟着就报考伦敦中央圣马丁艺术学院,修读时装设计。

他在学院的最后一年,为了赚取零用钱,亲手设计和制作一些镜框、沙发枕、布帘等家饰品,卖给他居住的诺丁山一带的酒吧和餐厅,并协助当地餐饮业者做空间装潢,渐渐做出了名堂。

当时有位酒吧老板找上他,给他一笔很大的预算,请他重新设计酒吧的内部空间,他于是找了学院里的日籍朋友Maki Aoki合作,凭着初生之犊的勇气,用了九个月时间将酒吧改造成充满70年代奢靡风的休闲空间。从那时起,他们陆续接到许多室内设计邀约,两人也联合成立公司,前后共事四年,直到Maki在2006年离开英国回日本为止。翌年,他自创同名品牌,专注开发产品设计。

从定制到量产

创业初期,困难重重,财务是严峻的考验。为了开发全新的产品线,他必须注入很大的资金,更要确保接下来几年能够收支平衡。好在他也兼做空间设计,解决了产品设计所带来的经济压力。2010年,他获得“英国最佳设计奖”和“最佳室内设计新人奖”,在业界崭露头角,翌年更获得“英国年度设计师大奖”。在国内外频频得奖,将他的事业推向高峰,从此今非昔比。

起初,Lee Broom只提供产品定制服务,每款设计只做一个样板,当顾客下订后,在12至16个星期内依对方要求的数量交货。后来,他设计了大受欢迎的Crystal Bulb,一发布即收到很多订单,他因此意识到量产和囤积存货的必要。他从此不走定制路线,但仍坚持手工制作,甚至以“即看即买”的方式发布新品。“

这五年来,我发现客户已不再像以前那么有耐性,当他们在社交媒体看到某件产品,就想即刻买下。2018年我在米兰家具展发布新品时,就确保有足够存货让买家可以即时取货,当然这是很大的挑战,因为我们不只要提供样板,还得提前制作产品。我认为这是对的,先发布后制作 ,那种‘吊人胃口’的做法已不合时宜。”

Lighting Designer, Designer, light, 灯饰设计,设计师

不设计不必要的产品

谈及个人设计风格,Lee Broom说他是以当代手法呈现经典变奏,让人有一种既近且远的感觉,很潮却又很典雅。他说:“我的个性就是这样,这点很英伦吧?”

他从来不去想灵感这回事,就只是出外走走、看看,到处皆是可供发挥的创作素材。“我有本事把各种视觉冲击记在脑海,把一年前和上周看到的景物融合在一起,因此我的作品有着强烈的视觉性。”

设计师与艺术家的差别,在于前者为方便他人的生活而设计、后者为满足个人内心而创作,而这位型男设计师说:“现代人其实不特别需要什么东西,因为我们拥有太多选择,每当我在设计产品时,就会提醒自己这点。”

让设计回归基本,是他的座右铭。他每年创作约50件产品原型,最后出线的或许只有四件,作为设计师,他有责任确保自己的设计有值得存在的理由,除了要有与众不同的特色之外,更不能缺少功能性,这样才能让设计永保新鲜,而这也是他对永续设计的认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