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微之处见真心。拍摄到一半,摄影师要求换个姿势,楚晴主动地换上高难度动作,蹬着四寸高跟鞋单脚悬空踢腿;接着的半个小时内,她连续踢了数十次。对她来说,没有最好,只有努力做到更好。她说自己的个性向来如此,比如这次访问坚持全程以华语作答也是她的努力方向之一。

五年前,她对电子音乐感兴趣,敲了不少音乐人的门,却没人理解她想做的音乐,她索性自学当制作人。今时今日她已非吴下阿蒙,25岁的她手上已有多首畅销歌曲,是Spotify点击率排行榜常客,在中国电音竞技节目《即刻电音》摘下第四名;2019年推出首张华语单曲《嘘》,大步往大中华地区迈进。

我把自己定义为电音歌手,只穿黑色的衣服,但不知道未来十年还可以这样吗?可能可以。但我不想为了出发点时所做的决定局限了未来。”

从英文过渡到中文,她自认要学习的很多。“英文比较直接,中文则较有深度,要表达那个深度对我来说有点困难,必须在不妥协自我风格与不忽略中文语言魅力之间找到完美平衡。”

五年不间断地创作,让她成长也一度让她迷失。从不在乎别人的想法到过度关注。“当初没想过当歌手,所以歌曲都为自己而作;当歌唱变成职业后,歌曲变成我与大众的沟通,我也开始在乎别人的想法,有段时间甚至过于在乎,现在我尝试慢慢地把自己拉回来。 ”

跟她聊天发现她是一个很爱思考的女生,有想法也爱把问题抛给自己然后找出答案。“开始写歌时所有事都很新鲜,让我求知若渴不断进修,可是到了某个阶段,我发现作的歌都是一样。”尤其疫情期间一口气作了十首歌后,她自觉灵感油尽灯枯。“疫情期间天天在家,我觉得我的生活故事都写完了,没什么好写的。”

“我学会的第一句中文词汇是‘不做的话,错的机会都没有。’失败与否就看你如何定义,新歌成绩不如前就是失败吗?或许是因为我尝试了新方向呢。反过来说,作过的歌成绩很好,我就一直作一样的吗?守住过往成绩我就是成功吗?不一定。”

遇到撞墙期就试着为自己打开另一扇门找出口,所以她从音乐抽离,转而学做衣服,通过大量阅读自学,了解各种面料与品牌故事。“做衣服让我想起自己曾经多么热爱音乐,在乎每个细节,投入每个创作过程。”她特别喜欢川久保玲、山本耀司暗黑系解构美学。

Jasmine Sokko, 楚晴
宽皮革拉链长款A字连身裙、宽松帽衫、金属材质皮革高跟鞋、金属材质的皮革高跟鞋、水晶象牙白刺绣手套、银色金属项链/Givenchy。

不以真面目示人是楚晴的特色,全黑服饰和面具增添了神秘感。她解释,开始做音乐时还在求学,希望在学业和音乐之间划清界线;也感受戴不戴面具时外人的态度差异,让她渴望能够保持低调真心诚恳地跟朋友相处。“刚出道时听到奖励会开心,听到批评会失落,情绪起伏大。戴上面具时我感觉自己扮演着Jasmine Sokko这个角色,下台拿掉面具后情绪就抽离,这样比较踏实。当然现在长大了,更有信心了,心中已有界线,其实戴不戴面具都无所谓。”

对于好奇她真性情的人,她这么形容自己:“我觉得自己像司芬克斯猫(Sphynx Cat),猫都喜欢待在室内嘛。我很宅,平时就是做音乐、做衣服、看杂志,我跟猫一样,在小小的范围就能够生存,很独立。这只猫并不是其他人的菜,大家觉得它怪,我觉得我的个性也是这样,怪怪的。” 她强调个性像男人,这个答案让我和经理人大笑了好半晌。至于为什么,请自行想象。

摄影 / Veronica Tay
美术指导 / Chen Jinghua
造型 / Grace Lim
化妆 / Larry Yeo
发型 / Samue from Hairloom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