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扰乱了我们的生活节奏,也让许多远在异乡的打工人无法回国探亲。出生于马来西亚浮罗交怡岛的刘子绚(Jesseca Liu)已经有一年多没有回家了,她说疫情前每三个月都会回去一次,若没有演戏的安排,几乎一半的时间都在那里。浮罗交怡岛除了有家人,还有她经营多年的两家SPA美容院、四家民宿、一家咖啡厅和有机商店。别看她外表温柔优雅,骨子里却透着独立与刚强。在新加坡,她是观众眼里熟悉的七公主,回到自己的家乡,她是果断有魄力的老板娘。这一次的访谈中,与她细数今昔点滴,在我眼前的,是经历风雨、砥砺前行的刘子绚,释放着成熟女人的自信与从容。

演戏编导由自己掌控
今年42岁的刘子绚,因2004年的电视剧《任我遨游》开启了在狮城的演员生涯。入行17年来,凭《同心圆》《手足》《复仇女王》和《大英雄》等戏剧中精湛的演技,深得观众的喜爱,目前已收获8座红星大奖十大最受欢迎女艺人奖项。2019年出演电影《女鬼爱上尸》,是她和老公田铭耀(Jeremy Chan)首次在大银幕上合作,之后两人又在最近的电视剧《卧虎藏鬼》中再度​合体。这两次机会也让她难得挑战不熟悉的喜剧角色,颠覆了过往演戏时所用的技巧和逻辑。

真丝雪纺连衣裙/Gucci。铂金镶嵌钻石和蓝宝石耳坠;Winston Cluster Wreath铂金钻石项链;Cluster铂金钻石戒指,中央枕形切割主钻重约11.17克拉;Winston Cluster铂金镶钻手镯/Harry Winston。

“我的临场反应没有铭耀那么厉害,我是一个需要阅读很多资料,做足功课,才可以给剧本提供养分的人。往往会想很多,但喜剧并非如此。”她坦言另一半在拍摄过程中给予她很大的帮助,“能和老公一起演戏最幸福的是我不用在主场,因为喜剧是他的主场,感觉多了一个经纪人在身旁看着我,就算没有我的戏份,他也会在片场帮忙。”然而,与田铭耀拍喜剧最大的困难则是要忍笑,就算结婚四年了,还是会被对方的临场幽默戳破笑点,捏着大腿也要强忍笑意,专业地将戏拍完。

这一回拍摄《卧》也让她获益良多,除了对喜剧表演有更深的体会外,还难得参与台词创作的过程。“人家说演员是二次创作,第一次是编剧。监制给了我们自由权,跟导演讨论如何加入一些新的台词或桥段,让演员赋予人物生命,挺享受有这样的空间去发挥想象力。”

真丝一字肩连衣裙/Max Mara。Berry Cluster耳环,铂金镶嵌红宝石和钻石;Berry Cluster项链,铂金镶嵌红宝石和钻石;Cluster铂金钻石戒指,
中央枕形切割主钻重约11.17克拉;Winston Cluster戒指,铂金镶嵌红宝石和钻石;Winston Cluster铂金镶钻手镯/Harry Winston。

说起创作,刘子绚在2018年就曾透露有自编自导自演的打算,原本已敲定的合作,却因剧本和执行等方面与对方无法达成共识,最终计划喊停。“我明白可能是自己的经验不足,但我又是一个比较有主见的人。我想把剧本拿回来,把它发展成其他的影视、短片类型,以我想要的方式进行。这会是一个奇幻爱情剧,灵感取自婆婆在浮罗交怡岛上发生的故事,并将融入神话、巫术等元素。”

突如其来的疫情,也让她放弃了将剧本拍成电影的念头,“电影需要考虑的因素比较多,如我在2018年拍的《生死环线》至今还没有上映。这毕竟是我的作品,我不想因为别人出钱,而让对方做主,我希望大部分的控制权和规划都由自己掌控。”

慢下来享受生活

面对现今社会的压力,如何调适减压变得越来越重要。对于刘子绚而言,演戏是兴趣,也是放松的一个好方法。“拍戏是我宣泄情绪的出口,没有给我像生意上的压力。有多少人能过不同的人生,这样难得可贵的机会,我很珍惜。现在我的戏量也不多,一年拍一部电影、电视剧,或两部短剧。我选剧本也是挺小心的,不想把精力放在不对的地方。每准备一步作品,从工作、上映到宣传,四五个月很快就过去了,如果一部接着一部,那么筹备的时间就变少了。现在回看以往的作品时,会想为什么自己演成这样?如果给我多一点时间,我或许会有不同的想法,以不一样的方式去诠释。”

十几年前的她,与现在的观念南辕北辙,曾经不顾一切马不停蹄地拍戏,一部接着一部,繁忙的状态已经习以为常。后果就是,健康拉起了警报。于是,她在2010年毅然放下了快节奏步伐,静下心来,找到属于自己的慢生活。“如果我不为自己的身体负责,谁会帮我?当时除了健康问题,还有精神上的压力。可能我是在岛上出生生活的小孩,习惯了比较慢的生活方式,所以突然要我适应城市高压环境,不是不能适应,只是逼着自己成长。的确,那几年我成长得快,但也失去了很多。”

羊毛皮大衣/Bottega Venetta。Diamond Cluster Chandelier铂金镶钻耳环;Crossover手镯,铂金镶嵌钻石和蓝宝石;
Premier系列Kaleidoscope 36毫米自动腕表;Crossover五圈戒指,铂金镶嵌蓝宝石和钻石/Harry Winston。

忆起为自己购买的30岁生日礼物,刘子绚不禁笑言:“我还记得是一组很贵的保养品,并对自己说:我终于舍得为自己花钱了!20多岁时,我是一个很省的女艺人,我想应该找不到比我还要节俭的人,哈哈。当然,现在就不一样了。30岁前,我的负担蛮大的,妹妹还在念书,妈妈是个小小的美容师,出来工作后,终于能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于是,我供妹妹上学,为妈妈开了一间店,也给她买了一套房子。所以那时的我无间断地工作,也特别的省,不出国旅行,也不给自己买东西,连回家探望家人都不可以。后来,我放下了忙碌,回马来西亚生活,做生意,心态上看开了,爱自己更多一点。”

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与休息后,她最终决定签约加盟华研国际音乐,在30岁之际重新出发,找到了自己舒适的节奏。

对挑战从不低头


今年下半年,刘子绚除了会投入新剧《肃战肃绝》的拍摄外,还将把马来西亚的生意拓展至新加坡,计划把美容院的香氛产品引入本地,透过线上售卖。“我们有一系列的产品,希望能在这里慢慢推出,首先会是居家香氛系列,共有四款不同的香薰。香氛的味道,则是我和Jeremy婚礼的回忆。当时,我们特地找了一位专业的调香师,依据我们的喜好,定制了一款属于婚礼的香氛作为伴手礼。宾客们的回馈都不错,因此将该款香氛纳入SPA的产品系列中。”

目前该计划仍处于筹备阶段,她表示:“一切还在策划中,但是之前有朋友竟然想大量订购,给了我很大的信心。等一切准备就绪,一定会向大家揭晓。”

羊毛大衣饰以皮革刺绣图案/Valentino。Berry Cluster耳环,铂金镶嵌红宝石和钻石;
Winston Cluster Wreath铂金钻石项链;Ocean系列双逆跳功能黑白色调36毫米腕表;
Winston Cluster铂金镶钻手镯/Harry Winston。

身为演员的刘子绚,为了完全投入角色,必定会在开拍前做足功课。身为老板娘,她也不打没有把握的仗,任何投资或决定,亦是经过多方面的深思熟虑与准备。“2019年在吉隆坡拍戏时,突然买了一堆有关金融、投资、财经的书籍,因为之前为了一项重大的投资项目,我有意把生意推到另一个高度,所以就想借鉴别人的经验,阅读了很多书,一发不可收拾。”

“我是个勇于挑战的人,越是掉入谷底,越想翻身!低潮反而逼着自己进步,转换成为愤怒的力量,我一定要找到解决的方法,走出困境!”

疫情的缘故,马来西亚的生意难免受到影响,特别是美容院和三年前成立的民宿。“我是勇于挑战的人,越是掉入谷底,越想翻身。我的个性就是这样,是个冒险王。低潮反而逼着自己进步,转换成为愤怒的力量,我一定要找到解决的方法,走出困境!因此,去年封城期间,我们就把SPA产品上线,并将生意的重点放在咖啡厅和有机商店。咖啡厅原本是美容院和民宿的附属品,位于民宿的楼下,并非在生意的主打范围内。我们就利用封城两个月的时间,为咖啡厅制定了新的方向,重塑品牌,并成功打出了小小的名气。原本最不赚钱的,却在去年成为我最赚钱的生意。”

田侍日常的幸福

虽然疫情为社会带来许多负面影响,但不少人也在新常态中找到了新的乐趣和潜能。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刘子绚。她趁封城期间透过网上教学,开始了短片拍摄和剪辑,并在近期开设了自己的YouTube频道。频道中 名为“田侍日常”的短片系列,分享了两人一起烹调新食谱的快乐,迟来的蜜月旅行点滴,帮朋友的小房间大改造等内容,让粉丝们一窥小两口幸福的小日子。

“以前从未想过开设YouTube频道,但去年中因工作安排都暂停了,空出来很多时间。于是,我们在家里尝试了许多新食谱,比如擂茶,然后把它拍下,剪辑,制成短片。毕竟拍了这么多年的戏,拍视频比较容易上手,不是特别难。学习的过程对我来说很重要,好不好是其次,至少我学会如何去做这件事。我们也会好好经营这个频道,定期为观众带来新的内容。想一想,要不是疫情关系,我可能会在浮罗交怡岛上吃着同样的东西,更不会踏入新的领域。”

羊毛连衣裙/Versace。Cluster铂金钻石戒指,中央枕形切割主钻重约11.17克拉;Winston Cluster铂金镶钻手镯;Berry Cluster耳环,铂金镶嵌红宝石和钻石;
Berry Cluster项链,铂金镶嵌红宝石和钻石/Harry Winston。

7月对刘子绚而言,是个很特殊的月份。今年不仅是老公田铭耀的40岁生日,也是两人的四周年结婚纪念。不知小两口打算如何庆祝?“应该会准备烛光晚餐吧。我们不是很注重节日的情侣,因为节日往往都在工作中度过。我们每次都把节日累积起来,然后以旅游为我们的庆祝方式。”田氏夫妻的日常生中也少不了仪式感,老公会时不时送花,制造小惊喜,两人也会一起下厨制作浪漫的烛光晚餐,也许这就是婚姻保鲜的秘诀,不可以丧失那份仪式感,婚前婚后,继续让火花不灭。

刘子绚说,小时候曾幻想过自己披着头纱,上演理想中的童话爱情。长大以后,遇到不同的对象,才惊觉梦想只是个假象。“我的父母离异,以前也遇过很不好的恋情和经验,所以我曾经是个不婚主义者,直到遇见了Jeremy,哈哈。交往时,他没有给我结婚的压力,反而会让我觉得结婚其实也不错,挖出了我对结婚的渴望,哈哈。” 至于组织家庭是否在两人的计划中?她坦然回答:“如果我有孩子,有两种可能性。一是意外,二就是我想通了,我去领养。只有这两种可能。我觉得现在带小孩子来这个世界,责任很大,我不确定我是否有那个能力。我只能够帮助其他人,但我不确定能否够帮助自己的小孩。”

“我曾是个不婚主义者,直到遇见了田铭耀。我们在另一半最需要的时候,会成为彼此的小太阳,给予对方所有的正能量。”

婚前的她,是一个把压力和情绪都留给自己的人。婚后的她,有了愿意倾听的伴侣。“以前的我会不自觉地把负面情绪收起来,我不会跟家人分享,因为我是他们的支柱。我也不愿和朋友分享,因为他们帮不到我。结婚后,老公比较可怜,要听我诉苦,哈哈。我们在另一半最需要的时候,会成为彼此的小太阳,给予对方所有的正能量。”

photography mark law
styling and creative direction jeremy tan
hair david gan@passion salon
makeup shaun lee using chanel
photo assistant alwin oh
jewelry from harry wins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