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物资充裕的大城市,粮食匮乏的年代仿佛早已离我们远去。事实上,许多人或许未意识到,粮食危机并不远。
正当全球因疫情和气候变化,面临日益严峻的粮食短缺和涨价问题,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今年3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2019年全球估计有9.31亿吨食品被倒入家庭、零售商、餐馆和食品服务业的垃圾桶,占可供消费者食用的食物总量的17%。这些被当作垃圾的食物,若装满2300万辆载重量为40吨的卡车,可以绕地球整整七圈。

站在前瞻领域的新世代人物,是革新未来世界的种子力量。27岁的吕杰于2017年创办Lumitics,与团队研发出智能厨余追踪系统,致力于透过数据分析,帮助大型餐饮企业,减少厨余浪费。

今年《时代》杂志与劳力士(Rolex)共同发起“新世代未来领袖”(Next Generation Leaders)的评选活动,挑选10位来自各领域的明日领军人物,吕杰是名单上唯一的新加坡代表。与他并列的人物,有好莱坞炙手可热的新星蒂莫西柴勒梅德(Timothee Chalamet)、美国著名攀岩女运动员凯拉·康迪(Kyra Condie)和阿富汗最年轻的女市长扎里法·加法里(Zarifa Ghafari)。

谈到入围,他说第一反应是惊喜又荣幸,“完全始料未及,一开始记者发电邮给我,请我分享关于公司的事,我以为就是一般访问,便发了资料给她。后来她又问我能不能Zoom视讯通话,最后才告诉我,有意把我列入名单。我很惊讶,因为我知道《时代》的分量,感到受宠若惊,也有强烈的成就感,但并非因为个人,更多是因为食物浪费的课题受到更大的关注,以及团队努力获得肯定。”

试想想,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做出小小改变,我们集体可带来的影响有多大。”

从源头减少厨余

吕杰在23岁那年创业,契机始于他念大学时期的义工经历。帮助弱势家庭的过程中,他看到繁华城市的另一面,与在社会缝隙中求存、在温饱线上挣扎的人接触,带给他极大的震撼。“当义工时,我接触了一户家庭,他们生活拮据,每天甚至只能负担一顿饭的费用。在物资丰富的新加坡,每天都有大量食物被丢弃,同时却有人三餐不继,这让我很难受。”

义工经历点燃了他对食物浪费的关注与热情,研究过程中,他发现市场上处理厨余的公司很多,“他们主要是搜集厨余,加工转化为肥料,也有慈善组织把可安全食用的剩食,分派给有需要的群体,但我发现几乎没有公司提供预防性减少食物浪费的方案,这促成了Lumitics的诞生。”

涤纶飞行员夹克、配套裤子/Dolce & Gabbana。

吕杰认为,做好预防是更重要的事,“谈到厨余,大众更聚焦于如何让剩食再循环,我认为这很棒,但我觉得大家可以再进一步思考,如何在源头阶段,就做好预防食物浪费的措施;食物虽然可以再循环,可是一旦被丢弃,就已经是浪费了。”

吕杰和团队打造的智能厨余追踪系统,概念是在智能“垃圾桶”上装置感应器和图像识别科技,不仅能迅速称重,还能自行辨别被丢弃的食物,经过数据分析,让业者在采购食材上有更明确的方向建议,减少厨余,也节约成本。
他透露通过此系统能为客户减少平均40%的食物浪费,公司目前的主要客户是酒店集团和航空公司,包括四季酒店、君悦酒店和新加坡航空等。

从挫败中学习

创业之路伴随无数考验,问到有何难忘的事,他笑着提起刚创业时发生的一件糗事。“公司有幸获得一家酒店业者的鼎力支持,大家都很兴奋。当时我们才刚起步,资金不足很穷,第一台装置真的是在后车房打造的一台机器。测试当天,酒店主厨、经理和主管全都到场,迫不及待想看看机器如何运作。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刻(笑),机器操作不到一分钟就故障了,非常尴尬,但这对我来说是重要的一堂课,失败是必经的过程。”

吕杰说,世上没有一步到位的完美方案,只有在挫败中不断学习成长。“最重要的是我们跨出去,投入实际运作,如果不这么做,就不会知道问题所在。失败并非一无所获,我们其实获益匪浅。”

过去我发现自己常买了苹果却吃不完,最后坏了只好丢。我开始用手机做记录,每星期总结一次,看看多少苹果坏了被扔掉,才发现自己不需要买这么多。“

疫情的暴发波及各行各业,Lumitics也不例外。吕杰坦言过去一年多,公司遭受沉重打击,客户如航空公司和酒店业务陷入停摆,公司营收也急剧下滑,“过去18个月非常艰难,营收锐减,但我们还有租金与人工要支付,为了让公司生存下去,只能极力削减开支,也被迫让部分员工离开。”

作为公司创始人,裁员对他而言是个不容易的决定,“当初他们因为相信公司的愿景,希望能在事业有丰富收获而选择加入我们这家初创公司,但因大环境因素,被迫让他们离开,我感觉自己辜负了员工。”

随着新加坡和各国管制措施逐步松绑,目前公司也开始进入重启,“虽然新加坡尚未完全开放,但比起过去8个月,实在好太多了。至少现在已开始和客户洽谈,酒店业者也准备好与我们合作。”

人人都能做到惜食

城市人生活便利,食物随手可得,疫情期间,为防不时之需,人人抢购大量食物囤积,有多少食物最后过期扔掉?一般人又能如何为惜食献一分力?

“以我自己为例,过去我发现自己常买了苹果却吃不完,最后坏了只好丢。我开始用手机做记录,每星期总结一次,看看多少苹果坏了被扔掉,才发现自己不需要买这么多。当我们清楚知道食物被浪费的情况,就可以做出更好的采买决策。”

羊毛针织套头衫、真丝衬衫、牛仔裤/Etro。

另外,他也留意到市面上许多卖相不佳的“丑果”被丢弃的问题,“很多人选购水果,都会选最好看的水果,我充分理解这点,但研究显示,苹果上的小斑点完全不影响其营养价值,它们最后大多难逃被扔掉的命运,因为人们不会买不够美的水果。香蕉情况也一样,在未送到超市前,在种植园就经过一轮筛选,形状不够弯的香蕉就被淘汰了,因为业者知道没人会买,但它们其实完全可以食用。”

市场的供给,来自消费者的需求,吕杰希望人们意识到这点,“试想想,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做出小小改变,我们集体可带来的影响有多大。”

谈到公司未来目标,他希望能再跨前一步,从食物最初的源头,做好预防浪费的措施,“目前我们主要是解决餐饮业者的食物浪费问题,但整个食物供应链,从农场、分销商到厨房,每个环节都有不同程度的浪费,希望能找到一个理想解决方案,在食物送达厨房前,就能进行一轮预防浪费的措施。”

美术指导 Chen Jinghua
摄影 Veronica Tay
造型 Angela Chu
化妆 Amy Chow using Laura Mercier
发型 Chester Kaleidoscope using Gr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