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造品牌,跟养育孩子一样,从怀胎十月到呱呱坠地,从进入小学到大学毕业,从百般呵护到独立成长,对父母而言是长远的付出,也是从无到有的造梦历程 。

这是“上下”总裁及艺术总监蒋琼耳的真切体悟 。 她与爱马仕(Hermes)十年前联手创办“上下”,一个表现当代东方雅致生活美学的中国品牌。她表示,双方价值观一致,对如何以当代设计诠释传统工艺充满热忱,本着父母心共同创建这个品牌。

“孕育这个‘孩子’的时候,我们做了很多前期研发工作,‘婴儿’终于在2010年诞生,十年来渐渐成长为‘小学生’,整个过程就像建立一个家庭。”话筒传来嘹亮有力的声音,当时她正在台北工作,在汽车里接受我的电话专访。现实生活中,她有五个孩子,前面两个是法籍丈夫与前妻所生,“上下”等于是她的第六个小孩,这个“老幺”的最新动向是12月初在新加坡设店。

蒋琼耳说,新加坡是华人占大多数的社会,“上下”在 上海、北京和巴黎的专门店也曾接待过很多新加坡客人,岛国的都市文明让她留下深刻印象,因此选择在品牌迎来十周年之际进驻新加坡。

Shang Xia, Jiong Qiong Er
photo credit to Shang Xia

塑造风格和产业链

“上下”会先在义安城设立限时店,借此与本地市场进行对话,收集顾客的反馈,从而作出调整,跟着在2020年第一季开设正式店面。

蒋琼耳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尽管限时店的面积不大,约150平方米,但店里设有茶空间,也有家具、家饰品、服装和首饰区,我们把‘上下’的五大工艺都带来了新加坡。” 过去十年,蒋琼耳和团队努力为“上下”打好基础,她的挑战不是设计产品,而是塑造品牌基因和风格。她说:“卡尔.拉格菲尔(Karl Lagerfeld)成功把香奈儿(Chanel)的风格演绎出来,但他一直到去世之前都没能创造属于拉格菲尔的个人特色,由此可见塑造品牌风格是多么的困难。”

她的另一挑战是建立一个优质和可持续发展的手工艺产业链,这是让品牌茁壮成长的长远之计。“十年前,中国的手工艺领域像一盘散沙,散落各地,工坊的老师也没有一套管理系统和流程,都在做没有功能性的工艺品。我们花了十年时间,拉着他们的手,一点一点改善他们的工作环境,对选料、取料、粗加工、细加工、品控、物流、运送等方面进行把控,一切从零开始。现在,总共有50多个工坊、30多个不同的手工艺跟’上下‘进行有系统性的合作。”

“上下”创建之后,恰逢中国崛起,蒋琼耳指出,经济起飞确实带动了一部分中国人对生活美学的渴求,但不是全部。“80年代开始,中国以第一个30年让经济腾飞,来到第二个30年或50年,必然要用文化来面向世界。对生活品味的追求,不仅仅是指物质条件,而是对自我文化身份象征的追寻。目前,生活美学是一部分人的必须品,以及另一部分人向往的奢侈品,还没有进入主流,这需要一个过程。”

Read more:

诠释中华文化的神髓

时下不少中国设计师和品牌都以发扬传统文化为方向,从高级定制到成衣设计,都可见到中国风的元素。

蒋琼耳认为这是好事,但她提醒设计同业,承袭传统之际还必须发展出一套当代设计语汇,而不是直接的移植。 “取其神、弃其形”,是她为“上下”贯彻的设计理念。 “这些年,‘上下’不停在设计上做减法,也在细节如材质、工艺等方面做加法。我们要表现精神、气质上的东方美学,那是比较抽象的,可以是某种材质、工艺、比例和温度。 那些表面的图腾都要放下,神髓才是永恒。”

她以北欧现代设计和中国明代家具及器物为例子,尽管历经岁月洗礼,这些设计还是那么具有当代感,因为当中蕴含文化的精髓。“百花园里群花盛开,有些花开了就谢,有些却经得起时间考验。时间会告诉你,什么是经典。”

年少时跟程十发和韩天衡两位大师学水墨画和书法,国学修养对她后来的艺术设计影响深远。“当时年纪小,没能领会,现在回望过去才知道自己有多幸运。大师教会我很多超越技法的事情,包括什么是艺术家的精神和人格,从哲学层面给我‘洗脑’。这对我的为人处事、生活价值观带来很多影响,如今我经营
‘上下’,作为领导者,我必须先把‘人’的角色做好。”

她强调,国学修养不只是琴棋书画、赏花品茶,这些文化表征背后的生活哲学才是关键。“中国护照是我的国籍身份,而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就是我的文化身份。当生活能够上善若水,拥有品质和健康的价值观,设计创作的表现形式就会自由自在,没有界限。”

https://www.instagram.com/p/B52-czVnjCo/

在法国遥望中国

蒋琼耳当年在上海同济大学城市规划建筑设计学院修读艺术设计专业,念到最后一年,她决定独自到欧洲背包旅行,去了法国、德国和意大利三个国家。她在大学里研学建筑大师科比意(Le Corbusier)设计的廊香教堂(La Chappelle de Ronchamp),当她亲身走进这座法国教堂,尽管不是基督教徒,却不禁感动留泪,深深被建筑和文化的力量所震撼,也因此萌起到巴黎深造的念头,希望有一天可以用法文解读当地文化。

当时,她已被美国顶尖的艺术设计学院录取,加上父亲(知名建筑师邢同和)早年留学美国,哥哥也在美国念书和生活,她去美国是理性的安排,到法国则是感性的决定,而她选择跟着心走。后来,她在父母的同意之下弃美留法,她对双亲给予自己的信任深表感激。

在法国那几年,她隔着远距离看中国,读出了另一番风情,顿然明白“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意义,当人在“山外”,反而把自身文化看得更透彻。 留法生涯对她的事业人生起着很大的影响,但她自认设计风格并没有因此变调,她说自己的设计就像河水,流到哪里,就是哪样,没有所谓改变或不改变。

这些年她在中法文化交流方面贡献良多,曾先后获法国政府颁发“文学艺术骑士勋章”和“国家功勋骑士勋章”。她说:“人人都说文化之间存有差异,我却觉得各种文化的最终目标是创造美和情感,只是表现形式不同,本质上并无差异。”

高密度的相聚时光

谈到家庭生活,她说家中有这么多个孩子,老大30岁,已经成家,最小的才四岁,够她忙的了。很多人问她如何分身有术、怎样才能跟孩子相处得好?她的答案是:全心投入每个工作和情感的瞬间。

“有人用画饼(pie chart)的方式把时间分配給工作和家庭,这是永远分不完的。我口袋里有六个饼,每个圆圈都是完整的。跟五个孩子在一起的时候,我会百分之百陪伴他们,不会一边看手机一边心不在焉地敷衍他们一下,在“上下”工作时也不会分心打电话问小朋友们在干嘛,而是在每个瞬间都给予他们最高的情感密度。”

早上6点半到8点这段时间,她会趁小朋友上学之前跟他们相处,也尽量在傍晚7点钟回家,争取时间陪孩子们度过睡前时光。

“家庭和事业的身份转换需要很多创意,才能給孩子、家人、同事和客户带来惊喜。” 她强调,作为创意人,她不只是设计产品,而是设计一个瞬间、一种经历,这是她从象牙塔外的现实人间学会的道理。 “中国护照是我的国籍身份,而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就是我的文化身份。当生活能够上善若水, 拥有品质和健康的价值观,设计创作的表现形式就会 自由自在,没有界限。”

https://www.instagram.com/p/B6TwPnInjC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