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Harpreet Bedi约时间并不容易,身为精品酒店业主,同时与丈夫Satinder Garcha合力经营房地产及酒店发展业务,又是非营利组织创办人及行政总监,她的工作排得满满,大部分时间不在新加坡。我们在Six Senses Duxton酒店套房与她进行拍摄工作时,她笑说酒店自今年4月开业以来,夫妇俩还没机会亲身住进客房感受他们合力打造的创意结晶,她说近期一定要抽出时间去体验一下。

随着同属六善(Six Senses)酒店品牌名下的Six Senses Maxwell即将在12月开业,她在新加坡开发的酒店数量便增至三家。进军酒店业不过短短三年,这样的成绩算是骄人,她说:“我以前没想过要开酒店,那其实是我先生的生意理想,我是机缘巧合追随他的脚步。我喜欢挑战自己,酒店业跟我的律师专业很不一样,我学到很多东西。”

Six Senses, Hotel. Luxury Hotel无心插柳当酒店老板

她曾在美国加州当了五年律师,2000年与丈夫决定回流亚洲,于是来新加坡安家,并且开创新事业。他俩在2008年创办Elevation Developments高端房地产公司,看准狮城寸金尺土的商业契机,主攻本地高端有地房产的买卖和管理。当时她绝没想到,经营房地产生意竟然播下了日后开设酒店的种子。

2012年,夫妇俩在惹兰勿沙一带的老街区Syed Alwi Road买下一整排六间旧店屋,并有意改建成酒店。翌年,她的丈夫Satinder Garcha创立Garcha Hotels酒店开发公司,经过三年的努力,推出了公司旗下首家酒店The Vagabond Club。起初,Harpreet Bedi除了提供法律咨询之外,只是在酒店“帮头帮尾”,结果竟然帮出瘾来,坐上了“女老板”的位子。我先生想把他在旅途上拍摄的照片挂在每间客房,于是找我帮忙挑选作品。后来,当我看到好些环节仍未完成,只要是我帮得上忙的,我就动手帮忙。几个月后,我决定加入酒店管理层,担任总经理,名衔是‘女老板’(lady boss)。毕竟那是自己的物业,与其花费力气帮别人打理生意,我决定为自己做些事情。”

作为律师,重视细节是她的“职业病”。打理酒店生意时,大至提供法律咨询,小至为墙壁油漆,她几乎事事参与。她指出,The Vagabond Club是Marriott酒店集团旗下的Tribute Porfolio系列酒店之一,这个品牌让酒店业主拥有绝对的自由来规划酒店,让她在遵守品牌准则的大前提下尽情发挥自己的构想,因此这三年来她“玩”得很尽兴。

Read more:

让历史建筑永续

后来,他们又在达士敦路买下一座有49间客房的酒店,以及在麦士威路一带的Murray Terrace买下14间受保留店屋,这两组旧建筑先后被改建成Six Senses Duxton和Six Senses Maxwell两家酒店。Six Senses是以永续主义为目标的奢华酒店品牌,在酒店业树立了环保的标杆,并且善用周边的自然与人文环境为住客提供独特体验。Harpreet Bedi表示,她和丈夫非常欣赏这样的品牌哲学,决定将Six Senses引进新加坡。

她表示,其他地区的Six Senses酒店都坐落在依山或靠水的大自然环境中,新加坡的两个新成员则首开先例,建在市中心,却同样贯彻尊重原创、关怀社区和永续主义的大方向。“我们将老房子变身为酒店,这跟Six Senses的永续主义是一脉相承的。值得一提的是,新加坡市区重建局最后一次批出将受保留建筑发展为酒店用途的执照中,就包括这两组建筑。换言之,Six Sences Duxton和Six Senses Maxwell将是新加坡最后两家同类型历史店屋改建而成的酒店。”

这两组排屋离得不远,在步行范围以内,而且都是位于充满本土文化气息的丹戎巴葛社区。因此,夫妇俩一开始就有个想法:在同一区内以同一品牌的名号经营两家酒店,方向一致,却又各自精彩。

Six Senses, Hotel. Luxury Hotel

有灵魂的酒店才能出位

Six Senses Duxton由英国设计师Anouska Hempel操刀,融合华族、马来族和欧亚裔文化元素,体现新旧并存的酷炫风格。Six Senses Maxwell由法国设计师Jacques Garcia负责内饰,他保留旧店屋原有的英殖民地时代美学特色,同时营造超奢华的摩登氛围,延续他一贯的“加法美学”。尽管演绎手法各不相同,两位名师都不约而同把新加坡旧日风情融入作品中。

配合Six Senses酒店注重永续与养生的理念,Harpreet Bedi和团队也善用酒店所在地的人文资源,邀请牛车水40年老字号隆中堂的知名中医师兼中医药教授为Six Senses Duxton的住客提供基本中医咨询服务,并为住客提供强身健体的中医药处方。此外,酒店也设计一系列富有启发性和寓教于乐的活动,如:在牛车水穿街走巷窥探当地居民的生活面貌、探索原始生态之旅、户外瑜伽或室内脚踏车运动、冲调精品咖啡、品赏中国茶等。

最近,新加坡政府相隔五年首次推出酒店地段,显示接下来几年本地酒店业前景乐观。今年首四个月,到访新加坡的游客人次增幅达6.7%,这个数字并不包括6月份狮城举办特金会期间。谈及怎样的酒店才能在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她答:“酒店必须概念独特、选址有趣,更重要的是有灵魂。至于挑战,要找到出色的员工并不容易。”

Read more:

即将进军南美市场

她喜欢尝试新鲜玩意儿,挑战自己。当了20多年律师,工作重复性高,有时难免感到乏味。因此,这些年她多次“跨界”,开拓不同的工作领域,包括创办Chokri精品店、Equal-ARC策马理疗计划,以及非营利组织Berlis生命伦理学智库。她坦言自己在酒店业仍有很多方面需要学习,仍未“玩”够本。“酒店生意让我从早忙到晚,我至今还没觉得乏味呢!”

我问她,自从当了酒店“女老板”,出国旅行或公干时,是否会带着取经的心态入住不同的酒店?她说;“在国外,我喜欢住在营地,真的,没骗你。要不我就住进自己的物业,毕竟我们在世界各地都有置产。现在因为我能享受Marriots集团的职员优惠,所以通常住进Marriots酒店。”对于12月开业的新酒店,她充满期待。

她希望自己的酒店不论是设计美学、住客体验或设施服务都能隽永长青,让住过的人念念不忘。此刻,她正忙着部署下一个计划,那是预定明年在智利圣地亚哥开设的酒店。在地球另一端建构梦想,那又是另一番挑战,也正如她说的,还没玩够本呢。

新加坡两家Six Senses酒店

Six Senses, Hotel. Luxury Hotel
早于4月开业的Six Senses Duxton,前身为旧式酒店,由英国名师Anouska Hempel改建成拥有49间客房与套房的奢华精品酒店,并以牛车水南洋华人的历史为灵感,在时髦的装潢里注入了鸦片馆等有趣的概念。酒店的Yellow Pot中餐厅以均衡饮食为发想,提供美味且健康的有机中餐。

Six Senses, Hotel. Luxury Hotel12月开业的Six Senses Maxwell改建自19世纪殖民地建筑Murray Terrace,由法国名师Jacques Garcia操刀。酒店共有120间客房与套房,设计师大体上保留了建筑的本色,却加入铜、亮漆和大理石等“闪亮”元素,并配备英国知名品牌Lefroy Brooks的手工制作卫浴用品,给予住客超奢华的体验。酒店共有五间食肆,提供欧式与土生华人餐饮。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