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风华人物

Meet 5 daughters of Asia’s billionaires

胜券在握

含着金钥匙出生,不代表她们的努力比别人少;来自五位豪门千金分享各自的事业观。

非池中之物
黄郁婷 Jennifer Huang, Taiwan

七年前,黄郁婷被委以重任,担起台湾桃园大溪笠复威斯汀度假酒店改建翻新工程,从签约、监督以及营运皆由她一手主导,当时她29岁。黄郁婷是台湾科技制造业大亨黄震智的千金,父亲买下历史悠久的台湾桃园鸿禧别馆,耗资40亿新台币整修,打造台湾首家结合住宿与高尔夫球场的高级酒店。

黄郁婷毕业于瑞士洛桑饭店管理学院,随后取得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地产开发硕士,从理论到实践的过程,她学以致用。“酒店改建有很多问题,比如台风季会导致淹水,地板遇水则坏,全都得拆掉重做。这些问题是我无法在学校学到的,但是发生问题就要解决。”

说话轻柔斯文的黄郁婷一点也没有酒店执行董事的女强人氛围,很好奇她当初如何以新人之姿博得团队信服。“我在工作时会表现得比较强硬,酒店改建时我天天到工地考察,不懂就请教别人,幸运的是我有很好的设计团队。”

billionaire heiress, entrepreneur, hotelier

酒店业竞争激烈,黄郁婷有不同的见解。“不管在哪里经营酒店都很困难,就是做得跟别人不一样。不管景气多差,还是有人旅游、住酒店,也还是有人会成功,困难度在于如何把酒店做得有特色。”

出生于大溪的黄郁婷有一份浓厚的在地情感,发展酒店同时也融入当地文化特色。买下桃园鸿禧别馆后,她找来著名酒店设计师Terry Mcginnity进行改造,保留保留建筑原貌,结合国际化摩登设计,结合台湾独有的服务精神,开创新气象。

有新颖独到的眼光,也需要强大的后盾,才能让能力发挥到极致,投身家族企业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在两代思维中磨合并且找到平衡点。

“在家族企业工作要有耐心,两代思维不同,会衍生不少摩擦。身为第二代,我们得改变心态,毕竟我们入行业不过几年,父亲已是老行尊,他们的意见我们一定要听,配合技巧性沟通,才能平衡。我努力在事业上表现,并不是要做给别人看,这是我的兴趣,也是我的热忱所在,同时也希望为家族企业贡献。”黄郁婷用她独有的温柔嗓音坚定的表明立场。

“我非常幸运,高中毕业时很想经营酒店,所以就了瑞士念酒店管理。毕业后,家族企业正好投资酒店,一切因缘际会让我走上这条路。”

除了酒店业,黄郁婷和朋友一起发展奢华旅游服务公司。“我是一个头脑不断转动的人,旅游跟酒店服务息息相关,不过那是我的个人事业,我会慢慢地经营。”

父亲是黄郁婷的楷模,她的童年回忆充满父亲的身影,“以前父亲工作忙碌,常常应酬到很晚,可是不管多累,周末他都会早起带我们出去玩。”

父亲的以身作则,潜移默化让她了解家庭的重要性。已经身为人母的她在冲刺事业的同时也兼顾家庭,从她的个人社交媒体平台所上载的照片可轻易窥见她和丈夫、女儿的亲密生活。“陪伴在身边的人是最重要的,不管事业多么成功,到最后,如果没有人陪着你,人生是非常乏味的。”

Read mor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