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 Ke, designer, china designer
“服装设计是我的专业,我为之投入生命里绝大多数的精力,最终目的是把人们导向精神的彼岸,而不是深陷于物质的泥潭。”

质朴的栗色连身裙,头发在脑后束成长而粗的辫子,素净的脸上表情是淡淡的,除了手背上有城中小印度画师勾描的Henna彩绘图腾之外,身上没有多余配饰或珠宝。眼前的马可,让人难以将她与时装设计师作任何联想,更别说是中国第一个设计师时装品牌的创办人。

她说过,自己设计的是服装,不是时装。她在2006年自创品牌“无用”,集结一些掌握传统女红的中国山区手工艺人,采用天然材料以手工制衣和以植物染色,把衣服从写满欲望的时装还原为体现价值的服装。她说:“我非常不喜欢时尚,很早以前中国媒体就称我为‘时尚圈里的圈外人’,因为我从不出席派对、聚会或颁奖礼。我始终觉得,创作者是要让作品说话,而不是到处去秀自己,名流社交场合对我完全没有吸引力。”

她不喜欢曝光,网上流传的个人官方照片少之又少。访问及拍摄当天,她不想面对镜头,选择以背部入镜。于是我们拍下她站在窗前眺望树梢的背影,也算空前。看着她,我想起《红楼梦》里的妙玉,把自身与浮华世间划清界限的“槛外人”。

感受文化融合的魅力

12月下旬,马可来狮城逗留四天。在新加坡旅游局安排下,她除了到处走走看看之外,也到国大博物馆向艺术家Sarkasi Said学习制作巴迪蜡染布料,以及向加东珠金肉粽少东黄俊雄学习娘惹珠绣,进一步了解本土传统服装工艺。

她说新加坡让她没有身在国外的感觉,华人很多,许多地方都能使用“国语”。我猜想她原本是要顺应新马的习惯用语,以华语来指汉语,而不是普通话,结果一时口快说成港台人士惯用的国语。那几天她尝了很多道地小吃,包括源自福建的肉粽与马来群岛文化融合之后“再创造”的娘惹粽,用舌尖品味本地的多元文化特色 。

毫无用处的珍宝

马可今年47岁,生于吉林省长春市,毕业于苏州丝绸工学院工艺美术系。她在1994年获得第二届中国国际青年兄弟杯服装设计大赛金奖,翌年在北京首次举办个人作品发布会,被评为中国十佳设计师。1996年,她与前夫毛继鸿在广州创办中国首个设计师时装品牌“例外”,由她出任设计总监,以表现东方女性含蓄内敛的美感为设计方向,口碑和市场双方面都取得成功。

然而,随着马可对服装设计越发追求纯粹简约,并且重视手工艺和时装内蕴的文化价值,使得她与时尚界的商业运作渐行渐远,与毛继鸿对品牌的经营理念也产生了分歧。她如此阐述自己的终极设计哲学:“服装设计是我的专业,我为之投入生命里绝大多数的精力,最终目的是把人们导向精神的彼岸,而不是深陷于物质的泥潭。”

启程之前,她已知道行程,但没有什么特别的设想,只知道新加坡土生华人文化和中国传统关系密切,直到亲身接触后才有了全新的体会。“看到这些几百年前流传下来的手工珠绣鞋子、服装等,工艺非常精湛,图案精细。那位手工艺传承人黄先生也教我做了一下,自己尝试去实践,发现要以手工做出这么漂亮的工艺,真是不容易。”

Ma Ke, designer, china designer
“衣服只是一艘渡船,帮助我们从人生的此岸渡到彼岸,当你过去了,连这艘船也要放下。”

经营文化和社会企业

2007年,马可在巴黎发布“无用之土地”作品系列,是第一个受邀参加巴黎时装周的中国设计师。中国导演贾樟柯把整个筹备过程拍成纪录片《无用》,后来在威尼斯影展中获得最佳纪录片。她指出,目前中国官方与民间已开始重视传统手工艺,跟以前不可同日而语,而“无用”在12年前倡导的理念和方式,在中国企业界是非常独特和另类的一种存在,称得上是开路先锋。

马可在2013年卸下“例外”艺术指导职务,全心投入“无用”的品牌建设和定制专案。起初,她是以工艺组织名义来注册工作室,直至2014年在北京开设“无用生活空间”及开始对外销售产品时,才得知根据中国法规,工艺组织不得售卖产品,她只好申请商业注册,也带给她不小的困扰。“当时我一直在想要怎样平衡自己,我一直认为’无用’的作品是偏工艺的,不把’企业利益最大化’作为首要目标,文化传承、对大众生活方式和价值理念的引导才是最重要的使命。”

后来,她为‘无用’找到一个最确切的定位——社会企业,通过商业手段(销售和购买行为)去落实工艺目标及社会责任,这也是她贯彻始终的精神。

我问她,是否能把这些手工艺嫁接到自己的服装设计?她说:“我的设计一向走极简风格,简单朴素,没有很多装饰性的东西,所以不大可能。倒是在定制那一块,如:设计礼服和晚装,要求精致手工、色彩鲜艳和视觉效果丰富,这些工艺也许能派上用场。”

没有刻意迎合元首夫人

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访俄罗斯和非洲多国,这是他上任后首次出访外国,而最受关注的看点是与他同行的第一夫人彭丽媛。她是知名女高音歌唱家,形象端庄大方,那次随夫出访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前所未见的“夫人外交”。习夫人一身简约而高贵的衣着,让她赢得不少掌声,而操刀者正是马可,这位低调的设计师也因此再次成为媒体的焦点。

马可从不接受名人邀约,她之所以答应为彭丽媛设计衣服,一方面是出于友情——她们早在2003年就已认识,另一方面,她希望透过第一夫人的影响力,向世界展示以中华文化为核心精神的服装设计理念。

尽管客户是元首夫人,她并没有刻意迎合,背离自己的创作本位。“我的前提是,为第一夫人设计服装不能够违背我的设计风格。如果不符合我一贯的理念,如:坚持极简、环保、纯天然、对自然零破坏、朴素、不华丽、无装饰等,不管对方是谁,我都不会接受。或许这就是第一夫人找我做设计的原因,她正好也欣赏这种设计风格,而不是我为她扭曲了自己,或为了附和她去做一些违心的设计。”

自从当上“第一夫人的设计师”,许多影视明星纷纷上门请马可设计走红毯的礼服,她都一一回绝。“作为设计师,最重要的是如何透过作品和品牌向世界传递一种态度和精神理念,我对这方面的看重远远超过服务社会名流。曾经有很多名人找我设计衣服,我全都拒绝了,因为不想被金钱和势力左右,必须维护创作人的独立与客观。”

Ma Ke, China first lady
马可希望透过第一夫人的影响力,向世界展示以中华文化为核心精神的服装设计理念。

做一个摆渡人

我问马可,如果她只能拥有一件衣服,那会是什么样的设计?她笑:”这个问题在我身上好像不太能成立,因为我本身并不看重衣服,哈哈!对我来说,衣服只是一艘渡船,帮助我们从人生的此岸渡到彼岸,当你过去了,连这艘船也要放下。”

这位摆渡人希望当更多人穿上“无用”的衣服后,能领悟到精神与物质、人与自然的关系,透过简单朴素的设计找到精神寄托,从而发现一切物质都是不重要的,都是可以放下的。

无用化有用,有形化无形,马可的时尚观点和人生哲学还是很道家的。正如她站在窗前的背影,虽然看不见脸上的表情,衣服的朴素质感和微妙细节,道尽了她的设计初心,一种浑然天成的姿态,清贫但奢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