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从事酒店开发工作的洪可珈,曾负责多家跨国奢华酒店的空间设计。离开这一行之后,她对那些酒店的优美环境和贴心服务念念不忘,而看到繁华都市里职场人一副营营役役的样子,工作环境更是苍白乏味,她就在想是否能打造不一样的工作空间模式,为办公室注入活力和美感?

2016年,她与摄影艺术家丈夫黄延德(Yian Huang)联手创办以酒店为设计灵感的共享办公空间The Great Room, 旨在为小型企业和个人提供一个集工作与休闲于一身的开放式办公场所。两年来,他们先后在新加坡开设三家The Great Room,并已进驻曼谷,下一个海外目标是香港,而她也相中本地一家酒店作为开设新公司的地点。

Jaelle Ang, The great room, coworking spaceThe Great Room的市场反应良好,她认为这归功于共享办公空间让人对工作环境更有归属感。“有人说,想要工作得开心,工作环境里至少要有五个好朋友。在一般的公司里,这个目标很难达到,但是在共享办公空间,你轻易可以找到五个好友。他们来自不同公司,少了利害关系,更容易做朋友。即使过后彼此不咬弦,还有其他人可加入朋友圈。这么一来,对自己工作的地方就会产生归属感。” 有不少租户向她反映,喜欢这样的工作环境,在这里上班没有压力,每个人的心情都很轻松。她指出,共享办公空间不只是让租户省钱,更重要的是让人处在一个开放的世界,人与人之间互相打气、给力。她跟着补充一点:优质设计能点亮人的心情,同时推高工作效率。

Read more:

洪可珈必须往来于城中的三家公司,换言之,作为老板,她其实也跟租户共享同一个办公空间。我在The Great Room位于义安城的最新据点和她聊天,这个体现曼哈顿设计风格的当代空间,哪里是让她倍感舒心的工作角落?她说整层楼有许多不同个性的区块,当她希望感受到周边的人气,就会在选择在大厅里工作;当她想要一个人思考,就会“避”到另一端相对安静的公共空间。

Read more:

“我可以随心情的变化转换工作角落,不像在传统的办公室或家中工作那样,成天钉在椅子上、面对电脑,一动也不动。” 她走向长方形的大理石吧台,坐上台边的高凳子说:“我最喜欢的工作角落,就是这里。我不介意工作时有人跟我说话,每次的谈话内容都让我有意想不到的启发。我天生内向,不容易打开话匣子,坐在吧台给了我机会与别人接触。”

Jaelle Ang, The great room, coworking space
跟着她指向窗旁的位子,那里采光很好,她也喜欢在自然光下工作。 当天下午,中华总商会事业女性组在那里办活动,跟一组纽西兰女性企业家交流 。她指出,在共享的环境里,私人角落缩小了,社交空间则扩大,置身其中的人更能将心比心。“如果我们不吝于分享,就会得到更多。 我现在非常喜欢上班,每天可以见到不一样的人,彼此分享心得,也学到很多东西。我喜欢这样的气场。” 共享办公空间概念,对洪可珈的居家生活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虽然家中有空置的房间,她决定让四个孩子分享两间卧房,要他们从小学会分享彼此的苦乐。 她笑说当几个小朋友玩在一起,吵闹自是难免,而那是生活的一部分,她毫不在意。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