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大时代,不能自由到处飞的日子,人心更倾向于从外往内挖掘,也重新审视最贴近我们的生活周遭,亚洲文明博物馆(简称亚博)在此时推出的#SGFASHIONNOW,来得正是时候。

亚博与新加坡纺织服饰商会(Textile and Fashion Federation,简称TaFF)和拉萨尔艺术学院(LASALLE)首度合作,协办了这场别具意义的特展,展期从现在至今年12月19日。透过八位本地设计师的作品,反映新加坡当代时装风貌,让公众了解新加坡设计之余,也探索时装在亚洲历史文化中扮演的角色,重新思考新加坡的文化身份。

有趣的是,这场特展由拉萨尔艺术学院的五人学生团队负责策展,参展设计师中,既有中流砥柱的力量,也不乏新锐设计师。熊子期指出,特展汇聚了新加坡“时装生态系统”的要员,包括代表商会的TaFF、教育领域的拉萨尔艺术学院和新加坡设计师,集多方之力,透过精彩创作,以更宏观的亚洲视角,阐述属于新加坡的时装故事。

特展的萌芽契机

创建于1993年,亚博致力于探索亚洲艺术传统,通过贸易与交流,原料与工艺等主题展览,展现亚洲在世界历史长河中的灿烂轨迹。近年,馆方也积极寻求创新,将时装与艺术结合,推出不少有趣又充满话题的时装展,其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当属“郭培:中华艺术与高级定制服装展”。


熊子期透露,此服装展也是馆方历年来吸引最多参观者的三大展览之一,“2019年成功举办郭培时装展后,我们在三楼开辟了永久性展厅,以物质与设计为主题,展出具有视觉吸引力的艺术作品,其中时装与纺织展区,也将时装发展为一系列展览主题,通过当代作品,追溯传统艺术中的创新精神。”

顺应近期策展方向的革新,#SGFASHIONNOW也由此诞生,“我们开始与艺术团体和个人合作,以具有启发性的方式,展出亚洲传统工艺,这次三方合作的伙伴关系也由此而来,促成了特展的举办,也在疫情期间,给予本地艺术家支持的力量。”
秉持开拓精神,#SGFASHIONNOW特展也创造了许多第一次,在熊子期看来,“这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展览。”馆方首次举办新加坡当代时装的特展,凝聚多方力量共同打造展示新加坡时装的平台,也破格让来自拉萨尔艺术学院的时尚媒体和行业系五人学生团队,肩负起重要的策展任务。过程中,亚博的跨部门团队,以及拉萨尔艺术学院的时装学院讲师,也为学生们提供了建议指导。

时尚是了解一个国家历史的重要物质媒介。新加坡人在不同年代时空,无论是在本地或海外,所选择的着装方式,都体现了个人的文化身份。



发扬本土设计力量

谈到特展的焦点展品,她提到了三个时装系列,分别是来自鄞昌涛(Andrew Gn)、吴来灿(LAICHAN)和Ong Shunmugam的作品,“他们的作品展示了精湛工艺,以深思熟虑的设计,反映传统与现代,新加坡与亚洲之间互相连接的元素;另一个有趣的设计来自Baelf Design,设计师透过3D 打印技术的潜能,预示了未来时尚的风貌。”

八位参展设计师是如何挑选而来?她透露馆方选了三位设计师鄞昌涛、吴来灿和Ong Shunmugam,代表本地中坚的设计师力量;TaFF去年10月举办的Singapore Stories服装竞赛,邀请本地设计师创作以新加坡为灵感的主题系列,赢得大奖的设计师陈盈琏(Carol Chen)也获邀参展,代表了新加坡新锐设计师力量,这也是竞赛作品首次在博物馆对外展示。

学生策展团队则挑选了四位设计师,并自定了展览主题“传统工艺”,她认为这与博物馆的宗旨不谋而合,希望能在当前快时尚为主导的大环境下,倡导人们欣赏慢时尚和优良品质的美好,“展览也强调了八位设计师的共同理念——优质的工艺,对当今时装世界至关重要。”

谈到个人最喜欢的展出系列,熊子期透露是鄞昌涛的2021春夏系列的May there be light。“疫情令许多设计师重新思考自身的工艺,以及肩负的社会责任,这一系列反映出一位顶尖设计师想传达的积极讯息。有别于他过往繁复多彩的设计风格,这系列主调为纯白色,代表了光和希望。我本来计划到巴黎时装周观看这场时装秀,可是因疫情蔓延,最后只能通过线上观赏,但内心还是充满了感动。”

在本地,并没有单一的新加坡时装风格,我们将来自各地的面料、设计和剪裁风格混搭在一起,诠释出自己的风格。


新加坡时装的历史轨迹

谈到时装在新加坡历史扮演的角色,熊子期认为:“时尚是了解一个国家历史的重要物质媒介。新加坡人在不同年代时空,无论是在本地或海外,所选择的着装方式,都体现了个人的文化身份。”

新加坡作为港口城市,百年来迎来一波又一波的移民和旅居者,多元种族文化早已共冶一炉,“这也反映在我们充满实验性的混合时装风格上。在本地,并没有单一的新加坡时装风格,我们将来自各地的面料、设计和剪裁风格混搭在一起,诠释出自己的风格。”

 

她认为新加坡时装有着显著的亚洲民族风格,同时因为英国殖民地历史,也带着西方文化的印记。“新加坡独特的跨文化时装精神,一直延续到了今天,这点也能在展览中看到,充满亚洲轮廓的民族服饰如旗袍和纱丽,其面料和设计细节,与发源国如中国和印度又有所不同。”

传统娘惹服饰卡峇雅(Kebaya)也充满代表性,“我觉得很有趣,许多在海外生活的新加坡人,包括许多外交部大使夫人,在特别的大场合上,想要表达国家文化身份时,都会选择穿上卡峇雅服饰。”

Jackie Yoong

当然,新加坡不仅有独特的民族服饰,她指出其实早在70年代,新加坡已是本区域的时装中心点。“新加坡在国际品牌和奢华品牌方面,是走在亚洲前沿的。早于1970年代,乌节路的多元品牌店就吸引了附近区域的人蜂拥而至,购买来自时尚大都会伦敦、巴黎、米兰和东京的最新服饰。设计师鄞昌涛也曾分享过,这个年代对他带来深远的影响。如今的他,作品以混合东西方美学、极繁主义风格而享誉全球。他的成名并非在一夜之间发生,也与新加坡时装历史发展相关。”

策展所面临的挑战

在策展过程,她认为人与人的接触,往往能撞击出美丽火花,带来更好的成果。疫情之下筹划展览,她觉得最大挑战,是必须和多方合作伙伴协商,然而因疫情关系,很多时候无法当面讨论,“这次我们与学生策展人的指导会议,大多数是通过线上进行。如果能当面互动,讨论作品,相信成效会更好。”

另外,让她感到遗憾的是因为疫情,海外设计师不能飞回国,共同见证开幕仪式,“我想念过去那些气氛亲密的庆祝时刻,但我们也感到非常庆幸,新加坡博物馆依然能保持开放了这么久。”

谈到策展生涯中最难忘的经历,她透露是担任“郭培:中华艺术与高级定制服装展”的策展人,“能与中国顶尖设计师一起工作,向她学习,就像美梦一样;我也很荣幸,能获得充分的策展自由空间,去打造一个原创的展览。”

那次的时装展,获得公众热烈反应,甚至赢得纽约全球艺术大奖(Global Fine Arts Awards)的最佳设计展览,令她与团队深受鼓舞。“我们收到许多正面反馈,希望我们能举办更多时装展。我们也希望能做更多,因此后来也开辟了新的永久性展区,以时装和纺织品为主题,这在新加坡是绝无仅有的。未来几年,我们也规划了一系列的年度项目,希望时机到来时,能和大家分享。”

 

她强调,时装展或时装主题博物馆,在西方国家非常受欢迎,但它们的叙事角度,往往以欧洲文化为出发点,“因此我们希望能从亚洲观点出发,提升公众对时装历史文化的赏析力。”通过此次特展,她也期盼能让外界更了解新加坡时装设计师中的典范,并以更宏观的角度,去思考新加坡时装。

美术指导 Chen Jinghua
摄影 Veronica Tay
化妆 Amy Chow using Shu Uemura
发型 Michael Ch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