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阵子欧菁仙频频见报,12月下旬趁着法国大罢工和圣诞节假期,她从巴黎回新加坡发布自己创办的网络法式料理学苑“Ti Yan Academy”,跟着留下来彩排在农历新年期间上演的舞台剧《竹林七贤》,难免给人欲走还留和技痒复出的印象。就连她的艺人好友庄米雪也提出疑问:明明已放下一切去法国“退休隐居”,对过往在演艺圈的成就不屑一顾,干嘛跑回来搞这么多新闻,对于名利,到底在意还是不在意?

闺蜜的直言“批评”,促使她自我反省,得出的结论是:“真的是很矛盾,但这个矛盾是美丽的。”

她这趟回国“炒新闻”,原因只有两个:宣传自己开办的网络学苑,以及报答本地剧团Toy肥料厂25年前相中她主演《我和春天有个约会》的知遇之恩,因而答应参演剧团的30周年重头戏。眼看任务达成,她盼望能快快回去巴黎过简单而踏实的生活。

访问当天是大年初七,再过几天她就要飞去巴黎。她说:“当曝光到一个程度,我就会因为自己太受瞩目而有压迫感。我不喜欢看到自己有点自大的样子,一到那个阶段,就会讨厌自己,觉得全身不舒服。我现在很开心,因为很快又要回去法国。”

学做正常的都市人

欧菁仙在2018年初辞去新传媒时尚网站主管的职位,与公司结束22年宾主关系,只身飞到巴黎开展新生活。她在前新传媒集团主席张铭坚的引荐下,加盟巴黎一家投资公司,工作性质是为欧洲各地的初创企业牵线寻找亚洲投资商。

她住在右岸大使馆林立的第十六区,由于法国经常罢工,她不搭公共交通,每天花八分钟使用电动滑板车上班。“刚开始需要调试,在新加坡太习惯开车,而我是连脚踏车都不太会用的人,来到巴黎就学着当一个‘正常’的都市人。”

欧洲人秉持工作与生活平衡的原则,她曾因下班后传电邮给同事而受到公司处分,罚她每周上三堂瑜伽课和每月看五场电影,她笑说这样的“刑罚”是要她学会享受生活,她也因此连看两场“Joker”,大呼过瘾。

“赚钱是为了维持生计,但无需大富大贵,工作之余还要经营兴趣和追求理想,我开始欣赏西方人的这种价值观。”

她渐渐跟上法国人的慢生活步调,有空就光顾不同的餐馆,在笔记本里写下用餐体验以及跟厨师们的对话,再把食物照片上传到Instagram,久而久之就萌生与更多人分享经验的念头。

“当很多的寂寞累积成启发,我就想不如写一本书,系统化地记录品赏美酒佳肴的心得,书写一个面临中年危机的女人在异乡城市生活的感受。”这位前电视综艺节目主持人始终不脱鬼马本色。

READ MORE:

READ MORE:

把握时机进军网络教学

她在工作上接触到许多教育和工艺类初创企业,意识到网上学习是当前的重要趋势,于是有了开办网络料理学苑的想法。她去年5月回国一趟,和协助她在巴黎找到工作的前老板见面时谈到这个计划,对方说这是好点子,他愿意投资。

“当一个成功的商人认为我的计划是可行的,就表示这件事我做对了,让我信心大增,跟着就联络一些因为工作而认识的投资商,他们听了我的口头解说,没跟我要建议书就先一口答应说要投资。”

身兼二职并不影响正业,因为教学网站可以自动运作,学员在线上付费和报名后即可观看厨师授课的视频学习烹调法餐。此外,有一对住在新加坡的法籍夫妇和她联手经营学苑,为网站提供技术支援和内容规划,让她这位学苑总裁能以遥控方式在法国监管业务。

网络学苑启动不久就有很高的流量,但大部分人只是浏览而没有报名上课。经过自我检讨后,她发现问题出在课程选项不够多,她承认有点操之过急,还没把内容弄得丰富就启动网站,白白浪费了流量。另一方面,她庆幸是在新型冠状病毒肆虐之前就发布网站,否则不知要等到何时。

Celebrity, 欧菁仙

“很多时候,做决定得靠直觉,我担心再等下去就会失去热忱,结果什么都做不成。现在疫情爆发,我更不会想要在这个时候推出网站。”

她相信,学苑到了第三或第四年,就能达到收支平衡,因为规模不大,投入的资金不算太多。她把学院命名为“Ti Yan”,旨在与人分享自己的生活体验,先把焦点放在法式料理,往后会增加更丰富多元的课程内容。她计划将来推出意式烹饪课程,因为除了日本料理之外,她最爱的是意大利美食。

READ MORE:

主动接触法国名厨

在法国,欧菁仙总是一个人去用餐,她笑说那些餐厅经理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打扮得漂漂亮亮却又有点寂寞的样子,用餐之余还很用功地抄写和拍摄食物的照片,就会过来跟她聊天或介绍菜式。“也许我的外表没有杀伤力,加上能言善道,当我表示想跟厨师谈话,他们都会一口答应。”

有一次她去Alain Passard的米其林三星餐厅用餐,她问这位名厨能否参观他的私人菜园。大厨露出迟疑的表情,她赶忙递上手机让他看自己的Instagram页面——上面显示她有九万多个追随者。厨师问她是不是艺人,她说不是,只想和追随者分享见闻。他终于点头,后来她就和几个朋友结伴搭了个多小时巴士去卢瓦河谷参观传说中的名厨菜园,把感受写在部落格里。

Celebrity, 欧菁仙

开办网络学苑的一大挑战是邀请名厨加入导师阵容,因为法国餐馆的公关不会同意让厨师在网上传授烹饪手艺,因为他们不需靠她来助长名气。

正如她去法国韩裔名厨Pierre Sang Boyer的餐馆吃饭,想要拍摄视频放上网站,厨师说不行,但可以放上他个人的YouTube频道,她大乐:“我求之不得,他的频道有100万个追随者!”

最近她把新加坡媒体对Ti Yan Academy所作的报道传给Alain Passard、Alain Ducasse、Pierre Sang Boyer等厨师的公关,他们都表示会考虑一起合作的可能性。她欣慰地说:“自己一定要做出成绩,才能获得别人的认同。”

READ MORE:

讨厌自己,所以离开

倒是在新加坡,很多人认识欧菁仙,许多知名的本地餐馆和厨师都乐意跟她合作,互相借力,因此现阶段学苑的导师大部分是狮城厨师。她庆幸自己是名人所以占到便宜,矛盾的是,这也是她决意离开的原因。“当初我告诉自己,一定要离开新加坡,靠名气得到许多好处,让我觉得自己是个不劳而获的人。当然这么说是不对的,毕竟我是辛苦耕耘才换来名气,但这样的处境会让自己不知不觉变得自大。”

2006年,她接受电视台的奖学金到日本和法国深造五年,当时她觉得自己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唯有挥别现状才能洗心革面。“这里不是好莱坞,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国的电视主持人,但因为受到观众崇拜而得意忘形,那种自以为是的态度,连我都认不得自己。当我有了讨厌自己的能力,就决定离开这里。”

Celebrity, 欧菁仙

2018年到巴黎工作,是她第二度离开。一个人在异乡生活,她是最近才开始觉得舒服。“在巴黎的头九个月,我是寂寞的。我习惯和别人分享快乐,喜欢两个人或一群人看电影吃东西,我不是那种看完电影后静静思考的人,会抢着跟友人讨论想法。去了巴黎之后,我找不到人一起分享快乐。”

READ MORE:

顺应天意,享受人生

现在她已学会享受me time,下班后去买乳酪、长棍面包和葡萄酒回家开饭,晚上11点钟上床休息。有时想要热闹一下,就约几个以前在巴黎念书时认识、毕业后留在法国的台湾朋友出来见面。她已完全融入法国人的生活方式,每逢发生罢工或游行示威以致寸步难行,或者电召的车子迟迟不来,她就当作是“天意”,着急也没用,当地人根本不赶时间,她笑说法国人将她调教成上班时因故迟到依然可以面不改色。

“我有时会想,如果自己再年轻一些,也许会有更强的魄力去打拼事业。可是,正因为我这个年纪所拥有的资历、成熟度和情商,才会有现在的事业发展。”乐天知命的生活态度,想必也是受到法式生活的影响。

她还能持工作签证在法国居留四年,可她希望将来能到哥本哈根生活。她有好几回去这座北欧城市开会,从此爱上这座城市的艺术设计和隽永品味。

Celebrity, 欧菁仙

“当时机成熟,我会跟公司提出让我派驻哥本哈根,在那里生活绝对可以提升个人涵养。每次从那儿回到巴黎,就觉得自己拥有改变世界的能量。”

兴奋的语气,听得出她对奔向下一个陌生城市的期待。到时或许还是会寂寞,却也有更多未知的惊喜,等着这位网络学苑掌门人去学习、体验。

photography mark law
styling jeremy tan
hair david gan@passion hair salon
makeup clarence lee using shu uemura
photography assistant ivan teo
fashion on cover givenchy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