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11月29日在新加坡举办的演唱会,蔡淳佳这阵子每天都在为许多大小事情忙碌。这是她首次在“娘家”举办个唱,也是出道20年来首个巡回演唱会,她为此“严阵以待”,还扛起演唱会创意总监的重任。她说演唱会公司尊重各别艺人表现自己的方向,很多想法都来自她个人,包括构思整体概念、找哪位时装设计师和造型师合作、如何跟导演和音乐总监配合,她都亲力亲为。

比起做好歌手本分在台上专心唱歌,她说出任创意总监根本是挖洞让自己跳下去,忙得不可开交,却又是心甘情愿的,毕竟只有她最了解自己。“关于演唱会的创意发想,没有其他人帮得上忙,接下这个任务,就为了表述自我。”

Joi Chua, Singer, Singapore Singer, Concert, 蔡淳佳, 新加坡歌手, 歌手

我问她是否因为这些年人们对她的认识仍处在误区,所以执意让大家看到真实的自己?问到重点了,她说。 “很多本地观众对我的认识仍停留在十多年前,以为我还是那个邻家女孩。这没有不好,只是他们没有看到我的成长,也许是因为近几年我把事业主力放在中国的缘故吧。我喜欢新鲜事物,不想一成不变,而当大家对我的印象还停留在多年以前,这对一个追求创意表现的歌手来说是蛮痛苦的。”

她认为有必要让歌迷发现自己的多重面向,透过歌曲和演唱会表现个人内心诉求。她在两年前推出专辑《我是我》,就决定来个大转型,呈现现代女性的生活态度。这次她以“水”为概念,将演唱会定名为“Flow”,就是要让歌迷发现她的可塑性 ,既能像水般柔情婉约和灵动多变,也能展现澎湃如浪涛和坚固如冰的特质。

Read more:

穿长裤的少女时代 

认识蔡淳佳已有24年,当初我们都在新加坡第一家民歌餐厅当学生歌手,在我眼里,她从不是个扭捏的女生。少女时代的Joi,瘦高个子,下巴长度短发,架着黑框眼镜,总是穿短夹克搭配长裤,很利落的样子。我笑说在她出道发片以前没见过她穿裙子,她带点无奈地说:“和我近距离接触及合作过的人都知道,我的个性跟以前的形象是有落差的。我性格很直,不会掩饰内心,很多人第一次跟我说话都被我吓到。人们觉得我看起来很乖、很温柔,就认定我没有想法或没有坚强的一面,这是我最不喜欢的,等于是否定了我很多的可能性,我想要改变这个局面。”

Joi Chua, Singer, Singapore Singer, Concert, 蔡淳佳, 新加坡歌手, 歌手

她自认是个好学的摩登女性,一直尝试做不同的事情,譬如在2011年开设眼镜店,把当年在理工学院修读的视光学本科变成生意,对她而言就是很不一样的生活体验。“很多找我验眼的客户都知道我是歌手,也知道真实的我和艺人形象很不一样,但他们并不觉得奇怪,因为我在不同的领域有不同的表情,就像我唱的歌曲那样,有的温柔,有的表现个性。两者并无冲突。”

17岁在民歌餐厅驻唱时,她报名参加海蝶音乐举办的首届“非常歌手”训练班,接受三个月歌唱和表演训练。结业后,唱片公司要和她签歌手约,思想传统的蔡妈妈警告女儿,艺人是“红颜薄命”的行业,做这行会很辛苦,要她谨慎考虑。此外,当时仍不流行选秀活动,除了陈洁仪、许美静等几个成功“外销”到台湾的本地歌手之外,没有太多案例供她参考,加上她坚持要完成学业,所以迟迟没有动笔。直到1998年她从理工学院毕业及考获视光学文凭,才终于答应签约,那年她20岁。

Read more:

倍感困惑的官方形象

她在2000年推出首张专辑《蔡淳佳Joi》,谈及当时的录音过程,她以“痛苦”二字来形容。“那是魔鬼式的训练,录音和唱现场是两回事,因为是新人,不太懂得运用声音,每天在厕所般大小的录音室里灌唱八小时,一句歌词可以重复录上50次,让制作人慢慢雕琢。”

此外,唱片公司发掘歌手时,看中的是对方的个性和特色,签约后却推翻这一切,试图为艺人塑造与本人性格不符的“官方形象”,这让她感到非常困惑。“当我在回应问题时,总是担心我给的答案会不会跟自己的‘形象’唱反调,也不能畅所欲言。”

最痛苦的是只身一人去台湾发展歌唱事业,年纪轻轻,人生地不熟,加上唱片公司出现许多人事变化,她在短时间内经历很多事情,也让她迅速成长。在苦等机会发下一张唱片时,她选择回到新加坡,在医院里当视光师。她庆幸当初坚持考取文凭后才加入歌坛,毕竟这份工作深具意义,能帮助他人改善视力,让她学会如何与人沟通,走出以自我为中心和受保护的歌手生活形态,她现在的干练和坚韧性格就是在那时磨练出来的。

Joi Chua, Singer, Singapore Singer, Concert, 蔡淳佳, 新加坡歌手, 歌手

结婚是最对的抉择

2004年,她加盟新公司推出第二张专辑《日出》,累积了高人气,让她重返台湾乐坛,继而进军中国市场。在事业重现曙光之际,她心里有更多计划和打算。“我歌唱生涯的前十年,每天都在等电话,等待工作机会,感觉像坐牢。2008年入围台湾金曲奖最佳华语女演唱人,对我来说是很大的肯定,我觉得应该掌握自己的人生,而不是等别人給机会。”

接下来的几年里,她做了一连串重要决定。首先是和拍拖十年的男友走进礼堂——今年12月是这对视光师夫妇档结婚十周年。她说两人的感情20年不变,日子过得平淡而幸福, 但并不无聊,她很享受这样的婚姻生活。她笑:“我老公喜欢的是那个当年爱穿裤子的我,如果我得穿裙来讨好他,两个人就很难在一起了。嫁给他,是我做过最对的抉择,他是我真正的后盾,对我凡事谅解。”

跟着是和唱片公司约满后不再续约,自组音乐工作室,积极参与自己的专辑制作。她也开始写曲,挥别过往的疗伤系和翻唱路线,形象和曲风两都力求突破及体现时代感。个人生涯规划方面,她终于实现念书时的梦想——开设眼镜店。正如她上一张专辑的名称——我是我,她在音乐与人生路上找到了明确的方向 。

Read more:

流水般的适应能力

出道20年,蔡淳佳并没有刻意去计算日子,而是不知不觉来到这个值得纪念的关口。“我不觉得自己已经唱了20年,反而觉得未来还有更多的可能性。这是一个讲求个性的年代,艺人如何表现自我非常重要,而且现在可供发挥的平台太多了,我希望凭着这些年累积的经验,能够做一些不一样的尝试。有些20出头的网红,如果他们有好东西分享,我也会去看看,跟他们学习。”她强调,不管身处什么年代或采取何种表达方式,真实的情感始终能够打动人心。

近几年她不是忙着打理眼镜店生意,就是忙着演唱——主要是中国市场,一有通告就飞去演出,然后再飞回来看店。开店做生意,起初因为经验不足,面对不少挑战,后来慢慢学会顺应变化、见招拆招,终于摸清套路,生意渐渐步上轨道,她说这跟她在中国发展歌唱事业有相似之处。

“这几年在中国演唱,意识到一定要有足够的能量去融入当地的工作文化。从新加坡这么一个守规矩的地方,去到无时无刻都在变化之中的中国,如果我还是继续用过去那套一切跟着计划走的工作方式,就会死得很惨,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人要像流水一样,适应不同环境。”这就是蔡淳佳出道20年演唱会“Flow”的概念缘起。

Joi Chua, Singer, Singapore Singer, Concert, 蔡淳佳, 新加坡歌手, 歌手

舞台上的使命感

她提起几年前在中国被临时安排开演唱会,只彩排两次,开唱当天才试装,然后就披甲上阵。当台上布幕被拉开,她走向前台,发现乐队竟没有跟着乐谱演奏,原来工作人员在拉幕时不小心把乐队的耳机电线給扯掉了,她就只能呆呆站着,等他们把状况解决。当她终于可以开口唱歌时,便不再去想之前的窘境,就只是在台上认真把歌唱好,全心投入其中。电光石火的刹那,她领悟了一个道理。

“开演唱会的意义,是让歌手拥有自己的舞台,找到自己的使命感。上次在那么紧迫的情况下开唱,我都能做到,所以我更加期待这次的演唱会。我一定要享受当下的气氛、享受属于自己的舞台,除此之外,其他的都不重要。”

语调仍是一贯的柔和,但字字铿锵,道出心中的期许。这是她用20年光阴换取的魔幻瞬间,将一路上的成败得失迸发成能量,在台上绽放出全新的自己,她有点等不及了。

摄影 Mark Law
造型 Jeremy Tan
化妆 Shaun Lee using Chanel
发型 David Gan @ Passion Salon
摄影助理 Alwin oh
封面时尚 Gucci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