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blot, Takashi Murakami, Watches

提到当代艺术家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你是否会立刻想起笑容满面、七彩缤纷的太阳花?村上隆艺术作品中标志性的太阳花元素,不只一次出现在宇舶表(Hublot)的腕表上,双方的首款合作结晶,是一款经典融合村上隆全黑腕表,一经推出便立即成为颇具收藏价值的时计杰作。今年,宇舶表再次携手村上隆推出MP-15村上隆蓝宝石陀飞轮腕表,限量典藏50枚的这款新作,没有传统意义上的独立表盘,而是通过独特的设计将表壳、机芯和表盘高度巧妙融为一体。表盘中央搭载宇舶首款中置陀飞轮,周围环绕村上隆的招牌太阳花图案,12片花瓣完全以透明蓝宝石材质打造,呈现完全透明的效果。中置陀飞轮机芯提供150小时动力储存,是一项瞩目的技术成就(上链可由随腕表附送的触针轻松顺畅为机芯上链100圈)。

位于腕表边缘的两枚指针指示小时和分钟,这两枚指针实际上会从陀飞轮框架下方穿过,大胆地挑战了传统制表科学的基本原则。在这个单一的中央空间内,擒纵机构与时针和分针的排列相交争夺位置。为了实现这一布局,宇舶表打造一个同轴结构,让分轮和时轮围绕陀飞轮支架旋转。陀飞轮对抗地心引力、促进机芯走时精准度的奥妙,让村上隆觉得仿佛魔术一般令人着迷。他早前亲临新加坡出席腕表全球发布会时形容,此次合作对他而言是“梦想成真”,“好的作品会说话,无需多言。”他认为,制表和艺术创作之间有许多相似之处,例如一枚腕表和一件艺术品都可以流传百年,任何能在百年后被人们想到的东西都是强大的,而且它还能保留原有的品质和故事背景。

MP-15村上隆蓝宝石陀飞轮腕表/Hublot。PHOTO PROVIDED BY HUBLOT ©TM/KK

村上隆的作品向来专注于色彩的运用,但他此次却选择舍弃一贯的鲜明色调,改以透明造型呈现,令腕表中的复杂结构得以展示,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一项激动人心的挑战。MP-15腕表从表壳、表背和表冠皆采用蓝宝石制作,连一体式橡胶表带都呈现半透明效果,充分凸显作品的清澈夺目风采。村上隆说:“在与宇舶表的合作中,我们不仅成功保留了我标志性花朵的图案特色,同时赋予其更加纯粹且与众不同的独特风格,让其与宇舶表的迷人机械世界理想契合。”

谈及太阳花背后的故事,村上隆分享,自己持有日本传统绘画专业的博士学位,这种绘画风格的主题常出现雪、月花或花、鸟月等自然元素,从不涉及任何人物。若想要与西方艺术界之间有连接,他需要让一个人物成为艺术品的主角,于是便给太阳花增添了一个面孔,让“大自然与人类相结合”。

1962年出生于东京都板桥区的村上隆,自幼便深受当地的浓郁漫画氛围影响,尽管早前受访时,他曾打趣自己在动画制作方面难以与大友克洋及宫崎骏两位大师相媲美,才会选择投身艺术领域。但时至今日,有着‘日本 Andy Warhol’之称的这位创意人士,已被普遍公认为当代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他在千禧年间首次提出的‘超扁平’(Superflat)理念,将自己对日本传统艺术的二维呈现特点、二战后社会文化与消费主义过度蔓延的洞察映射于此,以迷幻多彩的视觉风格延续个人艺术实践。由此延伸制成的丝网印刷版画、雕塑、陶瓷等跨越多种媒介的作品,亦伴随着村上隆在艺术界的崭露头角而逐渐闻名于世。他甚至成立了Kaikai Kiki画廊来推广有关的艺术作品。微笑太阳花正是他最著名的“超扁平”特色之一,其他元素包括蘑菇、头骨、佛教肖像,甚至来自宅男文化的性题材。

MP-15村上隆蓝宝石陀飞轮腕表/Hublot。PHOTO PROVIDED BY HUBLOT ©TM/KK

“一枚腕表和一件艺术品都可以流传百年,任何能在百年后被人们想到的东西都是强大的,而且它还能保留原有的品质和故事背景。”

村上隆

艺术家的生存之道

作为一名艺术家,村上隆认为应该与时并进,这也是他当初决定涉入NFT领域,并于去年携手宇舶表推出两款NFT数字作品的原因之一。“众所周知,NFT在一年半前非常流行,Facebook也更名为Meta,每个人都认为元宇宙是当下最热门的话题。我确实相信元宇宙,一部分原因来自我当时年仅10岁的小孩,疫情期间,我看到了他是如何通过网络与他游戏里的好友交流,这就是元宇宙的重要性,我感觉有时艺术家过于坚守他们的核心价值,他们不会妥协。但在我看来,你应该时刻准备好迎接变化,适应它并将其与你已经掌握的风格融合在一起。”融合的艺术,恰好代表着宇舶表的品牌精神,村上隆认为,所谓的‘融合’是将自己所信仰的与当下流行趋势相结合。

MP-15村上隆蓝宝石陀飞轮腕表/Hublot。PHOTO PROVIDED BY HUBLOT ©TM/KK

受冠病疫情影响,村上隆的艺术公司Kaikai Kiki濒临破产,投入九年心血的电影“Jellyfish Eyes Part 2:Mahashankh”也因而终止,虽让他经历了一段艰难时刻,却也从年轻一辈身上看到希望。“在这段时间里,我们为年轻一代发声,并邀请他们到工作室,以获取新的想法及创意,他们真的给我们带来了新的生机。我认为自己是一个指挥家,我不弹吉他或其他什么乐器,只是公司内外的‘指挥者’。这一代的年轻人确实给了我们力量,也带给我们美好的心情。”

村上隆还认为,现在是成为艺术家的最佳时机,因为获得收入的途径变更广泛了。他举例而言:“我曾在东京一家很小的独立画廊遇到一名23岁的年轻艺术家,然后邀请她到我的画廊见面,她带了几幅画到我的工作室,我问她想不想和我一起在画廊展出,她说没必要,她可以在网上赚钱。现在艺术家的生存方式是在Instagram或YouTube 上发帖,然后找到客户,给他们看你的作品并卖出拿到酬劳。我觉得这大概就是当今的生存之道。”

MP-15村上隆蓝宝石陀飞轮腕表/Hublot。PHOTO PROVIDED BY HUBLOT ©TM/K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