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风华人物

The unusual collections of the social elite - from bonsai to parrots

家有一宝:名流分享挚爱珍藏

收藏是心情的投射,反映出潜意识里最真实的情绪。城中名流跟《ICON》分享他们多年来对定制鞋履、名家画作、珍稀鹦鹉与名贵盆栽的情意结。

画中有话

“画会跟我说话。”爽朗健谈的刘粉秀(Nancy Low)在我一坐下来就跟这么说。环顾她的家墙壁上的画,尝试想要从中看中她所喜欢的风格,但是并没有明显的脉络可寻。她笑着解惑:“我根据当下心情选购画作,不太在乎画家来自哪些国家,我所在意的是画是否能激发我的情感。” 她也把画比作包包。“买画就像买包包一样,总是有股冲动,但包包与画之间,我会选择画。包包只能用一段时间,但画却可以挂很长时间,有时我还会依据心情更换。”她认为,每个人在经历不同的年龄与历练后会产生不同的想法与感触,而她选择聆听内心的声音,并且为这把声音找到共鸣。对她来说,画就是一个很好的对话管道。有些情绪非笔墨所能形容,但画中的色彩和内容却奇妙地产生了共鸣,让她从中找到慰籍。

Nancy受到墨西哥籍干妈Lady Kyra Martell Baze的影响,年纪轻轻就开始学会赏析画作。“我的干妈是艺术收藏家。她是一位墨西哥贵族,收藏了不少珍品,之前搬到新加坡时就带了超过一百幅画。” 认识了Lady Kyra之后,她特别到了巴西和英国旅游长达一个月,旅途中什么都不做,纯粹看画。“我发现西方人在艺术教育方面比我们做得好,他们从小就培养小孩们对艺术的认知,艺术是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法国巴黎奥塞美术馆的馆藏作品也让她眼界大开 “那一趟旅程让我更了解这些画,坐在美术馆看着那些巨型画作,让我震撼不已。”

Collector, bonsai, socialites, entrepreneur

难以想象爽朗的Nancy其实曾经历一段低潮期,当其他青春少艾的花样年华都是热情奔放充满激情时,她的世界是黑暗的,所以早期所收藏的画作色调暗淡无光。她说,自己在青春正茂的20岁就嫁为人妻并且在短短数年内陆续成为三个孩子的母亲,看着身边同龄挚友都往梦想前进,心里难免感触良多。“我婚后就在家里当家庭煮妇,当时我不知道自己未来的方向,好像看不到未来,内心非常挣扎、忧郁。”这样如茧被缠着般的苦闷心情无从发泄,反而在一幅画里找到宣泄的出口。她收藏的第一幅画是Putu Sutawijaya的作品,画中人抱膝屈卷的身体被框在框框里,上方有黑色乌鸦盘旋,下方却是展翅的白鸽,这幅画奇异地表达了她当时的心情。她认为自由飞翔的白鸽给了她希望。“有些话自己怎么都不知道怎样说出口,这幅画却把我当时的生活状态说出来了。”

生活会改变一个人的思维,Nancy自认情绪比较敏感,“每个人在不同的人生阶段都有不同的蜕变,对于我来说,每隔十年就是一次蜕变。我的第一个十年所收集的画作比较忧郁,现在孩子们都已经长大,他们的成长让我看到了开心和爱,所以现在我所收集的画都是色彩明亮、开心的。”说着她指向我身后墙上挂着的巨型画作,色彩鲜亮的花朵和角落的两只鹦鹉相亲相爱,的确感觉愉悦祥和。“我有些旧画已增值,有人叫我卖掉,我都不舍得,毕竟它们都代表着我的记忆。”说完转身再指向对面墙上两幅中国当代画家宋玮的版画。“宋玮把东西文化融合,让我想起自己以及我的小孩的快乐童年。”

除了宋玮,中国还有不少具有潜质的当代画家,“著名的画家大家都认识,我喜欢发掘有潜力的新锐画家,他们日后若成名就证明我当初的眼光是对的,这样的体验让我觉得快乐。满足感在于我看到对方的潜质,这些心情就像带小孩,我看着他们一步一步地成长。”除了中国画家,她也有留意印尼画家的作品。“以前很多画家都对政治有口难言所以选择以画表达,当今很多印尼画家也是如此,他们把不平和见闻透过画来声张,我喜欢画家背后的故事。”

Read mor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