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风华人物

This Singapore woman is determined to keep art of enamelling alive

何慧仪 追求精致

Royal Insignia家族企业第二代传人何慧仪(Charlotte Hoe),将古老的珐琅工艺玩出新花样,并致力于向现代人推广这门精细手工艺。

你今年不过26岁,当初为何对古老的珐琅工艺产生兴趣?
家父在26年前创办Royal Insignia,为王室成员和达官显要定制奢华礼品,并且聘请一组工艺师负责为各种精制勋章上釉——将玻璃粉末熔结在昂贵金属表面形成精制和滑亮的外层,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认识了珐琅工艺。

珐琅工艺是一门“受保护”的艺术,很少工艺师愿意把毕生所学倾囊相授,你是如何克服各种障碍而得以掌握这门手艺, 成为本地极为少数的珐琅工艺师?
为了学艺,我不耻下问,也不怕求人。我主动接触来自世界各地的多位珐琅工艺师,以近乎死缠烂打的方式提出跟他们学艺的要求。我吃了不少闭门羹,但当中有好些工艺师被我的诚恳态度打动而愿意收我为徒。我用了五年时间学习,整个过程并不轻松。

Royal Insignia, Next Gen

丝质千鸟格纹提花外套搭配同款裙子,丝质衬衣/Dior。

RELATED:THIS 28-YEAR-OLD IS IN THE BUSINESS OF SELECTING TOP GIFTS FOR ROYAL FAMILIES

对你而言,珐琅工艺最引人入胜之处是什么?
我最初是被珐琅工艺源远流长的历史传统所吸引,而决定学习这门手艺,也想要挑战自己,希望能像Faberge和Lalique两大品牌那样将珐琅工艺玩得出神入化。当我渐渐上手之后,我的新挑战来了,那就是如何创造自己的风格,同时为传统工艺变出新花样。这是一门可以发挥无限潜能的工艺,只要采用不同的材料和手法,就能创造出千姿百态的作品。

为了学艺,我不耻下问,也不怕求人。我主动接触来自世界各地的多位珐琅工艺师,以近乎死缠烂打的方式提出跟他们学艺的要求。

加入家族企业后,你如何学以致用?
如今我在Royal Insignia担任珐琅工艺师,主要任务是引进各式各样的上釉技术,并推介給我们的工匠团队,用于制作王室和外交礼品。

你对事业前景有何期望?
新加坡是一个摩登城市,可惜的是社会大众对本地精细工艺领域只是略知一二,不少人听说有Royal Insignia这么一个为王室定制奢华礼品而创造百万元业绩的品牌时大感惊讶。因此,我希望以家族企业作为推广珐琅工艺的平台,透过举办讲座或工作坊,让更多人认识这门手工艺。我们踏出的一小步,必定能够营造一个吸引更多人品赏珐琅工艺和珠宝制作的远景。

 

美术指导  Chen JingHua
摄影 Tan Wei De
造型 Angela Chu
化妆 Amy Chow using Laura Mercier
发型 Ann Le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