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风华人物

Why Chinese artist Cao Fei created a swinging boat on top of National Gallery Singapore

曹斐 开往南方的慢船

中国当代艺术家曹斐(Cao Fei)以华人移民为创作灵感,刻画先辈下南洋的忐忑与期待,并以狮城媳妇的身份传达对本土文化的情感。

享受跨界和空间转换

当年曹斐仍未从广州美术学院毕业,就执导舞台剧和担任兼职广告美术指导,1999年拍摄首部短片《失调257》而受瞩目,受邀到国外参展,从此开启多媒体艺术家的生涯。她的作品如《三元里》、《角色》(Cosplayers)、《珠三角枭雄传》、《父亲》等,结合社会评论和流行美学,将超现实主义和纪实手法共冶一炉,反映当代中国社会急速不安的变化。

2015年,Gucci委约曹斐和全球多位艺术家参与名为 “已然/未然“的艺术计划,思索各种当代议题,各自从品牌提供的设计图案中选出一个进行创作。她以拆迁为灵感拍了一支视频,贯彻一向关注社会现象的本色。“我跟很多时尚品牌跨界合作过,很好玩,它们给艺术家很大的创作自由。”

去年,Prada基金会邀她拍一支秋冬时装广告片,以中国青春偶像歌手蔡徐坤为主角,由她主导创意。这是Prada跨媒体创意广告长期计划《人类几乎》(Code Human)的项目之一,借着展示最新时装,探讨偶像崇拜、粉丝文化和追星行动在当今超级媒体时代的意义。

曹斐创作了一支充满科幻和未来感的广告片,字幕上打出“art work by Cao Fei”,商业和艺术之间没有了界限。“对我来说这是个挑战,如果拍得不好,粉丝们会找上门来骂我,我有点紧张。当这部作品在街上的告示牌播放时,观众比在美术馆多出许多倍——蔡徐坤的粉丝多达2000万人。这种空间的转换,很有趣。”

RELATED:Singapore art collectors: How they started and grew their collection

骑单车去工作室

在中国改革开放初期成长于珠三角经济区和受到各种流行文化熏陶的曹斐,一度被视为中国艺坛的新人类。如今她在北京中央美术学院执教,学生是90后,当策展人时也看到许多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她发现年轻人没有文化包袱,创作时可以扔掉国族符号,对她这代人来说是不可能做到的。“不同年代的现实造就出不一样的艺术家,没有谁比谁出色,大家都诚实面对自己。”

她对年轻艺术家唯一的质疑是:如果作品里没有文化的根,他们跟纽约或柏林的艺术家并无分别。“这就是今天的现实,在互联网的世界里,大家看到的东西是一样的、扁平的,这让艺术家更难突围而出。当艺术家之间只有接近性而没有差异性,作品就难以辨识。”

她对生活的要求很简单,平日照顾11岁和8岁的儿子,一家人在一起吃饭就感到满足。她说有中国媒体看到她骑单车去工作室,问她背后是否有“象征意义”,她没好气地说因为工作室靠近住家,她不是搞行为艺术。

RELATED: Artist Takashi Murakami says collaborating with luxury brands isn’t all fun and games

Art , installation art, cao fei, National gallery

Photo courtesy of Zhang Chi

 

从不停止染发

这几年她忙得透不过气来,2016年在纽约办回顾展,两年后移师德国举行,今年3月在伦敦蛇形画廊办展后,即将在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举办个展。她没有请帮佣,家务得靠自己打理,必须分秒必争、一心多用,边听电话边吸尘是常有的事。

除了对艺术高度执着之外,曹斐对染发的坚持多年来始终如一。她大笑:“婚前长发披肩,没有染发。生了儿子之后,为了’装嫩’就开始染发。”

看过她一头金色或银灰短发的照片,这次来新加坡却换上近期流行的蓝紫绿多色混染。魔幻绚丽的外表下,藏着追求简单生活的真实内心,果然是名副其实以超现实手法刻画现实的艺术家。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