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风华人物

Zall Bookstore 24-year-old owner Yan Ge: Why every city needs a good bookshop

卓尔书店阎格:每一座城市都需要书店

每座城市都要有一家优质书店,中国卓尔书店(The Zall Bookstore) 落户乌节路,主理人阎格(Yan Ge)分享对选书的坚持以及如何把文字的魅力传播给更多人。

书店曾经是一座城市最重要的符码,但近年随着大型书店陆续撤出新加坡,小众书店转战网络,导致本地书市逐渐式微。目前来说,日本纪伊国屋、草根书室和城市书房等是本地硕果仅存的几家中文书店。

在大环境不被看好的情况下,武汉卓尔书店反其道而行之,选择在乌节路黄金地段正中央插旗,开设占地两层楼的复合式书店。我们在主理人阎格飞离新加坡回到英国伦敦大学上课前跟她做了交流。年仅23岁的她出身豪门,父亲是中国湖北著名诗人和生意人阎志。

阎格气质出众,举手投足之间展露大家闺秀的风范,最重要的是待人接物十分有礼,整个拍摄不管对彩妆师、造型师还是摄影师,口头上都挂着谢谢。


书店起到一个引流的作用,让来的人爱上阅读,只有热爱看书的人越来越多,实体书店的生存机会才会越来越大。”

年纪轻所以更谦卑,她自称商场新手,书店由拥有超过30年书店经验、熟悉本地市场的专业店长领军,她则一边管理也一边观摩学习。“我希望打造一起讨论学习的氛围,开会时我甚至不会坐在中间主席位。我会与大家分享所见所闻,作为学习和借鉴,但大至店面布局、选书与文创,小至海报设计我们都一起讨论;与其说我是个管理者,倒不如说我把喜爱书店和阅读的兴趣集合在一起吧。”身为年轻主事者,她除了注入新思维,也强调创新的重要性,“要勇敢地做一些不太一样的事。”

由低做起 涵养自小培养
身为书店管理者,阎格2015年就曾在武汉自家书店实习一年,担任导购员。举凡拆书、排书、录书码,甚至打扫卫生都得一手包办。“当导购员要记的东西很多,读者也会请我推荐书籍,所以是得具备一定的文化知识;这是很好的经验,它让我熟悉书店操作流程。”

她认为,要管理一家书店,前提必须是对书感兴趣,这样才能思考书架要摆上什么书,揣摩读者的喜好。“逛书店就跟逛服装店一样的,客人第一眼看到的是什么?店里的摆设会不会有连贯性?如何摆放吸引读者停留?这些都是必须思考的。书店有不少文化相关书籍,有些人可能觉得看不下去。但这就是卓尔书店的特色,也是我们的坚持。”

Yan Ge_Zall Bookstore Singapore

弹力亚麻连衣裙 、银耳环 、针织坡跟凉鞋/Bottega Veneta。

文学涵养则非一日既成的事,靠的是长年的阅读积累和熏陶。阎格自小就阅读佛学相关书籍及世界名著。“我最爱阅读悬疑推理类书籍,特别喜欢中国作家莫言的《生死疲劳》,这本书融入佛教思想和魔幻的元素,通过动物的视角叙事,非常特别。我也钟爱《霍乱时期的爱情》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Gabriel García Marquez)的著作。”

她忆述,与家人旅行时,每到一个城市,即便看不懂当地语言,都会去逛当地的书店;每到陌生书店必定先往中央推荐区钻,因为书店的选书最能够体现书店的涵养。台湾和香港的诚品书店、日本的茑屋和纪伊国屋,甚至伦敦的特色书店都让她流连忘返。“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希腊圣托里尼,那里的房子依山而建,小巷曲折楼梯多,在某个小角落处有家洞穴书店,石壁凿成不规则形状,以原始工具当书架,同时贩卖当地工艺品,氛围特别好。”<

本地卓尔书店依据原建筑体形为轴线,采长廊设计,一边黑一边白,当中纳入中国古典元素,包括二楼的圆拱门,书架也以古典书格为雏形。为了让书店有更多的可能性,二楼设计更灵活,书架都是可旋转的,矮椅也都是可移动的。“这里可以是个分享平台,让各地的艺术家或学生展出他们的作品,未来这里也可以举办分享会等等。”

她笑说:“很多人说我们在乌节路上开中文书店勇气可嘉。”与其说勇气,她更想在这里打造让人驻足停留的优质空间,因此开业前花了一段时间考察市场。“有必要在繁忙的乌节路上设立一个空间,让大家能够舒服地待上一个下午。复合式经营除了吸引人潮,也希望对中文书不感兴趣的读者来喝杯咖啡看看画。”

摄影 / Tan Wei Te
美术指导 / Eric Choon
造型 / Grace Lim
化妆和发型 / Alison Tay – Make up using Estee lauder & Hair using Kevin Murphy

READ MORE:




Will be used in accordance with our Privacy Stat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