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Lawyer Melissa Peh: Dancing has built confidence and gives her courage

白诗玮: 舞动人生

法界精英并非一板一眼,白诗玮(Melissa Peh) 就是好例子。这位 热爱舞稻的年轻律师,透过舞动肢体 发现自我,坚强面对事业与生活。
Lawyer, Dancer, People Interview, 白诗玮,人物专访

毛料胸衣搭配同款长裤/Er ika Cava llini@Tyan;毛料外套/Taro Hor iuchi@Tyan。

双亲皆为律师,你加入法律界主要是受他们影响?
我从小听父母讨论各种法律课题,觉得这是很考智力的行业,就想挑战自己,于是决定修读法律。但我选择当律师是希望助人们解决难题,法律并非遥不可及的抽象条文,而是稳定社会的基石,维护人们的权益并提供生活保障。

作为法律界的新生力军,你的职责是什么?
千禧一代的律师必须能够适应瞬息万变的社会环境,我不仅要有分析思维和批判精神,还得掌握各门生意的营运和发展诉求,为客户(主要是银行与金融机构)提供相应的咨询,同时善用先进科技来提升服务素质与效率。简而言之,情绪智商、实干精神,以及对法律专业的热忱,缺一不可。

就业初期,面对哪些挑战?
踏入社会才明白,许多工作技能是法律院校没法教的,譬如:对商业环境的敏感度、管理手法等。我必须虚心学习和接纳各种新知识,从而改变自己的思维。所谓专业,就是终其一生的学习过程,以及不间断的技能开发。

你最初的志愿是什么?
四岁那年,父母带我去看芭蕾舞剧《胡桃钳子》,舞者们的优雅舞姿和漂亮舞衣吸引了我的目光,从那时起我就梦想当一名舞者,也开始学芭蕾舞。12岁时,我到珀斯参加共和联邦芭蕾舞比赛,有人推荐我去参加澳洲芭蕾舞团的甄选,当时距离小六会考只有几个星期,父母催我回来备考,我因此放弃这个机会。中学时,我加入国家韵律操队,大学毕业后则改跳拉丁舞和国标舞。当了律师后,我就正式挥别舞蹈擂台。

你从舞蹈得到哪些收获?
舞蹈专业对肢体的要求很高,我当韵律操队员期间也曾多次受伤,包括背部骨折。然而,舞蹈带给我许多快乐,透过肢体表达情绪、松懈心灵和发现自我,也让我拥有强健的体魄来面对生活与工作。

你刚在今年1月结婚,请谈谈夫妻相处之道。
对于我和我先生Alvin Soon来说,婚姻生活是一段崭新的人生旅程,我们正在学着如何适应彼此的生活习惯,同时尊重和关爱对方。婚姻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唯有互信,夫妻之间才能拥有和谐与安全感。

谈谈对生活和事业的展望。
工作上,我会积极打拼、尽力学习,协助公司成长——我目前在父母开设的律师事务所工作。我也希望提升舞蹈的社会地位,跳舞可以促进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联系,也能激励人心和提振士气。我是本地青年当代舞团The Royal Dance Off的董事会成员,看到许多热爱舞蹈的年轻人勇于追梦,为推动当代舞蹈而努力,让我深感欣慰,我很乐意为这个非营利组织提供免费法律咨询服务。生活方面,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可以当妈妈,从二人世界跨进两代亲子关系。

美术指导 Maureen Cheng
摄影 Vee Chin 
摄影助理 Physllicia Wang
造型 Dolphin Yeo
化妆 Ginger Lynette using Laura Mercier
发型 Michael Chiew @ Hairloom using KMS

Read mor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