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设计师家具,也有廉价的塑料椅子。” Nathan Yong Design创办人兼总监以及知名家具品牌Grafunkt联合创办人杨国胜如此说。他的家跟想象中不一样,没有整齐如展场的排场,生活痕迹毫无掩饰的铺展开来。“在家,我就是我。这里除了有我所设计的家具,也混合了他人的设计。我非常喜欢产品设计,所以亦非常珍视其他设计师的作品与设计。”

他认为,生活围绕不同设计,能够激发他从不同的物件里学习,思考如何改进,从而激发灵感。“我不在乎别人的眼光,这是我的私领域,我可以随心所欲不用在意品味。其实生活中的丑东西让你探索忍耐底线,进而从中了解自己的喜好。”

杨国胜在两年前迁入这栋有着上百年历史的战前黑白屋。虽然名下拥有数间公寓,但他对黑白屋情有独钟。这房子有前后两院,绿意盎然,采光好格局方正,厚墙隔音佳,优点一箩筐。对他来说,老房子承载着时间所堆砌出来的情感和记忆,崭新建筑建材打折,比例也不讨喜。

“社会迅速城市化,我们都被迫屈身于有限的空间里,所以我更喜欢老房子,它是在一个有更多自由的时代里建造的。这栋房子已有100年的历史,它是一个让你可以自由呼吸、放松、有机且不会有压迫感的空间。”

Nathan Yong, Designer
杨国胜认为生活中的一切物件必有值得学习之处。

身为新加坡总统设计奖得奖者,旗下产品在海外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他在言谈中并不刻意端起设计师身份吹毛求疵。相较于品牌,他在选购自家用品时,更在乎物件本身在生活里的实用性与便利性,这点亦形成他独特个人品味以及有趣的生活场景,比如,我们坐在日本奈良松木制作的凳子聊着他从宜家买来的小方木桌,他说,“你看,这接缝并不完美,但它是我能够找到最适合的大小。”生活使用经验让他思索该如何改善自家产品,说着他转身指向户外塑胶椅。“这些廉价的椅子坐起来很舒服,它让我思考怎样的设计更符合人体工学。”

生活处处有灵感。他的办公区有个书架,上面摆放旅行时所带回来的小物件,有土耳其的公仔、纽约的碗,其中一幅从丹麦买回来的海报甚至启发他设计以Constellation 为名的家具系列。

Nathan Yong, Designer
杨国胜所设计的办公椅,舒适实用同时兼简约美。

“我年轻时没什么钱,会到书局翻阅杂志然后用手机拍下来。但是当我后来开始花钱收藏杂志时才发现这举动对我形成巨大影响。当你置身于知识之中,通过大量阅读,接受各种有趣事物的熏陶,就会看到无限的可能性。早前我为西班牙品牌设计一套两件式的桌子,表面分别印制了祖孙的脸孔,疫情期间大家都戴着口罩,希望借此为家居带来温暖。我的浴室内挂着一对从峇厘岛买回来的牛角脸谱,歪曲的表面钻了两个洞当眼睛和一支棍子当做鼻子,简单又逗趣。后来我发现它潜意识中驱使我设计了那张有脸的桌子。”

Nathan Yong, Designer
杨国胜家中随处可见富有故事与设计感的生活物件。

品味生活,始于细节

谈到家中必备的主要家具单品,他说是椅子。有趣的是,设计师十之八九都会觉得椅子是最难设计的家具。“它的负重功能要好,结构强韧又必需很舒适。沙发内部可填充加垫,表面以面料包裹,椅子不同,它是一个赤裸裸的骨架,每个部位都是身体的接触点,一坐上去,只要不对劲,大腿、手臂、脊椎都能马上感觉到不适。”他的卧室里就有那么一张让他能够放松身心的椅子。“我可以坐着阅读或滑手机。它的靠背高度适中又舒适,能够让我放松。”

Nathan Yong, Designer
搜集自各国的小摆设也成为他的灵感来源。

往往,会吸引他的家具产品,是潜藏智慧的精巧设计。他以一张从Lumine购得的木凳举例。“这张长凳由树干与两侧铁片组成,仅靠重力支撑,把铁片拿掉即可收起,这种巧妙的设计真的很棒。”说着他抓起一旁的野餐椅,“购物时我也会留意品质,这椅子不贵,只要束起来就能轻松带着走,但它非常舒服,我甚至想把它搬到客厅看电视,这些接口的机械细节都值得好好研究。”经他一一解说,平时被我们视而不见的细节突然变得重要起来。诸如此类的细节,只要精确地改善以及做好,就能够让物件的好用指数大大提升。

Latest最新视频Vide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