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建筑设计师陈伟发的工作室Studio TERRE坐落在尼文路(Niven Road)宁静巷弄里的三层楼老排屋建筑,总面积约3600平方英尺。TERRE前址位于史密斯街(Smith Street)与巴米士街(Purvis Street)。陈伟发说:“我钟情地点方便的市区边缘地带,这里闹中取静, 也靠近我们大部分客户所居住的武吉知马区。”

一楼作为陈伟发媲美艺廊的个人收藏展示区。“在这里,我用与生活有机共生的方式展示过去16年来Studio TERRE的经典设计以及为客人定制的家具,包括橱柜、书架、电视柜、书桌等。”这个600平方英尺的空间也同时展示了陈伟发与团队的设计才能与生活品味。

Studio Terra_Terence Chan, home home and decor, toys , bearbrick
一楼艺廊除了展出Terence的珍藏潮物,也展示了他多年来所设计的家具,说是他的个人秀场也不为过。


潮物藏家应先设定好预算,从小物件或者限量款开始,再慢慢地升级。”


日本著名插画家花井祐(Yusuke Hanai) 、潮人争相收藏的KAWS公仔、英国艺术家James Jarvis的艺术雕像错落有致地分布四周,毫无违和感地融入其中。

“这里是我最喜欢的角落,不忙或者偶尔周末有空时我也会待在这里。”一楼也是陈伟发个人社交媒体Instagram最常出现的生活场景,他不吝于透过公众号与同好交流,更因此而认识了香港著名创意工作室AllRightsReserved主理人林树鑫(SK Lam)。“我到香港时还约他见面。”

Studio Terra_Terence Chan, home home and decor, toys , bearbrick
由丹麦与挪威艺术家Michael Elmgreen以及Ingar Dragset共同组成的Elmgreen & Dragset 装置艺术充满个性的街头风。

疫情暴发前二楼曾作为私房菜用餐区,备有团队设计的专业厨房,陈伟发不定时邀请名厨进驻为客人朋友烹煮美食与品酒,除了数量众多的潮物,这里让人眼前一亮的还有貌似巨型货柜的木箱treehouse,打破了空间的二维性,也创造了更多的可能性。

“它曾经是前办公室的部分设计,它是2400x2400x450mm等宽设计,能够拆开重组,可以放置在不同的地方,内部也可依不同用途而改变。四年前搬过来时我们把它拆了移过来再重新组装;现在是酒吧,举办私房菜时,酒保会在这里为客人调酒。”

 

Studio Terra_Terence Chan, home home and decor, toys , bearbrick
Terence 艺术鉴赏眼光独到,除了收集名家潮物,更致力于以行动支持新锐画家。

从老屋的木阶梯拾级而上三楼是事务所办公区,一样是不按牌理出牌的空间运用,首先看到的是两只Bearbrick面对面站在木制卡座上,桌上和墙上摆放了法国艺术家Jean Julien和Cesar Piette、美籍设计师Julia Chiang以及James Jarvis的趣味作品。

中央放置了公司过去参与Maison & Objet家居设计展而制作的巨型装置,里面摆放了办公桌椅,墙面则堆叠了各种摆设,自成独立空间。“你仔细看就会发现这是小朋友画作里家的线条和雏形,当时我们制作了三个,这是最小的一个。”

 

Studio Terra_Terence Chan, home home and decor, toys , bearbrick
这个“巨型框架曾经是公司参加家居展的装置,现在是Terence 的办公区。

复古沙发、限量款公仔、设计工程模型和媒材等在这里“相处融洽”,各自找到属于自己的位子。午后阳光从帘子洒进来,伫立在楼梯顶端望过去,背光的木长桌、Louis Polsen叶果吊灯、书架、老沙发都像加了柔焦滤镜,意外地散发一种静谧的迷幻感。

陈伟发保留了老屋原型和格局,包括天花板木横梁、水磨石地板等;除了创意运用空间,他遍布三层楼,乱中有序的艺术品和潮物同样让人惊艳不已。外人一件难求的KAWS公仔 、价值五位数的限量款巨型Bearbrick、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 KaiKai KiKi巨型抱枕、涂鸦大师Futura 的外星人雕塑、美国艺术家Michael Leavitt的草间弥生雕像、海内外画家作品等会令收藏家发狂的珍品,这里触手可及。

Studio Terra_Terence Chan, home home and decor, toys , bearbrick
Terence的兴趣广泛, 小至公仔摆设,大至雕塑、画作甚至家具均有涉猎。

一边跟着他游走于物件之间,一边听他如数家珍般介绍。“这些都是我的珍藏,除非有人提出十分诱人的高价,否则我不会转手。”他说:“我喜欢收集新锐画家的作品。”他拥有多幅韩国艺术家Yang Hyun Jun的画作。“这位画家的特色是鼻涕,他的画作里的女童往往代表母亲,而身边的动物则是他自己,借此表达跟母亲的联系。疫情让不少艺术家转而往线上发表作品,让他们给更多人所认识,不少艺术家更因此而声名大噪,Yang Hyun Jun 就是其中之一,现在他的画已不如当初便宜。”

这里处处是艺术。厨房摆放了本地艺术家楊子扬(Yeo Tze Yang)的作品,“本地少有全职艺术家,楊子扬是其一。他爱画日常生活风景。”他指着洗手盆上方LED地铁灯箱,说:“这也是他的装置艺术作品,除了地铁灯箱,他也制作了直立式的店面菜单,巴士候车时间等主题灯箱。我每天乘搭地铁上下班,觉得它更贴近我的生活。”生活与艺术结合,不需要分界;陈伟发真正呼吸着艺术的空气。

Studio Terra_Terence Chan, home home and decor, toys , bearbrick
让各界潮人争相抢购的KAWS也是Terence的收藏品之一,这里还包括了美国艺术家Don voisine的几何抽象画、充满童趣的小叮当、新西兰艺术家Susan te kahurangi king创作的唐老鸭雕塑。

Art Direction Eric Choon
Photography Veronica Tay
Styling Doplphin Yeo
Grooming Keith Bryant Lee using Clarins and Kevin Murp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