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踏入王冠逸的新家,听着背景播放着Melody Gardot、Ibrahim Maalouf等爵士乐手的疗愈作品,闻着香氛蜡烛发出的淡淡香气,心情仿佛瞬间被疗愈。感受到整个氛围后,开始注意到家中的细节:以淡雅的白色和原木色为主色调的空间干净整齐,除了基本的家具和必需用品,其他多余的物品一点都没有,甚至连陈设摆件都走少而精的路线,“留白美”处处可见。

“朋友来到我的家会说,你那么多白墙,应该挂幅画或是多放点植物。很多人觉得需要把家填满填好,但我完全没那个冲动和欲望。我只留必需,或者对我来说有意义、有加分作用的东西。”

尼龙派克大衣/Prada。

专属避风港

王冠逸坦言,一般人可能会认为他的家东西少得有点冷清,但他就是希望家里保持简单,这或许与他的性格和工作有关,生活在嘈杂纷乱的城市中,身处复杂的演艺界,工作行程忙碌繁重,回到家后只希望可以好好享受独属于自己的舒适空间,撇下一切繁琐事物,完全放松。

马来西亚出生的他,从读书时期到入行以后都过着往返新山和新加坡的日子,近几年来更是积极往海外发展,虽然在北京也拥有房子,但大部分时间都在中国其他城市拍戏,经常得从一个酒店换到另一个酒店住。

他笑说自己是个“劳碌命”,因此自然而然地渴望拥有自己的家,并且格外珍惜在家中的时光,只要一回来就开心当他的“宅男”,打理一下花园,看书,追剧,听音乐,尽情享受慢生活。他的家,完全以自我为主,不为展示,不为炫耀,更不为满足他人。

羊毛衫和羊毛短裤/Fendi。

“很多人觉得需要把家填满填好,但我完全没那个冲动和欲望。我只留必需,或者对我来说有意义、有加分作用的东西。”

极简风,极致美

极简风强调以简为美,把多余的繁冗去掉,留最精髓部分,是近年来盛行的一种家居风格,尤其受到很多年轻人的喜爱。但,王冠逸并非特意赶上潮流,他透露平时不会注意时下较流行的装修风格,而是纯粹喜欢“简单”。都说从房子能够看出一个人的修养与品味,若要指出王冠逸的家反映了他的什么特性,那就是朴素与真诚。没有一个角落是刻意做作,而是顺其自然。

比如,客厅茶几上摆放的陶瓷,是友人亲手制作给王冠逸的入伙礼物。又比如,王冠逸将花园里一颗已枯死的大树掉落下的枯枝捡来装点厨房岛台,不仅与他家的现代简约风格融合得天衣无缝,还颇具艺术魅力。那是他在旧居花园里种植的第一棵树,相伴了他好多年,原本因为树的死而感到难过可惜,但如今又通过这样的方式赋予它“重生”的意义,权当纪念。

自然元素贯穿王冠逸的家,从他分别为定制餐桌和茶几以及岛台挑选的天然黄冻石及花岗岩材质,可看出他对原始自然美的追求。王冠逸认为,天然资源制成的物品虽然不一定完美无瑕,却有它独特的气质。

家是有机体,会决定你生活的样貌、节奏、内容。同样,若把家视为生活的容器,这个容器亦须跟着自己的生活方式而成长而变化。王冠逸很清楚这一点,因此屋里极少采用嵌入式设计。家中的布置也是非常随性,想换就换,就如在面对大门口的墙上,挂着出自This Humid House的艺术装置品,是他在某次机缘巧合下购得的。它由经过漂白的枯叶、海绵和绳线组成,仿佛外星植物漂浮在空中,有种低调的野性自然美。

“我不会因为非得在墙上挂一幅画而勉强地急着去找,因为这些艺术品都要看缘分,它必须勾起你的一些情绪。”对王冠逸而言,家仿佛一面镜子,反映出他在人生不同阶段的生活条件、心态、品味、喜好等等。他一直坚信,“nothing is permanent”(没有什么是永恒的)。

棉质衬衫和羊毛长裤/Gucc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