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摄结束后,我和医疗科技公司Bot MD创办人许丽奉面对面坐在沙发上对谈。她说话速度很快,理解力也高,听到问题时就像反射神经很好的球员一样接到了球就马上“反击” ;差别在于她完全没有攻击性,反而幽默有趣。

生物医学科班出身的许丽奉,毕业后从事医疗相关工作,多年来周游印度、印尼、菲律宾与中国。十几年前她因为工作到印度贫民窟做家访,有一名女糖尿病人说她之所以没有施打胰岛素是因为她先生说会上瘾。”这件事让她印象深刻,“当下我就想着要怎么帮助这些医疗设备与教育落后的第三世界国家。”

她于2018年所创立的Bot MD人工智能助理程式能够整合多个系统的医疗信息,包括电子医疗报告、医务人员班表,让医生得以快速调动人手等,同时简化繁复流程,让医生能够通过人性化介面设计快速获得资讯。“很多人问我,病人不是更需要帮助吗?市面已有许多协助病人的各种渠道和资源,我的愿望是在40岁时帮助一亿个病人,要怎么做到这一点呢?通过医生,我就能帮助百倍千倍的病人。”

虽然是针对医疗相关服务的软件,但Bot MD的介面设计生动有趣,还会说笑话。许丽奉笑说,一直以来医药相关系统太正式又无趣。现在人高度依赖科技,但不是每个国家科技都那么发达。除了坚持介面易操作、人性化,她沿用世界使用率最高的聊天应用程式WhatsApp 作为推送管道,“现在不管多落后的国家都是人手一机,以印度尼西亚为例,当地有3亿人口,WhatsApp 却已超过3亿了。即使没有智能手机,我们也能够通过简讯推送讯息。

Dorothea Koh, Bot MD
Frivole项链,9花,白金镶嵌钻石; Frivole白金镶钻指间戒指; Charms腕表,白金镶嵌钻石,乳白色漆面表盘/Van Cleef & Arpels。羊毛夹克、宽松长裤/Brunello Cucinelli


“换个方法执行,但初心不变。Bot MD草创期只有五位员工,目前已是个超过30人的团队,我招募了不同国籍的员工,除了本地人,来自俄罗斯、中国、印尼、印度、埃及、菲律宾、爱尔兰等等。要当一个国际性团队,团队多元性是必然的,不同的背景和文化能够刺激新想法。更重要的是有助于我们了解不同的市场。每进入一个国家开发新市场,花不少时间在人力资源,找到适合的员工才能事半功倍。”

上个月,公司与新加坡国大癌症中心(National University Cancer Institute Singapore,NCIS)联手合作,作为扩展遗传咨询计划的部分计划。为此,公司创造了新的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Angie,同样地,透过WhatsApp为公众解答遗传性乳癌或基因测试等问题。

接下来,公司除了与本地各大医院合作,也放眼亚太区域,有计划地进军印尼与菲律宾,“活在当下,放眼未来是我的做事原则。年轻医生都是科技控,主宰未来医疗体系的将是这些年轻医生。” 公司首要服务群是医生,最大的挑战也来自于医生。“医生都很忙碌,当他们到Bot MD 提出问题,他们希望马上获得正确答案,我们得时刻精进升级人工智能聊天系统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否则是没有人会继续使用这个系统的。”

科技瞬息万变,身为主理人是否得时刻留意最新科技?她听完马上笑了起来,给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我不跟进,我能够不断地向前冲刺,主要是背后一群很棒又有热忱的团队支援我。创业就像婚姻,有人一起共同进退的感觉很好。”

市面已有许多协助病人的各种渠道和资源,我的愿望是在40岁时帮助一亿个病人,要怎么做到这一点呢?通过医生,我就能帮助百倍千倍的病人。”


Bot MD推出以来获得使用这系统的医生的广泛认同,在疫情期间更有医生主动要求公司研发可监控客工健康状况的应用程序。“他们需要基本资料如血氧浓度等。我不想开发另一个手机应用程式,决定在既有系统增加新功能,利用WhatsApp聊天程式推送功能做到这一点。”

当时,公司成功追踪3600名客工的健康状况。新功能获得极大回响,不少医生更提议公司进一步针对普通病患推出类似服务,有效监控糖尿病及高血压病患的健康。接下来,公司将携手更多医疗机构参与政府推行的居家康复计划,通过手机聊天程式推送服务监控患者健康。

许丽奉说,一路走来靠的是医生们的反馈与口耳相传才能精益求精不断进步。“2020年1月刚上线,我们只有60位医生使用,两个月后人数增加到500位,到了年中已增加到2500,目前有6000位医生客户。”同时也代表公司所研发人工智能服务确实起着实际帮助作用。接下来,公司将与更多医疗机构携手参与政府推行的居家康复计划,通过手机聊天程式推送服务监控患者健康。助人为快乐之本,她说:“病人不知道我们做了什么,但是医生都知道。”

美指 Chen Jinghua
摄影 Veronica Tay
造型 Dolphin Yeo
化妆 Ginger Lynette using Tom Ford
发型 Eileen Koh@hairphilosop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