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句话说:书画有缘,自会相遇。比起等待缘分降临,本地资深藏家施学荣更相信主动出击,64岁的他收藏资历超过30年,寻觅好作品是他的生活最大的乐趣,只要在艺术博览会或艺廊看到让他惊为天人的作品,必会深入了解艺术家创作背景与专研作品,“除了上网也可以向熟络的艺廊或身边的藏家打探。”

施学荣的藏品涉猎甚广,从中东到亚太等当代艺术家作品均有典藏,创作媒材更是多元,不拘泥于油画,也涵盖雕塑、陶艺、玻璃等。他的三层楼住宅信手拈来都是名师巨作,曾收有台湾雕塑家李真(Li Zhen)重达160公斤的巨型铜雕,本地陶艺大师依斯干达·贾利勒(Iskandar Jalil)罕见的早期大型作品更是不计其数。

Jackson See, Art, Art Collector

施学荣乐于发掘新锐艺术家,他认为,新锐艺术家常有出人意表之作,作品见潜力。一路上看着他们的成长与蜕变,见证作品由生涩趋向成熟,看他们抵达巅峰,绝对是饶富趣味的过程。比如,本地知名现代艺术家李绫瑄(Jane Lee)出道首个作品就悬挂在他家楼梯间。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悬挂在国家美术馆大厅的李绫瑄巨型作品“Nowhere”拥有者正是施学荣,此作品长期借出给馆方展出,另外他也委托艺术家另外制作一幅一模一样的小幅作品,供他时刻赏析。

遇到喜欢的作品,施学荣都会想方设法与艺术家见面或亲访工作室。“艺术家的工作室能够透露他们的个性与创作细节。跟艺术家有真实的互动,能够进一步了解他们的创作理念与想要透过作品来传达的讯息。”

施学荣称,30余年前他是本地最早到中国购买艺术品的藏家之一,与中国知名艺术家方力钧(Fang Lijun)、岳敏君(Yue Minjun)、王广义(Wang Guangyi)与张晓刚(Zhang Xiaogang)等相识多年,除了疫情期间,几乎年年见面,交情早已超越艺术家与藏家,发展成真挚的友情。

Jackson See, Art, Art Collector
方力钧 Fang Li-jun (181x148x) Oil on Canvas

他与艺术家交友的同时也以行动支持。施学荣指着一幅方力钧于2004年创作的雪山油画,分享趣事,“我透过伦敦佳士得(Christie’s)网拍标下这幅画,伦敦与新加坡有时差,我在凌晨三点就起来竞标,由于得标价实在太不可思议,我事后甚至致电拍卖行询问这幅画是否有瑕疵。”他说,收藏作品是对艺术家最有力的鼓励,一语道出画家与藏家心心相惜的知音情缘。

施学荣爱才惜才,他是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 收购委员会成员,让他有更多机会可以接触具潜能的年轻艺术家。除了积极与国际艺术家建立关系,他为了推动与促进本地艺术交流,发掘与提拔产业人才,也与新加坡非营利组织Art Outreach Singapore携手创办IMPART艺术奖,让年轻艺术家有机会在所学领域发挥特长。

Jackson See, Art, Art Collector
Kang kang-hoon (295X220) Acrylic on canvas

好作品未必价值连城

施学荣的收藏品还有一个特色:大。他拥有的三米、五米巨幅作品不计其数,考虑到住宅空间局限,无法容纳巨幅以及本地气候闷热湿度高,他将藏品收纳在有温控设备的仓库里。他说:“巨幅作品能够见证艺术家的实力,一旦作品放大,细节更明显,每一线条、每一个明暗处理,甚至比例的呈现,对艺术家的技艺来说都是严峻的考验。”

踏入他的藏画间,每一幅画他都能娓娓道来一段小故事,或是与艺术家的邂逅,或者是画中的细节典故,比如:“这是台湾画家苏孟鸿(Meng-Hung Su)的作品,奇特之处是他将越南用于传统漆器的真漆(lacquer) 层层叠叠地涂抹在画布上后再刮掉,接着在表面作画,仔细看层次感分明。”

Jackson See, Art, Art Collector
苏孟鸿 Meng-Hung Su (184×184) Hardened acrylic

施学荣也钟爱具批判性、传递强烈讯息的画作,他认为透过解读作品能够温故知新,了解艺术家身处年代与情景,透过作品了解大时代动向。他特别钟爱印尼艺术家Ariadhitya Pramuhendra的作品,出生于1984年的他是亚洲艺术领域里少数以炭笔画布为媒介的画家,简洁有力的炭画每每以自己为主角,施学荣珍藏的这幅也不例外。

“他在画中加入了不同的元素探讨亚洲经济风暴万象,你会留意到他手上拿着的正是新加坡的商业时报The Business Times。” 画家在作品埋下的种种蛛丝马迹经过施学荣的解说变得立体生动。

Jackson See, Art, Art Collector
Ariadhitya Pramuhendra (300×190) Charcoal on canvas

施学荣退休前曾任职上市公司总经理,对艺术的喜爱始于微时,与趣味相投的太太从30年前就开始收藏艺术品,当时买下的第一件作品仍保留至今,那是中国画家涂志伟(Tu Zhi Wei) 的“Pause Mark”。多年来,
他不断强调:“好作品未必价值连城。”

他认为,艺术家的本质与成长更重要,“我不买当红艺术家的作品,一旦红了,他们的作品随处可见,但也意味着作品会不自觉地走向商业化,一旦艺术变得商业化,必然会因为迎合市场走向而变调,当初的热忱与某些珍贵的元素亦随之消失。”

寻觅好作品,他分享,最重要的是做足功课,“买画千万别用耳朵听,要用眼睛看。”透过资料搜查,与行内人沟通及实际接触艺术家,把功课做好做满,才能鉴定新锐艺术家是否具备潜力。路遥知马力,他早期收藏的新锐艺术家作品,到了现在都已价值不菲。

Jackson See, Art, Art Collector
Kang Hyung-koo (242×122) Acrylic/Airbrush on Aluminium

“每一位艺术家的创作生涯,必然有高有低,某些艺术家谷底翻身后的精彩蜕变让人惊艳。美籍韩裔艺术家Jin Meyerson早年吸毒酗酒,更有一次从三楼跳下去跌断了腿,因为自身经历,他的作品总是呈现扭曲的
迷幻意象。”

施学荣接着为我们展示了13年前他委托Jin Meyerson画的滨海湾金沙赌场约4.6米的巨幅作品“Fortune Teller”。“Jin Meyerson后来洗心革面滴酒不沾,今年他于韩国国际艺术博览会(Korea International Art Fair, KIAF)期间,在韩国蔚山博物馆(Ulsan Museum)办展,将十年来的作品图像结合转化成数码艺术展出。由此,我们见证了艺术家不断革新求变,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美术指导: Eric Choon
摄影:Veronica Tay
录影:Lawrence Teo
录像剪辑:Ang Lee Ming
造型:Dolphin Yeo
发型与妆容:Sara Tian using Burberry Beauty

Latest最新视频Vide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