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资深媒体人兼作家云大篪(Woon Tai Ho)简约工业风家宅跟他本人一样沉稳内敛。由本地建筑事务所PRODUCE操刀设计,简约灰白双色调配混泥土地面,赤裸裸的钢骨作为主架构,像鹰架一样贯穿一楼生活起居室和二楼寝室,“有一次我母亲到访时,她望着我的书架问我什么时候才灌入水泥。” 母亲的疑问让他失笑却不恼,反而把这视为赞赏。


真丝棉毛夹克与配套裤子/Shanghai Tang。

钢骨架构不仅展现饶富趣味的设计感亦非常实用,凝视一阵,就会发现家的空间就像画纸,我们印象中刚硬不可拗的线条则刚中带柔像泼墨一样,恣意地在“纸上”留下痕迹。当初设计师就是从云大篪的艺术收藏里找到设计灵感的,主要聚焦本地艺术家李绫瑄(Jane Lee)和韩少芙(Han Sai Por)的作品,前者喜欢挑战艺术创作的单一性,后者喜欢以有机石头创作,透露冲破束缚的张力。

当初设计师研究了云大篪的艺术珍藏,最后以打破框架为主轴重新演绎,打造与众不同的空间感。

设计师抽丝剥茧后决定以“突破常规的空间” 为设计主轴,把创意发挥得淋漓尽致,钢架可作为书架、酒架、置物架;能够顺应生活需求灵活运用,让设计跨越流行,与时间并行,呈现一种经典美。“美感与实用兼容的设计对我来说很重要,缺一不可。”

云大篪的家宅靠近诺维娜地铁站,是交通与美食枢纽,非常便捷。“自从搬到这里我就把车子卖掉改以地铁通勤。我热爱美食,这里方圆数里,从好吃的平价鸭肉面到上百元的意大利料理都能找到。”

居高临下坐看云起是生活小确幸,大楼美景尽收眼底。 早晨他会为自己泡一杯咖啡,傍晚倒杯酒,依窗而立悠哉观赏上下班人群人生百态是生活一大乐事;他笑称,占地利之优,每年国庆灿烂的烟花更是近在眼前。

 

Woon Tai Ho
钢骨架构是房子的主视觉,上面摆放的书籍亦是云大篪每日写作的灵感来源。

云大篪曾任新加坡国家美术馆媒体与市场总监,有着卓越艺术鉴赏能力,家里亦有不少亚洲艺术家作品。“我的家只展示亚洲艺术家的作品,藏书也以亚洲与本土作家为主。我撰写的书也都跟亚洲名人有关,我觉得跟他们有更深的共鸣。”

书架前的长方桌是他最喜欢的角落,他在这里写作、思考、阅读,远眺窗外景色,内望眼前丛书满满的书架,总能找到不同的写作灵感。“天天面对一面书墙,它们默默地提醒着我文字的力与美。”

我享受空间感,也喜欢物尽其用,用到不能使用为止才会汰旧换新。改变是不必要的,添加新东西也是不必要的。”

今年6月,他推出全新著作《墨魂:百岁林子平》(Soul of Ink: Lim Tze Peng at 100),与新加坡国宝级艺术家林子平同名画展一起举行。目前居所一楼写作的桌子后方挂着林子平的字画《知道》,主卧室床头则挂上了林子平画中有字、字中有画的抽象派书法《糊涂字》。

云大篪家中无长物,即便是艺术收藏,他也坚持一次只展示一幅。

入住八年有余,两层楼空间一如当初入住时那般简单,不见不必要长物,心轻也清。“我已经到了不需要太多改变的年纪,我享受空间感,也喜欢物尽其用,用到不能使用为止才会汰旧换新。改变是不必要的,添加新东西也是不必要的。有句话说像狗一样忠心,我对人对物也是如此。”每一次展示新的艺术作品,他就会把旧的换掉。“我的生活哲学是,一次只专注于一物。比如起居室的字画是一年前换上去的,它体现了我现在的思维,真理的重要性以及我所追寻的真实。”

法国艺术家Corda Mauro的铜制雕塑作品L’Acrobate 展现出曲线美。

成为全职作家后,云大篪埋头案前,生活简单规律。疫情延烧,大部分人由外转内居家办公对生活和思维造成极大冲击,但对早已居家办公的云大篪来说,生活作息并没有太大改变,手头上有数本书同时进行是常有的事。

目前他正在撰写的是与前外交部长杨荣文相关的著作,他说:“我每天写作大约四小时,尽量日落而息,把晚上的时间留给挚友,我们会买一些寿司和生鱼片配葡萄酒或清酒,衬着晚霞度过美好的时光。”夜间的星空平和恬静,总是能够让他放松心情。

写作的小老鼠充满童趣,也象征云大篪的作家身份。

Art Direction Eric Choon
Photography Veronica Tay
Styling Dolphin yeo
Grooming Keith Bryant Lee using Clarins and Kevin Murphy